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light‧奇伯】銀點

愛債剩五篇了....我會加油的......

其實這篇還寫得頗開心的wwww









正文─










「啊!」阿奇波爾多短促地驚叫後退開來,舌尖上的味蕾早已自動將鹹腥的味道傳開,他抿了抿嘴巴,伯恩哈德轉過頭,略帶疑惑地瞇起眼睛,等待他自己解釋。

「你的耳環……」他邊說邊將舌頭吐出唇邊,撕裂的傷口接觸到空氣時還有些辛辣地疼起來,伯恩哈德皺起眉頭,拆下左耳上的單顆銀耳環,拿在手裡反覆檢視著。
「沾到血會很不好清。」伯恩哈德淡淡地表示。
「真是多謝關心。」阿奇波爾多沒好氣地說,最後也只能自認倒楣,他吮了一下嘴裡的血,思索著伯恩哈德是不是故意一直帶著那耳環,讓自己受點傷受點教訓。
好吧,也許伸舌頭是他不對,但他們已經不是青春期的小鬼了,就連接吻也都是稀鬆平常,偏偏伯恩哈德就是在耳環這點上不讓步,說什麼也不拿掉,就算自己已經第三次被割了舌頭。

在這一點上他承認自己心胸狹窄,看著他的男人拒絕放棄一枚來路不明的耳環,多少會讓他惱火地嫉妒,如果是那位孿生的兄弟送的,他或許還能接受,但萬一是個女人……或者更糟,是個男人送的呢?
「我不記得了,就像你也不記得很多事情。」伯恩哈德說,似乎受不了他的小心眼,似乎想要他別只顧著在意這些小事。

如果我不在意,也沒人會在意了。他想,為了有些微不足道的佔有慾而滿足,然後第四次被耳環刺傷舌頭,這回他學乖了不叫出聲,伯恩哈德笑著,竟吻了他一下。

啊、還不錯。他想。


但最後他還是偷偷把耳環拿走,不管伯恩哈德怎麼問,他的回答都是:「誰知道?」

說句真心話,他確實也忘了自己把那東西丟哪去,也許是在上次紮營的地方,但他們總是跟著大小姐的腳步移動,不太可能回去找,所以就算了吧,他想。



那是他還在連隊的事情,他靠著周遭的建築和來往人群辨認出來,記憶裡的他正興沖沖地鑽過人潮。
伯恩哈德!
過去的他大叫著,總算在某架載具旁看見對方的身影,他走過去時,伯恩哈德也因為他的呼喊轉過頭來。
怎麼了?
伯恩哈德問。

阿奇波爾多抓起伯恩哈德的手,將口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放進伯恩哈德攤開的掌心中。
伯恩哈德低頭看了一眼,淡淡地說:我沒有耳洞。

去穿就有了。他蠻不在乎地回答,事實上他也只是因為覺得好看,才突然地把這東西買回來。

隔天早飯時,他一邊吃著配給的麵包,一邊盯著伯恩哈德的耳朵,紅腫的耳垂上釘了一個銀色的耳環,他看見弗雷特里西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米利安同樣皺起眉頭,去除掉毫不關心的羅索,其他隊員看來都被這個小小轉變嚇著。

他笑著,忽然很想親吻那可能正微微發疼的部位。



「阿奇……!」木頭質感的小手輕拍了他的臉頰幾下,他才緩緩睜開眼睛,大小姐平時鮮少有表情的臉龐竟隱隱浮現擔憂:「你還好嗎?記憶恢復得怎麼樣?」
「我沒事,請大小姐別擔心。」他笑著撫摸人偶的頭髮,為了證明自己真的沒有什麼不適,他還伸了個優閒的懶腰。
「想起很多東西嗎?」大小姐似乎放心不少,又問。

他頓了幾秒,接著回答:「就是一些過去的事情,沒什麼太重要的……」



他手裡抓著一樣東西,裝做有些若無其事地走到伯恩哈德身旁坐下,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有下一步動作。

「別動。」他說,將一只同樣是銀製的耳環別進伯恩哈德耳朵上的洞孔中,待他完成工作後,伯恩哈德轉過頭來看他。

結果伯恩哈德說的是:「謝謝你送的第二個耳環。」

有些被耍的無奈,有些因自己吃自己醋而起的困窘,他伸手去拉低帽沿,卻也擋不住一個伺機鑽進空隙的吻。

好吧,這樣也不錯。他想。













最近因為太忙,很久都沒玩UL,結果剛剛好不容易有時間,上去打了幾場對戰都吃土(躺平
有點哀傷(RY
題外話是好想趕快有貝姐R3跟貓咪R4!!!!!!!!!!!!!!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