【HP‧石莉】《L, for Your Name and Love》試閱(二)及預訂再開

對不起我上次窗掉了Orz
但CWT32我死也會出的!!!
這邊開放二次預訂,之前訂過的人可以不用再填單了,但可以來更改領取方式喔!
預訂頁
確認頁
為了防止大家的E-mail被拿去亂用,確認表不會出現E-mail欄給大家確認喔,請大家務必在填寫時就先確認

底下就收一陣子前寫的段落吧,故事就接在上一篇試閱後









正文─













即使夜已經很深了,賽佛勒斯仍舊十分小心,比如他始終不曾拉開窗簾,即使這棟老旅館的套房內有著一股很重的霉味,也無法逼他打開窗戶換換氣,還有他的早餐卷,一張也沒用,他不想和太多人有所接觸,所以避開任何可能得和人寒暄聊天的機會,他只吃自己帶來的食物,包括一條很硬的法國麵包,也許他會在某個恰當的時刻,向自己坦承他後悔買了那東西。
賽佛勒斯逼自己再坐一會兒,房間的燈被他關了,只有電視螢幕的光線勉強照亮四周,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碰這種機器了,但他也還是記得自己在很小的時候,曾經一個人站在街上的電器行前,心滿意足地看完好幾齣兒童節目,直到老闆發現他,問他要不要進來吃塊點心再繼續看,他才紅著臉婉拒,並飛快地逃走。
現在的他為什麼會想起如此微不足道的童年回憶呢?可能是因為他剛好轉到那些兒童節目,有點訝異地發現當年在螢幕裡逗他發笑的大布偶,如今依然健朗地繼續唱歌。
(又或者是因為他想到某種可能性,關於一個他期待和莉莉共同享有的家,他們會出於好玩而在家裡放一台電視,讓他們的孩子認識所有唱歌的大布偶。)

最後他關上電視時,已經是凌晨一點又一刻了,他從隨身行李裡找出玻璃藥瓶子,將裡頭的藥水一飲而盡,過了幾分鐘後,他成了「布里斯‧伍德」,這是他用幾秒鐘的時間虛構出來的名字,拿來代表一個陌生人正好足夠。
他換上一套麻瓜男人常穿的簡單服裝,素色的厚大衣和長褲,一條灰色毛巾緊緊地繞在他的頸子上,同時他也戴上一雙皮手套,好不容易穿上那雙雪靴,賽佛勒斯靜悄悄地走出房門,魔杖被他收在一處能立刻抽出來的口袋中,暫時用不到。
他從旅館的後門走往冷清的街道,地板上積了一層厚雪,當他踏出腳時,軟軟地吸走他的腳步聲,他縮了一下頸子,繼續邁開步伐。
聖誕前夕的高錐客洞已經開始有些過節氣氛了,他透過打烊商店的櫥窗看見裡頭掛的各種裝飾,還有一棵路樹被披上不斷閃爍的霓虹燈飾,即使黑夜裡無人欣賞,也兀自發光著,有些歡樂,更有些寂寞地。
他走過街道,最後抵達墓園,因為降雪的關係,園內的石碑都被白色的雪覆蓋住,他一邊走一邊小心地替每個經過的墓碑撥掉雪,深怕他錯過了,深怕他永遠都找不到了,卻忘記其實他已經永遠地失去了,什麼都不剩,一無所有。
有某個瞬間他覺得墓園太大了,當他努力地想讓自己別太焦急時,他只好怪罪墓園太廣,但等他真的找到時,謝天謝地,他又想著,這個墓園就這麼大而已。

最終他還是沒能參加葬禮,最後他還是只能獨自站在這裡,在雪也已經停了的深夜中,靜靜地悼念。
莉莉、莉莉啊……一看見這個名字,他的淚水幾乎又要奪眶而出,他忽略了跟在這個名字後面的姓氏,忽略是誰和這個女孩葬在一起,莉莉啊……

他沒帶東西來,因為沒什麼事物能一次囊括他心中的思念、的不捨、的痛,他輕輕跪下來,脫下手套,來回撫過莉莉的名字,直到現在他都還記得莉莉簽名的模樣,流暢、細膩又美好,和如今碑上的冷硬字體大不相同,溫暖的和死去的,完全不同。
他感到傷心,於是他告訴莉莉自己的悲傷,他感到悔恨,於是他告訴莉莉自己的愧疚,他說了對不起,然後又再說一次,跪在地上的膝蓋逐漸失去知覺,他也不願站起來,他撥去墓碑上頭的雪,即使在這個冬季結束前,莉莉仍會不斷地披上一件白色的斗篷。

起先他摸到了某樣東西,和雪一樣冰,卻更為柔軟,他小心地把殘雪拍往地面,才看見一株小草,藉由一點泥土而能夠在冷硬的石碑上棲身。
賽佛勒斯不曉得該說些什麼,但他希望自己能相信,這代表莉莉不是無聲無息地躺在這裡,而還留下些什麼……也許是那麼一點足夠讓這株小草活著的善良和溫暖,也許是足夠讓他明白莉莉將會在另一個地方過得很好的期待,他閉上眼睛,讓指尖離開那株草光滑的葉子。

身邊的雪下沉了幾吋,他抬頭看見對方是誰時,把原先按在魔杖上的手移開。
「你是怕我逃走才跟來的嗎?」賽佛勒斯將視線轉回墓碑,或者說那株草上。
「不,不是。」鄧不利多回答,年長的教授和他一樣穿著麻瓜的服裝,但那套西裝的顏色顯眼了些,在冷清的冬景中顯得格外醒目,鄧不利多手裡抱著一束白花,他看著鄧不利多想將花放到墓碑旁,那個瞬間他下意識地用手護住草,這似乎引起鄧不利多的注意。
鄧不利多沒有說什麼,但移動了幾吋才放下花束,賽佛勒斯並不想讓人覺得自己如此多愁善感,可是他也無法阻止自己不這麼做。

過了一會兒之後,鄧不利多才又說話了:「我相信你知道該怎麼做。」
「我知道。」賽佛勒斯回答。
霍格華茲的校長離開了,但留下一只信封,他撿起信封,驅使已經被凍得僵硬的手指將封有魔法學校標誌的開口撕開,裡頭是一張聘書,邀請他擔任魔藥學教師一職,他將信隨意折起收進懷裡,又將目光移回莉莉的墓碑上,綠色的草、白色的雪和花束和一個安靜的女孩。
他知道他該給莉莉一些東西,他該給。

「我保證……」他覺得口乾,嚥了口冷冽的空氣才又說:「我絕不會讓妳的孩子死。」

「也許我無法真心地去愛他。」

「但我知道妳愛他。」

「所以我保證。」



高錐客洞的居民們最近開始把某件事情當成茶餘飯後閒聊的話題,關於某個來歷不明的男人一夜間消失在旅館房間內的流言,旅館老闆在酒吧裡高聲描述整個狀況,同時接過那些急於得知詳情的多事者請的白蘭地。
「我老婆早上去敲房間的門,想請他下來吃早飯,你們知道的,那男人老是錯過供餐時間,又總不出房門,我老婆好心地想去提醒他別錯過我們的今日特餐,但都沒人應門,我們覺得不對勁,拿備用鑰匙開門才發現那個人不見了,只留下一個裝了衣服的行李箱和一袋法國麵包。」老闆說完後喝了一大口酒,留底下的聽眾議論紛紛,猜測到底對方是誰,又去哪了。
警方甚至嚴密地搜索了附近,但都毫無所獲,這使得那名男子更顯得神秘而不尋常。

沒人發現在老墓園裡,有人在那兒擺了一束花,而有另一個人施了點麻瓜看不見的魔法,讓一株生在墓碑上的小草永遠不會枯萎、不會被人拔去,永遠地生在那兒。













如果有錯字請無視(艸)
我還沒校稿QQ

留言

請問已經放出本子的相關資訊了嗎?
還有為什麼......我預定頁打不開呢?

紫幽>
不好意思預訂已經截止了喔..(艸)
因為最近比較忙就沒在FC2更新新資訊了,造成困擾真的很不好意思!
如果有興趣的話,歡迎CWT32時來我的攤子C47 :)

>紫幽
我在置頂文張更新刊物資訊了,歡迎參考!

喔喔喔原來預定已經截止了哭哭(←笨蛋
我看到刊物資訊了謝謝你的回答!!

紫幽>
不會:D
秘密留言

引用

まとめ【【HP?石莉】《L, for 】

對不起我上次窗掉了Orz但CWT32我死也會出的!!!這邊開放二次預訂,之前訂過的人可以不用再填單了,但可以來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