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Waltzing in the Sea tides(完)

本來想說打工結束就來更,但緊接而來的駕照考試讓我不得不拿起交通常識課本來讀(笑
雖然臨時抱佛腳居然讓我矇到筆試100...但昨天的駕照路考...我以非常驚險、簡直千鈞一髮到我回想起來手還會抖的方式過了(笑倒
我倒車入庫壓線...這件事情最可怕的地方在於:你進去壓線,出來沒開好還會再壓一次
至於壓兩次會怎麼樣...在看到我前面那輛車上的男士因此被請下車後...我以驚人的穩定度死握著方向盤不讓他偏,就這樣開出來了(炸
但後面因為出這個錯太緊張,所有有些小細節也很慌亂
考官給我74分根本是通融讓我過啊(笑死
太感謝他了
只是我也不免懷疑是否有詛咒,因為跟我同車的下一位考生也在倒庫時壓線(RY)

最後提醒可以考駕照但還沒考的各位...明天開始有路考喔,還是趁今年暑假過後趕快去考比較好(RY


上面廢話好多喔(笑倒
底下就是這篇的結局了...超長的,本來應該拆篇但這樣對不起我的良心(X
所以我就寫在一起了,很長,可以慢慢看





※注意※
這篇文章是以電影衍生的AU架空
如果和原著有任何衝突,在這裡先道歉



















正文─
















也許要過了很久Thor才對這件事情有所反應,若他仔細回想,將會發現有一段時間,他的意識被震驚撞得空白,最後才慢慢恢復知覺──絕望很快地攀上心頭。

「Loki……Loki?」起先他渾身顫抖地一再確認,Loki沒有呼吸、沒有脈搏也沒有心跳……

「Loki……!」他不懂到底發生什麼事了,Loki彷彿睡著一樣躺在他懷裡,死了,為什麼、為什麼?
他低頭去吻Loki唇,直到自己的淚水讓這個吻變得苦澀才離開,接著又吻了一遍,他用手指輕輕摩擦Loki的臉頰,覺得自己也要斷氣了。


怒火靜靜地在他心底燉,他輕輕放下Loki,拉起棉被蓋在人魚身上。


Thor站起身,在走往房門的途中,他從武器架上抽出一把長劍,他要回到那片海灣,去找Loki的族人,他要問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為什麼Loki會變成這樣?
他要問清楚所有事情,包括Loki傷痕累累的身體、隱瞞的秘密……所有事情。

但他想自己更希望能讓整片海都蒸乾,將那些人魚吊在太陽下任其曝曬……


年輕王子扭開門把的動作很重,憤怒令他緊咬牙,門打開的瞬間他卻愣在原地──鄰國的公主就站在門外。
「Thor殿下……」公主行了個禮說:「你看起來好憔悴……」
「對……抱歉、我……我有點不舒服……」Thor硬扯出一個理由,心裡想著全是怎麼讓公主離開,他才能去救Loki……公主忽然就推開門進來,動作快得Thor無法防備,她走到床邊看了一眼Loki,偏頭說:「還不遲。」
「什麼?」他原本想解釋狀況的心情全變成疑惑。

公主轉過頭時,Thor下意識地靠到床旁將Loki抱進懷裡,想保護Loki,他看著公主……不、那東西根本不能稱為人類。
公主原本有一對杏色眼睛,但現在整個眼珠都變成一片漆黑,她對Thor露出詭譎的微笑。
「你是誰!」Thor厲聲問,但他罕見地沒有拔刀,也許自己已經發現眼前的東西不是幾片金屬能對付的。
「我是……我是……我是……」那東西閉起眼睛思索許久:「啊……我是什麼呢……我是深海的居民……我的名字則葬在更黑暗的地方……」

「你也是人魚嗎?!」Thor的怒火又燃起:「那告訴我Loki怎麼了!」

她笑了笑,絲毫不懼的態度多少惹惱Thor,但她的話卻一針見血:「要我來告訴你嗎……但……你更希望由那孩子親自向你解釋吧……?」

她指著Loki時,Thor無言以對,的確、如果可以,他會拋開所有耐性向Loki追問,慢慢來……他沒辦法慢慢來,他就要失去他的愛。

「想讓他親口告訴你……就幫幫我……吧……」她撩撥一頭褐色的捲髮,懶懶地嘆息。

「妳能救他?妳能嗎?!」Thor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一支小草般激動,他抱Loki的力道太過了,如果人魚還醒著,肯定會疼得大叫。

「端看你的誠意了……王子……」那東西說。
「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先救救他!」Thor喊道,不自覺地急切起來,深怕再慢一會兒,他就會永遠失去Loki,那東西什麼也不說,走到一旁拿起Thor珍藏著的海螺,Loki掉的那一只。
她往Thor走來時,他克制自己不往後退,那東西有種奇特的壓迫感,叫人不得不屈服。

「你真的確定……?為了這傻孩子……你願意……」願意什麼呢,她轉動眼珠子──Thor很訝異自己居然能看得出來那黑漆漆的圓球在轉動──她將語尾閉成一抹笑。
「我什麼都願意!所有一切!任何事情!」Thor的耐性簡直要消耗殆盡,他覺得懷裡的人魚越來越冷,離自己越來越遠了,他卻無能為力。

「傻孩子……」那東西說,Thor愣了幾秒後才發現她不是在叫Loki。

她衝向前一把抓住Thor的手,灼熱的燒燙感讓Thor低吼,他低頭查看,發現自己的左手被燙出一個深色的印子,像被什麼東西狠狠勒過似地。
「記得……記得你的承諾……Thor Odinson……刻骨銘心……」她說,將海螺遞到Thor嘴邊:「輕輕地……輕輕……一口氣……不必太多……也不能太少………」
Thor立刻照做,他往海螺的洞口吐了一口氣,幾乎才剛開始,那東西就馬上用手壓住Thor的嘴阻止他繼續。
「夠了……否則你會害死自己的……」她微笑時Thor才發現她可能是對的,暈眩和虛脫感令他不得不抽出一隻手撐住身體喘息,汗水淋漓。
「接著呢?」他氣喘吁吁地問。
「將你的呼吸分給這孩子……暫時地維持他的……生命……」她又更貼近,扶著Loki的臉將海螺放到Loki唇邊,傾斜地把Thor吹出的氣息倒進Loki口中,Thor只來得及看見金色的液體流進自己才吻過的唇瓣中,Loki便用力地弓起身子,深深吸了一口氣。
「Loki!Loki!」Thor緊緊將似乎還對現況摸不著頭緒的Loki抱住,因為失而復得又哭了。
「Thor……?」Loki微弱地喚著,呼吸還有些不順暢,冰冷修長的手指撫上他的臉頰,抹去他的淚……不過、很快地Loki也跟著激動起來:「不……不!Thor!不!」
Loki抓起他被印上痕跡的手,嘶啞地叫喊:「你做了什麼?!不!」

「反悔不了的……就像你曾做過的……你也該明白……」那東西幽幽地說,Loki轉過頭挫敗地瞪了那東西一眼。
「女巫!你不能這麼……」Loki大叫,但聲音最後轉成咳嗽,人魚面色蒼白地靠向Thor,躺在年輕王子懷裡試著平穩呼吸,狀況非常糟。

「他愛你……不要用指責讓這份愛……更沉……」女巫靠近時Thor沒退開,她用手指輕輕點過Loki的眉心,一瞬間Thor感覺到懷裡的人變得比較舒服了,不再難受地呻吟。
接著女巫對上他的視線:「來找我……來實現你的諾言……就可以取回這傻孩子抵押給我的……靈魂……」

「這孩子會帶你來……到我那……比人魚國度還要遙遠……還要……不見天日的……窩……」女巫忽然靠向前來親吻他的臉頰,但Thor完全沒有感覺到任何物體碰觸自己:「在黎明前……黎明前……否則你將再次失去……」說到這裡女巫垂下眼簾,又看向Loki,露出微笑後翩翩轉身。
「妳要去哪?」Thor發覺女巫要離開後疑惑地問。
「舞會……」女巫回頭給他一個調皮的微笑:「好不容易借到這副身軀……不能浪費……」

「況且,我想你們的速度不會快得我連幾首華爾滋都跳不完。」這麼說的女巫又恢復成公主的樣貌,優雅地行禮後,拋下他們離開。



他們倆一起走到海灣時誰都沒說話,Thor其實很想將問題一股腦全丟出,但看到Loki那悽慘的表情,他決定還是等Loki自己解釋。
海灣十分寧靜,假如去除浪濤聲的話,Loki牽著Thor一起走進那個山洞,習慣黑暗後他看向裡頭,環型的空間內還是什麼都沒有,這時他不禁皺起眉頭。
「女巫住的地方非常深也非常隱密……」Loki終於為他解惑:「但這裡有條捷徑,能節省時間,也可以不用穿過人魚的居所。」說到這點Loki的語氣冷硬。
「嗯。」他從後頭抱住Loki,到了這時他再也忍不住,扳過Loki的臉奉上一個吻。

「我會陪你,我會保護你。」他說,Loki點點頭,輕嘆出的一口氣溫熱地撫過他的唇。

但他還是問了:「可是路在哪裡?」
Loki笑了,笑得很放鬆,人魚轉身從他手裡拿走海螺──Thor擁有的那個,擺在整個空間的正中央,低聲念了幾句Thor沒聽過的語言,一瞬間閃爍綠色光芒的圖紋浮現在地板上,慢慢地出現一道漩渦,不久後一個池子就成型了,他還來不及驚訝,Loki就將緊握的手擺到他面前。
「吃下去。」Loki說,在他攤開的手掌裡放了茉菈的花瓣。
「我吃不是會死嗎?」他詫異地問。
Loki更靠近他了:「……那是我騙你的,你不會死,如果換成你吃下茉菈,就可以在水裡呼吸,我對幾個人類做過測試,沒有問題。」
「為什麼要騙……你怕我跑到海裡去?」他覺得自己變得機靈些,Loki的笑容又消失。

「Thor,我一直都在騙你。」Loki輕描淡寫地承認,但又怕他追問一樣、很快催促:「快吃下去。」
他將花瓣放進嘴裡咀嚼,苦澀的味道讓他乾嘔,Loki拽住他的手,冷不防就將他拉進那水池中,他原以為自己會嗆到,但很快就發現自己在水裡也能自由呼吸。
「哇喔……」Thor驚訝地看著自己,說話不成障礙,甚至連視線都清楚得嚇人,他立刻觀察四周,發現這是另一個狹窄的洞窟,身旁的石頭不時隱隱發光,照亮周圍,他往下看著洞窟延伸的方向,卻看不見盡頭。

墨綠色魚尾輕輕掃過他的眼角餘光,Loki繞著他游了一圈。
「走吧。」Loki說:「在天亮前我們得找到女巫。」

旅程中幾乎都是由Loki拉著他移動,人魚在海中的力氣和速度都是他遠比不上的,他們幾乎沒說什麼話,老實說Thor也不曉得該說什麼,只不時伸手,讓Loki的尾巴剛好可以滑過他的手心,一次又一次。
一次又一次後,Loki忽然停下來,轉身看著他。

不知怎地Thor明白是時候了。
所以他說:「告訴我,全都告訴我。」
不是命令也沒有懇求。

他們恢復前進的動作,Loki開始說起自己的故事。

Loki是人魚族長的兒子,是個私生子,他的地位很特殊,生活並不難過,但沒有任何族人願意親近他,這樣更讓他想做些事情引起注意,他時常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或惡作劇……
但這次……Loki的玩笑令他擁有正當名分的兄長、族長獨一無二的繼承人死去。

人魚並沒有說明自己做了什麼,幾秒停頓後又繼續他的故事。

族長不願自己的位子是由Loki繼承,最後下了個決定:要Loki補償這個錯誤,也就是找出長生不老的方法獻給族長,這樣Loki永遠也沒機會坐上王位,即使他再害死另一個繼承人。
族長和自己的私生子結下誓約,要是Loki沒在期限內完成這項任務,他就會變成海中的泡沫,孤獨地死去……

「但你要怎麼讓他長生不老?」Thor焦急地問,深怕Loki又會離開自己。
Loki轉頭看向他,用細膩的聲音緩緩回答:「人魚相信……只要喝下人類的靈魂,就能夠長生不老。」
「能嗎?」他愣愣地問,Loki忽然微笑,咬破下唇後親吻他,Thor閉起眼睛,腥澀的血味隨著他吸吮的動作滾入喉嚨,他不自覺扣住Loki的後腦杓,舔拭人魚泛紅的傷口。

「喝下人魚的血就能袪除百病、永生不死……」Loki低聲說:「你相信嗎?」
Thor覺得腦袋又是一片空白。

「意思是不能?」他顫抖地問,Loki點點頭。

「你剛才看到的女巫,是海裡最睿智……或者說最狡猾的存在,她曉得各種魔法,我問過她這到底可不可行,她給我幾聲嘲笑。」Loki說,綠色眼睛在睫毛下輕轉向一旁。

可是Loki不想死,所以和女巫交換條件:只要幫女巫蒐集人類的呼吸,女巫就說出另外一些能長生不老的魔法。
所以Loki才會開始出現在那片海灣,人魚先把附近的漁夫拉進海中,再用海螺盛裝可憐鬼的呼吸,每夜經過這條密道送去給女巫。

「直到你出現。」Loki牽著他前進的手收緊,他們已經在游了很久,Thor恍惚有種永遠到不了出口的感覺。

那一天原本是最後期限,無論是和女巫的約定或族長的要求,Loki被族人嚴厲地懲罰,因為他們認為Loki根本做不到,索性在他死前先給他點顏色瞧瞧,所以他才會帶著傷出現,又那麼地恐懼。
但Thor毀了一切,最後一口呼吸打翻在沙灘上……事情卻意外出現轉機,發現Loki和人類的王族接觸後,族長認為王族的靈魂也許比普通平民更有效,女巫則渴望Thor高貴的氣息,他們都要Loki接近Thor,於是各自把時限延長,只為了讓Loki能拿到王子的靈魂和呼吸。
人魚甚至不惜在Loki身上多鞭幾下,賺取Thor的同情……

聽到這裡Thor很想拉住Loki,但他怕耽誤了時間……Loki卻先轉身擋住他。
兩人停在詭異的洞窟中,再一次地、再一次擁吻,他撫過Loki身上每一處因自己而有的傷痕,他們吻得很狼狽,幾乎都換不過氣,甚至用牙齒嗑了對方的舌。

可是他們怎麼會在乎呢。

「就因為這樣……」Loki忽然笑了:「我吻了你……佔有你的呼吸,所以我的靈魂被女巫當作補償拿走了。」
說完他又吻了一次Thor,捲走他口中的空氣。

「我現在是用你氣息裡的生命支撐,假如消耗光了,我又會死去。」Loki說。
「但我可以和女巫換回你的靈魂……不是嗎?」Thor問。

「你非換不可,否則你會跟我一樣失約並死去。」Loki靜靜地說,魚尾滑過Thor腳邊。

「該用什麼換?我的命?」Thor再問。

「女巫不會要這種東西,如果你沒遵守諾言,你的靈魂一樣會是她的。」Loki回答:「我也不能確定她會要什麼……」
Loki露出無奈的表情,抓起他被燙上黑印的手:「你太笨了……怎麼能隨便和陌生的東西簽約。」
「我怕失去你。」Thor回答時毫無遲疑,這個答案早就存在他心中。

他們又開始往前,旅程似乎永無止盡。



Thor真不曉得有多開心,他們終於離開那個洞窟,從海溝的岩壁上探出頭,但他們也進入漆黑的深海中。
Loki的動作緩了下來,他能感覺到人魚的體力以極慢的速度一點一滴流失,讓Loki的行動力越來越差,但人魚還是用了魔法,一顆小小的光球照亮他們周圍,Thor緊緊握住Loki的手,他們頭也不回地游向黑暗。
除了他們以外沒有任何生物,Thor以為會有些魚或者其他東西,但什麼也沒有,詭異的靜謐氛圍中只會被偶爾飄浮上來的氣泡,和Loki不時的喘息打破。
「還好嗎?」他擔心地問。
「沒事……」Loki說:「不過就算有事……也只有找到女巫才能……」
話還沒說完,Loki便警戒地停下,Thor則聽見水流被攪亂的聲音,當Loki大叫時,他已經被勒住脖子拖走,但他很快地扭開那隻手,毫不意外地發現攻擊自己的是條人魚,人魚越聚越多,他們在海中看來有血色得多,卻還是一樣不友善。
靈魂。Thor能聽見整齊的隆隆喊聲,不客氣地要求,他擋開那些伸過來的手──獨獨只有環在自己腰上的沒拍掉,只是Loki高聲吟唱咒語時,他甚至能感覺到一鼓豐沛的力量聚在自己身旁,接著往外擴散,推走人魚們,幾隻僥倖躲過的則被他甩開,Loki的咒語似乎也能增強自己在海裡的力量,他打鬥時幾乎就像在陸地上一般俐落。
抱著自己的手力道輕了,Thor快速地撈住鬆脫的手臂,將Loki抱進懷裡,Loki痛苦地皺眉,奮力地開闔嘴巴呼吸。

綠色眼睛在下一秒失焦。

「Loki!」他覺得渾身發冷,人魚繼續撲向自己,似乎沒了Loki也無所謂,反正獵物就近在眼前,Thor只能繼續突破包圍,但小光球隨著Loki再度死去也跟著熄滅,讓他無法得知自己該游往何方,黑暗中一隻隻冷酷的爪子掐在他手上,但他繼續抵抗著不因此放開懷裡的Loki。


當他頭頂亮起一陣紫色的光芒,他才赫然發現自己已經頭下腳上地顛倒了,海溝深處有什麼蠢蠢欲動,人魚們各個臉色大變、一哄而散。
一條紫紅的線上升到Thor面前,捲住他的手腕後將他往下拉,速度快得嚇人,等他回神時早被帶進另一個洞窟內,他首先注意到的不可思議景象是:佈滿紫紅鱗片的巨大蛇尾盤成好幾圈,佔據了大部分空間。
「進來吧。」低沉的女性嗓音響起,女巫利用蛇身移動到他面前,就像人魚一樣,腰部以上是赤裸的女人,腰部以下則連接著蛇的模樣,女巫緩緩地退後,讓自己回到堆成一圈的尾巴上。

「拿走妳要的東西吧!快把Loki的靈魂還給他!」Thor很心急。
「還給他……又如何呢?就算我現在還給他也沒有意義啊……」女巫微笑。

「今天是人魚族長給他的最後期限,黎明一到,他就會變成泡沫消失。」女巫說,微微偏頭:「這傻孩子肯定沒告訴你吧?」

Thor覺得自己無法承受一再的震驚和打擊了。
「妳的意思是……Loki還是會死?」他喃喃地問。
「是啊……」女巫輕輕聳肩:「他弄髒你的呼吸了,所以沒辦法實現和我的諾言……我自然也不能告訴他長生不老的魔法……大概就是這樣吧?因果關係、環環相扣……」
「不!」Thor抗拒地大叫:「他不能死!」
「但這很公平,也沒有違反規則,畢竟是他自己和我們簽約的……我和他的父親。」女巫說,用手指梳理一頭深紫長髮,她的眼睛則一樣是那蠱惑人心的顏色。
「那我跟你換,你要什麼我都跟你換,就是命也可以,我用兩樣東西跟你換Loki的靈魂和永生不死的秘訣。」Thor說。
「嗯……我不會問你真的要這麼做嗎……」女巫的笑容有些釣上大魚的意味:「因為我知道你的決心直到海枯石爛都無法被撼動……」
女巫閉上眼睛思索片刻,從旁邊拿起一條項鍊,就是公主帶著的,正發出耀眼的綠色光芒。
「那傻孩子的靈魂在這裡……」說著說著女巫舉起另一隻手,扯斷一跟自己的頭髮:「至於你要的秘密在這裡……」她同時將兩樣物品呈現給Thor看。
「我該怎麼得到它們?」Thor急切問。
「你只要給我一樣東西就好……親愛的王子,對你來說最珍貴、最無可替代的……」女巫的笑容很美:「我要……你的記憶。」
「記憶?」Thor一愣。
「當然、當然……不是全部……我只要你所有和這傻孩子有關的記憶。」女巫瞇起眼睛。


「意思是從此之後我會永遠忘記Loki嗎?」他的聲音聽來乾啞枯竭。
「沒錯。」女巫點點頭。
「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回復?」他問。
「這我不能確定……」女巫意有所指的笑容讓他倦了。

「我答應你。」Thor沒有一刻躊躇,縱然痛苦,痛苦萬分。

女巫笑著靠近他,吹出一個氣泡把頭髮放進去。
「致人魚首領,您所渴求之物在此奉上。」女巫說完後,泡泡便自動漂走,接著她把項鍊放進Loki體內。

「完成了。」她說,忽然捲起一陣漩渦,Thor的意識開始模糊,他在放開手裡的東西、沉沉睡去之前,掙扎著低頭親吻那人……

他喊不出名字的人……



Thor從沙灘上爬起來,天剛亮,他搔搔頭只覺得痛。

他回到城堡時驚慌失措的士兵們一擁而上,據說因為他的忽然消失,整座城堡人仰馬翻地,國王在他一踏進大門時就從走廊另一端遠遠走來,身後跟著滿臉焦急的皇后。
「Thor Odinson!你到底去哪了?」他的父親厲聲問,語氣裡夾雜擔憂。

自己去哪了?
Thor的回答變成不適的嘔吐和暈眩,但就算他沒有如此淒慘,他的回答也只是:我不知道。

身體裡好像有什麼被完全抽乾了。

值得慶幸的是公主並沒有因為他的缺席而發怒,他們在Thor康復的幾天後又見一次面,公主只說了這次來訪非常開心也玩得盡興,很快就帶著家臣們離開了,事實上等公主回國一段時間後,Thor才聽到一個消息:鄰國國王是真心要兩國聯姻,但他的女兒卻什麼都沒表示。
而當Thor聽到這消息時,有個鬧得更沸沸揚揚的新聞已經飄洋過海──鄰國公主和一名紫髮的皇家騎士私奔了……Thor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對騎士的外觀描述記得這麼清楚。

「鄰國國王要讓他的小女兒來……」Frigga告訴他:「這次你可千萬別再失蹤了。」

Thor對誰來都沒意見,他對什麼都沒意見……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覺得心中有個缺口,有個位置空了,但他找不到該放什麼去補。
只有當每天晚上他坐在那片海灣時,才會獲得平靜,他盯著不斷推向自己的浪潮,海濤聲像是誰的歌聲,幽幽地、哀傷地、有時卻也是喜悅地,彷彿因他的來到而喜悅。
有誰在為他唱歌。

他伸伸懶腰,累了,決定回房間去睡覺,沒注意到海浪在他離開的瞬間靜止。


幾天後鄰國的船隊又浩浩蕩蕩地抵達,另一位公主跟姊姊一樣褐髮杏眼,禮貌地對他行禮道:「殿下……」
他擲起公主的手親吻手背,也是基於禮貌。


裁縫很開心地跑來說要再做幾套新禮服,Frigga叮嚀他整理頭髮,Odin提醒他身為一個王儲也是時候考慮終身大事,現在他的日課是陪著公主在王宮花園裡散步,經過馬廄時公主輕輕說了:「是馬呢。」
「嗯、嗯……」Thor點點頭,悄悄掩飾心不在焉。
公主抬起眼簾看他:「殿下覺得無趣嗎?」
「不。」他否認,這是實話,他並不覺得無聊,但他就是不能保持專注……想著想著他偏頭看往某個方向,幾乎無意識地。

「那裡有什麼嗎?」年輕的公主好奇地也探頭。
「沒什麼……」那個方向正好面海,他搔搔頭時才想到這動作不太禮貌,補償似地他問:「公主殿下,還想再逛哪裡嗎?」
「都可以……」公主微笑:「待在殿下身邊就很好。」
這個笑容很好看。Thor不禁想,也許娶這女孩當做妻子是個不錯的決定。

舞會比起前一次盛大許多,像是想把王子無故消失或公主逃家的醜聞都抹去,讓人們忘記上回,只專注在此時此刻,還沒入夜Thor就聽見樂隊演奏,王都的居民已經開始狂歡,縱情於飲酒歌唱,Thor才換好衣服,禮服的領口有點太緊,他索性將繫在上頭的領結拉鬆一些,因為漫無目的地來回踱步而經過窗邊時,他忍不住駐足,看著窗外的海,他看著的總是海,為什麼呢,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敲門聲響起時他立刻回頭了,不留戀地從窗邊走開去應門,門外站著的是公主,穿著一襲漂亮的禮服。
「公主殿下?」他表現禮貌的疑惑。
「Thor殿下……想請你陪我去一個地方。」公主行禮後說。
舞會就要開始了,兩名主角卻要臨時缺席嗎?但仔細想想,主角在哪舞台就在哪不是嗎?
「好啊。」他答應。

但他沒想到公主會要求他:「帶我去城堡下面的海灣,可以嗎?」

那裡一直是Thor的秘密,他從不跟人提起,也沒帶任何人去過,就算是舞會過後和女孩到處閒逛,也頂多在大得不像話的花園裡,他總會等到女伴離開後才自己走去海灣。
說不猶豫是騙人的,Thor覺得自己好像正要揭開隱私給人看,但他看著杏色眼睛時,發現自己拒絕不了,最後他牽著公主的手走過廢棄下水道,在貼近石壁的小路上,他甚至得幫公主注意又長又蓬的裙襬別被勾破,好不容易他們才走到海灣。
公主拖著長裙慢慢走向沙灘的盡頭,停在海浪打不到的地方,今晚的浪沒有唱歌,遠方的夜空閃亮著今晚第一顆耀眼的星,公主忽然撩起長裙但不是怕讓沙子沾髒了,她將腳上的鞋脫去擺到一旁,看到這動作Thor不禁莞爾,也跟著脫掉靴子扔一邊去,公主因為靴子掉落的聲音回頭。

她微笑,朝Thor伸出一隻手。

Thor往前幾步握住那隻手,將公主帶向自己,他的左手和她的右手掌心相貼,他們對望了幾秒後,開始在沙灘上輕輕轉圈。

轉圈、踏步、轉圈、起舞、轉圈……



當海又開始響起歌聲時,Thor停下來了。
「怎麼?」公主悄聲問,但Thor只靜靜注視眼前的人,褐髮杏……不、他端起那張蒼白的臉蛋,上頭有著的是淡色的綠,他將一絲黑髮攏到那人耳朵後,他想開口卻做不到,他盯著那雙眼,綠眼裡帶有渴望,渴望中隱隱浮出懼怕,懼怕讓那雙眼更朦朧。
他想開口卻做不到。

被他抓住兩臂的人似乎等到了耐心的極限,顫抖地深吸一口氣,閉上眼。

不。

「不……不!」Thor捧住那張臉,他不要綠色消失在眼前……他不要這雙瞳子闔起,因為那代表足以讓自己心碎的某些事情……什麼事情……
Thor的心臟陣陣抽痛。

「為什麼我叫不出你的名字?」他問。
眼前的人沒有回答,只輕輕皺眉,依舊閉著眼。

「你是我心裡被拿走的那塊。」Thor說得很篤定,但這句話沒有前因,也不曉得能不能得到結果。

「跳舞吧……」那人說,將臉埋進他肩上:「跳舞就好……」
說完後逕自移動,讓Thor不得不跟著繼續腳踏舞步,聽著海為他們伴奏,憂傷的樂曲叫人難過,他卻無能為力,像個傻子一樣什麼都不想地一直跳下去是他唯一能做的。
他覺得那人就要哭了,可是對方抬起臉時,表情如此平靜,這次也是懷裡的人先停下他才跟進。

「我愛你,Thor,或許也是打從一開始……」那人說,睜開眼睛,讓綠色慢慢地從黑睫毛後出現。

Thor先是發出一個乾啞不成句的聲音。

「Loki……」他覺得這音節好熟悉,唸出唇邊的嘴型也是,但他沒時間認真思考,修長的手指扯著他的頭髮,令他迎向一個自下而上的吻,冰冷的觸感讓他顫抖,不過他躲開的原因不是這個。

「Loki……Loki……Loki、Loki、Loki……」他喚著、為此發狂,然後他主動給予再次的吻,每一口呼吸都將他流失的事物再次注入自己體內。


「你怎麼……怎麼……」Thor抱著Loki跪倒在沙灘上:「但我的記憶……」

「那就是又一場交換了。」Loki微笑,接續的話抹去Thor的擔憂:「我幫女巫贏到我的『姊姊』的心……喔、但別緊張,我想公主現在過得很快樂,她們都是真心的。」
Loki這麼說時Thor才想起那名騎士,有著一頭紫髮。

「這樣就能讓我恢復記憶?」他很疑惑。
「還有一個條件是……你得自己喊出我的名字。」Loki說:「而我不能以任何手段提醒你……」

人魚笑了:「再說一次。」
「Loki……」Thor重拾他曾一度忘卻的名字,胸口有鼓充實感。

「Loki……」他低頭深深吻住Loki,緊緊地抱著,Loki不再穿著公主的禮服,綠色絲質長袍罩在他身上,精緻而漂亮。


Loki嘆息一聲,不等他問便說:「跳過舞之後……就能在一起嗎……」

意思是你和她在那個晚上跳過舞後,就會結婚嗎?

他回憶起Loki曾說過的,但他並沒有多加解釋人類真正的婚禮儀式該怎麼進行。

「是啊。」他說,親吻Loki的左手無名指,他要在這上頭套一個最美的戒指,他要……他笑了,開懷地笑著,他站起身時也扶起Loki,他們在月下跳起誓約之舞。

而未來,在這個王國最隆重的婚禮中,所有吟遊詩人都爭相歌頌新娘一頭美麗棕髮充滿大地的溫暖,杏色眼睛舉世無雙時,只有王子知道……

他望著的綠何等動人,他撫過的黑絲帶有海風的氣息。

那抹笑容美得讓他不禁想:能愛著眼前的人魚,即使要他交出靈魂也值得。

所以當見證人問他是否願意允一個終生不悔的諾時,他如此答道:

「我願意。」



















在設定Loki假扮成公主時...一直在想這樣會不會太老梗大家一下就看穿(爆
好想知道大家是從哪裡開始發現原來公主是Loki(艸

另外女巫跟大公主(?)只是我忽然湊一筆的...都是自創角沒影射誰


7月到了,之後真的真的真的會閉關好好趕稿...呃...真的(欸

大家晚安/

留言

等了好幾天終於看到這篇的結局了~
結局好溫馨可愛喔(//艸//)

上一篇斷在那裡害我也停止呼吸了幾秒XDD
恭喜成功考到駕照喔~

然後
我是在公主說"待在殿下身邊就很好"時想到"該不會!!!"
沒想到真的是LOKI ~~~

謝謝大大寫這麼棒的文~好喜歡~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櫻熊
居然也停止呼吸嗎wwwwwww對不起(艸)
感謝你的稱讚和支持!!
也謝謝你的祝賀:D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