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Just say Goodnight(二)

FC2破兩萬 
感謝各位...這裡破兩萬了...
我會繼續加油的!




※注意※
本篇文章為衍生自電影的AU架空題材
如和原著漫畫情節有所衝突,在這裡先道歉












正文─













Thor擦到那棵剛好長在彎道旁的樹,他下車查看時看見另一個撞傷的痕跡也留在樹幹上,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對朋友們產生一點憤怒的情緒。
什麼叫「有些事情,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操!

他用最快的速度回家,不時還懷疑Loki會不會一路跟著自己,最後他整夜沒睡,就坐在沙發上右手握著菜刀左手拎著聖經,那本厚重的精裝版已經有好幾年沒離開書架了,他甚至決定明天要抽空去教堂,雖然他不怎麼虔誠,也從不參加禮拜,但看在他時常捐錢給慈善團體的份上,總能求上天幫幫自己吧。
Thor捱過一個令他膽戰心驚的夜,隔天上班時老闆居然也沒臭罵他一頓,反而因為他慘白的氣色,要他早點回家休息,Thor離開公司後直接開車去最近的教堂,但當他開口問裡面的義工有沒有驅魔服務時,只得到幾個乾笑,然後他便被禮貌地請出門。
折騰一天後,Thor在路邊的速食店吃晚餐,終於想通:其實也沒什麼好怕的……或者說這根本是他自找的,是他自己跑進那棟屋子,說不定他才是打擾到Loki的人,Loki根本不想見到他。
畢竟仔細回想,Loki對他並沒有惡意,頂多是把他嚇個半死,但完全沒有實質上的傷害──撇除掉他自己神經質的失眠外。

「嗨!Thor!」Fandral突然出現在桌邊,皺眉頭問:「你今天這麼早下班?」
「說來話長……」他笑了幾聲,即使昨晚他真的很生朋友的氣,現在也罵不出半個字,乾脆直接了當地問:「我想你真的該告訴我,那天晚上到底是什麼把你們全嚇跑?」
Fandral深呼吸一下,最後投降坐到對面時,Thor將薯條推向Fandral,自己也趁機拿了一根吃。
「我們本來在外面喝酒……你知道的,我們在猜你會花多久時間、聊天……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房子裡突然傳來一些聲音,像鐘聲之類的,然後……」Fandral吞了一口口水。
「然後?」他問。
「有個男人從那個有手巾的窗台上跳下來,但他在掉下來的途中消失了……就咻地不見!」Fandral有些激動地說。
「所以你們也看見Loki了?」Thor感到很驚訝。
Fandral微微往後退,一臉驚悚地瞪著他。
「Loki?」他的好友不敢置信地問:「你居然知道他的名字?Loki?你……!Thor!天啊!」
在要Fandral冷靜下來後,Thor用吃光一包薯條的時間大概說明自己的經歷,最後他的好友在一陣沉默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吧,就讓這件事過去吧,別再想那個……鬼的事情了,改天我請你喝杯酒幫你去去霉運。」Fandral說。
「嗯。」Thor回答得有些口是心非,他無法不去在意Fandral剛說過的「跳下來」,他一直以為那舉動是Loki為了嚇他而做的,但現在聽來似乎另有原因。
Loki說他的錶慢了,因為深夜十一點四十五分時鐘會準時響起,然後Loki就得從窗台跳下嗎?
他想起Loki墜落前的笑容,看起來愉快卻也傷感,充滿覺悟卻也有那麼一絲惶恐,那抹笑的樣子深深烙在他腦裡。
「Thor……拜託告訴我,你現在不是在想那個鬼。」Fandral一臉服了他的表情。

Thor回家後為自己的手錶做了校正,接下來幾天他恢復正常工作,將落了許多的進度盡力補上,處理掉堆積如山的稿件,比如現在,他就得專心地把眼前這張家具設計圖完成。
他用鉛筆勾出一套沙發和桌子的骨架,腦裡浮現出自己在宅邸裡看到的那套沙發,他真的很喜歡,要是可以的話,他希望能搬回家裡放,但Loki說過,那些東西原本屬於某個人,不可以輕易拿走……
不知不覺,他已經畫出一張仿古設計的家具組,卻還是沒有宅裡那套美。
「Thor?我以為你比較喜歡畫些現代感一點的家具……」老闆收到稿子時驚訝地說了,但還好最後接了一句:「挺不錯的,Thor……雖然我們公司不常做這類風格的家具,但我們可以保留這張稿子。」
「謝謝……」他回答,很開心老闆喜歡。
後來他們花了點時間聊天,其間老闆問了:「這是誰?」
老闆指的是畫裡沙發上坐著的人,留著一頭黑髮,穿著舊式西裝,勾起的嘴角露出一個帶著些許壞心眼的愜意、無傷大雅地,而那對綠瞳子……Thor實在無法單用黑白色就呈現。
「一個朋友……」最後Thor這麼回答,他總不能告訴老闆那是一個住在古宅子裡的鬼。
Thor知道自己很蠢,因為他並沒有試圖去忘記Loki的事情,就算在他的那票朋友拉著他去酒店狂歡,還送給他一條裝飾意味大於其神聖內涵的銀製十字架項鍊後,他仍無法輕易釋懷,原因絕大多數都是好奇。
他想起小時候聽過的鬼故事,冤死的可憐人和殘忍的兇殺案,而他猜Loki便是身繫這些傳言的主角……
「Boss……你知道郊區大宅的鬼故事嗎?」他問。
「怎麼?你想要被嚇啊?」老闆呵呵笑了:「但你不也應該聽到能背得滾瓜爛熟?」
「這個故事大概是發生在什麼時候呢?」他希望能解惑。
老闆皺眉思索:「誰知道呢……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

他繼續工作,又畫了更多古典式家具,讓老闆最終答應要出一個系列套組。
「但要由你來負責這案子!」老闆說。

Thor上網去查了許多類似設計的家具資料,甚至在週末時他跑進城裡的圖書館找資料書,他穿梭在木架間到處翻書,同時努力回想那張沙發的模樣,一面猜測那座大宅裡的擺設應該是哪個時期的風格,他並非科班出身的設計師,對於這種學術類的判斷他實在沒有什麼頭緒,能遇上現在的老闆也算十分僥倖,畢竟沒有太多公司願意用一個來路不明、也沒有相關學歷的人。

抱著書啃了半天,結果Thor還是忍不住晃去舊報章區。
他首先就淘汰掉1980年代後的那些──至少這時候類似手機的裝置才正式出現,但他相信Loki是生活在更早時代的人。
Thor耗費了一個下午,最後終於找到線索,這時他才終於知道Loki有多老,那份報紙在1890年代發行的正本大概已經爛得無法保存了,只剩剪報本上有些模糊的影印,也就是說Loki是個出生在19世紀末的人……
Thor噓了口氣,仔細地閱讀他在當地新聞區看見的報導,這可是他費了很大功夫才終於找到一篇有關Laufeyson一家的訊息:『本城郊區的Laufeyson家族,於上週發生可怕的事故,造成一名家族成員意外身亡。』
再來就是一些警方的調查推測,但多半都敷衍地帶過,給人一種想避重就輕的刻意,Thor翻了事件之後半個月左右的報紙,卻沒有任何更深入的報導,不過他倒是看見Loki的訃聞,以比事故報導更小的篇幅靜靜地刊在訃告區角落,只簡單刊載Loki過世的日子及葬禮的日期,不像隔壁幾篇都還附了生平傳記。
Loki死的時候才二十初頭,比Thor還年輕一點。

當天晚上他買了個潛艇堡一面開車一面吃,即使單手握方向盤真的很危險,他還是安穩地把車停在大宅前,第三次翻過牆的動作更熟練了,他穿過庭院,打開那扇已經被他弄壞的門走進去,點亮手電筒時,他告訴自己:你只是來看看那些家具,因為工作需要。
可是他略過所有想看的家具,直接走到三樓的那個房間,站在窗邊盯著手巾上墨綠色的繡字,終於覺得太多藉口都是用來欺騙自己的,還是省下吧。

剛開始Thor沒有注意到,等那隻穿過自己肚子的手開始左右搖擺時,他才立刻轉過身,幾乎要罵出髒字,幾乎要。
Loki咯咯笑著坐在一張椅子上,用極感興趣的表情對向他:「你又掉了東西嗎?」
「沒有。」他回答時希望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一點,而不要夾著氣喘吁吁的驚嚇,同時他也下意識地揉著剛剛Loki穿過的地方。
「那你回來做什麼?」亡者偏過頭表示疑惑的動作很優雅,Loki瞇起眼睛問。
「我是……我是來看家具的。」Thor回答,拍了拍身旁的桌子:「我的上司要我設計類似的東西。」
「你是做家具的?」Loki又問。
「設計。」他說。
Loki朝他走來,這次他快速閃開,免得又得經歷一次靈魂穿透的戲碼,Loki因為他的反應笑了幾聲,停在桌子旁邊。
「你就為了這些破家具跑進鬧鬼的屋子嗎?」Loki問。
「嗯。」他盡量果斷地回答。
「真大膽……」Loki評論道,忽然將視線轉到他胸前,Thor這才發現自己還戴著朋友送他的十字架。
「我沒有冒犯的意思……」他狼狽地將項鍊摘下來收進口袋裡。
「喔、別擔心,那東西不會對我造成傷害。」Loki聳聳肩。

他尷尬地望著Loki,見對方真的沒有任何不悅的神情才鬆口氣,考慮許久後終於問了:「我還……我還要問你……」
「嗯?」Loki挑眉。
「我能不能帶走一套沙發?」Thor把有關Loki的疑問都保留住,畢竟他不知道Loki究竟想不想被那麼問。

Loki花了幾秒來笑他是個怪人,但仍舊跟著他一起去看那套沙發。
「它都要壞了。」Loki說。
「是啊……但還是很漂亮。」Thor輕輕拍了拍扶手,想像百年前這沙發的模樣,是怎麼在這宅邸裡讓主人安穩地坐在上頭……Loki肯定也曾坐在這裡喝茶或讀書,他抬起頭看著幽魂,對方沒注意到自己的視線,Loki將拇指壓在唇邊輕咬,陷入沉思之中,似乎正回憶著什麼。

「嘿……」他輕輕打斷Loki的思緒後問:「可以讓我帶走它嗎?」
「為什麼要問我呢?」Loki皺起眉頭反問。
「呃……」Thor頓了頓:「你不是說過,這些東西原本也屬於某個人……屬於你?」

Loki笑得很大聲,好像能吵醒許多老舊的東西,讓它們一起跟著吵鬧,待笑聲平息後,幽魂沒來由地嘆了口氣。
「答應我兩件事,我就讓你帶走它。」Loki說。
「什麼事?」他衷心希望條件別太嚴苛。

「你有逛過外面的庭院嗎?」Loki問。
「……沒有。」Thor坦承。

Loki微笑著坐到那張沙發上,自然而然地讓雙腿交叉疊著,手也緊緊相扣地擱在膝上,過了一會兒沉默後才說:「外面的院子裡……有我的墓。」
Thor瞪大眼睛,Loki的墓?就在這個被遺棄、又雜草叢生的地方裡?
「原本會是我們的家族墓園,但最後只有我葬在這裡。」Loki靜靜地說:「你也看到院子是什麼模樣了,那些草蓋住我的墓,我希望你能幫我把墓園周圍清理乾淨。」
「這……沒問題。」但也絕對是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條件,一個幽靈來請他幫忙清掃墓地,好吧,他接著問:「第二個呢?」
Loki站起身走向他時,他本來想轉身躲開,但他卻被Loki抓住了。

他被抓住了!然後他才想起自己在和Loki第一次見面時就被Loki握住手腕過,但他那天實在太醉了,根本忘了有這回事。
「你……你怎麼能碰到我?」他驚訝地問:「你不是鬼嗎?」
「有些事情只要想做,就可以做到的。」Loki笑了,冰冷的手指扣在他的頸邊,貼到他懷裡的身體也不再是捉不到的靈體,布料隨著他們更靠近彼此而發出摩擦聲。

「第二個條件……」Loki綠色的眼眸近在咫尺,死者微笑時的吐息冷冽地撫過他的臉:「吻我。」
Thor的腦袋空白了片刻,再次能反應過來時,他沒有說任何話,無論答應或拒絕,他都沒有說出口。
他用手端起Loki的下巴,對著蒼白唇瓣把自己的塞上去,Loki發出一個悶哼,原本抓在他頸邊的手指更緊地纏住他的頭髮,他看著Loki閉起眼睛時那種徹底地投入,他也闔起雙眼,輕柔地吻著Loki,直到Loki退開為止。

「你快可以把沙發帶走了……」Loki說完後,便在一陣鐘聲裡漸漸淡去。

Thor快速地跑回三樓的房間,但他抵達時,Loki已經不在了,他慢慢地走到窗戶旁,那條手巾被風吹得舒展開來,彷彿正對逝去之人致上哀悼。















突然覺得我這次乖乖標一二三而不是上中下是對的...
但我還是會努力讓這故事在不超過三篇太多的情況下結束...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