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Waltzing in the Sea tides(上)

感謝大家最近的支持(艸)

本來想一次寫完的,但果然還是要留一些時間給新刊就拆篇了...
這個絕對會在3篇內結束!!

寫了上次說想試試的人魚梗


※注意※
本篇文章為電影衍生的架空題材
如果有和原著漫畫衝突的情節,在這裡跟大家道歉












正文─














Thor第一次看見那美麗的生物是在某次舞會後,慶祝贏得戰爭的酒宴持續至深夜,他喝了好幾杯酒,原本摟著一個姑娘想到城堡外頭去溜達,但走到一半女孩就醉得倒在地上,他只好差人送這位不曉得哪個大臣的女兒回去,拒絕所有想跟來的衛兵,自己抓著一瓶葡萄酒,哼著歌走出城堡大門。
城堡鄰著海崖建造,Thor從小到大無數的探險讓他知道有條路可以毫無阻礙地從高崖走往下頭一彎小小的沙灘,自兒時起那裡就是專屬他的小天地,他一面喝酒一面扶著山壁前進,潮濕的石壁上長滿青苔和綠色花苞,那是一種神奇的花,唯有夜晚才會盛開,花瓣像是琉璃一般透明,他曾經在最大的滿月時看到整片海灣上開滿這種花朵,景象美不勝收。
Thor兩步併作一步地跳上沙灘,晃晃悠悠地走到岩石旁的老位置坐下,他的酒已經喝光了,乾脆讓晚風吹走微醺的醉意,免得等等自己沒力氣爬回城堡,而彷彿是在等待自己就位一般,當他好不容易以一個最舒服的姿勢倚在岩石上後,遮蔽月亮的烏雲消散了,皎潔白光瞬間照亮整個海灣,琉璃花朵也隨之綻放,Thor滿意地嘆息欣賞,海潮沙沙的聲音不斷拍打上岸。

那張蒼白的面孔浮出海面時,起初他因為酒醉的迷茫而失去對這類事情該有的驚嚇,Thor安靜地看著一個人緩緩地游近這裡,皺起眉頭,一般的漁民不太可能在這種地方出現,到底是誰?
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他悄悄躲進旁邊的草叢中,他可不想在摸清對方底細前,就把對方給嚇跑,在王子的後院裡亂晃還被主人撞見,老百姓大概會嚇壞而逃走吧?
他低低地笑了幾聲,盯著擅闖皇族禁地的不速之客,從那張消瘦的臉龐他大概可以推測對方是個男人,留著一頭黑髮、翠綠眼瞳帶有神祕的氛圍,有種靜謐的吸引力,這讓Thor更好奇來者何人,男子緩緩地游到岸前不遠的距離,便轉而靠近開滿琉璃花的山壁,那裡有一塊被海浪磨平的石頭,男人將纖瘦的雙手伸出水面,撐著石臺讓自己可以坐到上頭去。

Thor可說是醉意全無了,他傻愣愣地看著那個男人……不、那個生物……他瞪著在石臺上的東西……Thor不敢置信,他甚至忘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相信有這種生物存在!

這是夢嗎?他懷疑自己的雙眼,懷疑自己是不是喝過頭了。

男子伸長手臂時完整呈現赤裸的半身,但從腰部開始,該有著雙腿的地方揉成一條墨綠色的巨大魚尾,正輕輕搖擺,他看著人魚努力地從山壁上摘了朵花,又轉身投入海中,繼續往岸邊游來,就快抵達時,人魚抬起手──此時那朵被摘下的花不再是透明,花瓣正發出淡藍的光芒,人魚將花朵吃下,靜待幾秒後,人魚站起身,藉由一雙不知何時出現的腿,一條墨綠色的紗布繫在人魚腰間,魚鱗般的金色圓片串成一練一練地垂在上頭。
人魚用不太穩的步伐上岸,手裡捧著一只大海螺,搖搖晃晃地走過沙灘,Thor不得不把身體更壓低好不被發現,他看著人魚走進一旁的洞穴裡,那兒Thor進去過,黑漆漆的什麼也沒有。

就在Thor考慮要不要跟進去一探究竟的過程中,人魚又出來了,手上空無一物,他看著人魚慢慢回到海中,最後消失在一波波浪裡。

這時Thor才站起身,迅速地離開海岸。



像是要證明自己所經歷的不是酒後幻想,再來幾個禮拜,Thor不時會在海灣埋伏到人魚出現,進行著一樣的「儀式」,姑且稱為儀式吧──吃下一朵花變出雙腿,捧著不曉得裝了什麼的大海螺走進洞穴,最後又空手出來,回去海裡。

為什麼直到現在他才遇見人魚,Thor想不通,明明自己從發現這海灣後,幾乎每個晚上都會來……自那個奇異的夜晚後他來得更頻繁了,每晚都緊張地躲在草叢裡,等待人魚從海裡出現。
人魚的身型精瘦,雖然稱不上壯丁,恰好的肌肉也讓人魚看來不至於太虛弱,那張臉蛋時而驕傲,時而透出淡淡愁緒,但永遠有種優雅氣質,只是人魚似乎也永遠無法習慣雙腳行走的動作,每次都很勉強地走往洞穴。
真正吸引Thor的是那對綠眸子,簡直美得不可思議,Thor自認為自己的眼睛算得上是王國裡最耀眼的一對,那雙綠卻教他明白有時微光閃爍也能使人著迷,使他著迷。
這也許是為什麼他要夜夜守在雜草裡的原因吧。

他開始調查許多人魚的資料,甚至走進王宮裡的圖書館,招來管理人驚訝的接待:「王、王子……?您需要什麼嗎?」
Thor不禁反省幾秒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不愛念書了,表明想獨自逛逛後,Thor直接走到童話和神話書區,讀了幾篇有關人魚的故事,卻只讓自己對這種族有更多疑惑。
能問問本人嗎。他想,但又覺得這念頭太蠢,光想像自己要站到人魚面前,身經百戰的王子竟生出一股怯意,遑論交談。

晚餐過後,他在寢室裡等到夜深後才溜出城堡,一樣躲在草叢裡,好不容易等到人魚出現,他興奮地微笑,穿過草堆仔細觀看。
今晚人魚看來十分緊張,Thor皺眉看向人魚僵硬的動作,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但他首先注意到人魚的手臂上帶著一道鞭笞痕跡,就像他曾在受刑犯人身上看到的一樣。
為什麼受傷了?Thor心疼時自己也很訝異,但他止不住這種想法。以致於當人魚那雙修長的腳拌到長紗布、踉蹌幾步後往前跌時,他心頭重重一震得厲害。
人魚的動作沒有伸手撐住自己,反而緊縮身體護住海螺,任自己撞上地面。

Thor不假思索地從草叢中跳出,直奔到人魚身旁。
「沒事吧!」他扶起黑髮的人魚大聲問,要等問句結束他才想起這是個多麼魯莽的動作,人魚瞪大眼睛,這是他第一次和那雙綠眼睛對望,叫他癡迷得一時難以呼吸,但人魚很快嚇得掙脫他的攙扶結束凝視,一轉身就跳進海裡。
Thor看著墨綠尾鰭消失在黑色的海面上,失落感頓時充滿整個胸膛,他緩緩往後躺在沙灘上,大手一張時碰到一個東西,是人魚遺落的海螺,裡面裝的液體灑到沙灘上,變成一點金光閃閃的煙霧又被風吹散。

那之後人魚不再出現了,這讓Thor為自己的莽撞懊惱不已,他每天盯著被自己帶回來的海螺發愣,衷心想再看到那雙眼睛。



他的思念綿延了三個月後,以他最意料不到的方式終結。

「Thor!想辦法把你的頭髮弄得平順些!」他的母后Frigga小聲地在他耳邊催促:「你可不能這樣出去見鄰國使者,尤其當他們可能給你提一樁婚事時。」
「母親,這可由不得我,是妳給我生出這頭髮的……」Thor笑嘻嘻地回應,即使被母親瞪也無所謂,他穿著最正式的軍裝,等待外頭的司儀宣布他可以進場,並且他對於婚事這個詞不予置評。

「王后,及王子駕到!」司儀嘹亮的聲音穿透紅布幔,隨著布簾拉起,他讓母親挽著自己走進大廳,來到父親身側的位子坐下。
「好好表現,Thor。」父親Odin不動聲色地提醒自己不拘小節又討厭正經場合的兒子,Thor無奈地點點頭,等著無聊的排場結束,大概就是些致詞、表演,鄰國使者開始說話時,他不曉得幾次悄悄把哈欠變成一股噴出鼻腔的氣。

「在此,小的要代表我國國王,送給Odin陛下一份禮物。」使者行禮說,打了個手勢,一旁的下人謹慎地將一個罩著紅色絨布的巨大四方體推進大廳,所有來賓都好奇地猜測那到底是什麼,Thor也終於提起一點興致來。
「希望能用這份珍禮帶來兩國和平及友好聯姻。」使者這麼說時,Thor心想那也得看看你的禮物有多棒才行,他看著使者露出微笑,拉下紅布。

整個大廳都發出倒抽一口氣的驚嘆,Thor覺得一瞬間椅子的扶手就要被他握碎,雖然實際上只有出現一些裂痕。
是那條人魚,裝在一個鑲了金邊的透明水箱裡,雙手和尾巴都被銬上鐵環,布被掀開的瞬間人魚停下掙扎扭動,瞪向四周交頭接耳的人們,縮到水箱的一個角落,大臣、貴族、士兵、傭人,所有人的目光和食指也都對著人魚,無法被輕易消化的驚喜迴盪整個大廳。

不。Thor忽然感到憤怒……這原本是只屬於他一個人的秘密,一段隱密的思慕,是個月夜之下的美麗故事,現在卻光裸裸地被公開,顯得不值而廉價。

「傳說飲下人魚的血能祛除百病,永生不死。」使者彷彿要更火上加油似地這麼說了,戲劇性地在另一波驚呼中抽出一把匕首,像個丑角一般表演:「在此小的要將人魚之血獻給尊貴的Odin,至上最高敬意。」

Thor看見人魚一直冰冷的面孔染上他從未見過的恐懼神色,綠色眼睛直盯那把亮晃晃的刀,大概是預見了之後那柄利刃會怎麼刺進自己身體裡吧。


「不!」Thor這次喊出聲了,他吼的力道之大,瞬間滅了眾人的聲音,當他跳下椅子走向人魚時,大廳安靜得只能聽見他的腳步,他將一隻手掌貼在玻璃箱上,看著被囚禁在小小空間裡的人魚,人魚似乎認出他來,眼神多了點疑惑。
Thor收緊按在玻璃上的手,轉身看向父親說:「我要他。」
沒有請求,未來的王不容拒絕地索要,Odin在眾人的注意焦點下沉思片刻。
「希望你下次學著別這麼無禮,我要你在下次舉行舞會時邀鄰國的公主跳支舞以示道歉。」Odin說:「至於那東西就給你吧,Thor。」
「感謝父王陛下。」Thor行禮時口氣收斂了點。

「鐵銬的鑰匙給我。」Thor低聲命令鄰國使者,對方嚇得掉了刀子,慌張地從懷裡取出鑰匙,恭謹地呈給Thor。
人魚在竊竊私語中被送出大廳,Thor要求當晚自己回房裡時,不會發現人魚有任何損傷,才又回到座位上,更焦急不安地等待這一團狗屁結束。


他乾脆地放棄晚宴,直奔回房間,玻璃箱完好地擱在他的寢室中,人魚也是,他進房時人魚快速地翻滾一下,在他靠近時警戒地後退,但玻璃箱不過就那點大小,再怎麼逃也逃不遠。
「我叫Thor,Thor Odinson,我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不是壞人,聽得懂嗎?」Thor一面說一面靠近,亮出鑰匙:「讓我幫你開鎖好嗎?」
人魚狐疑地瞪著他,讓他匆匆補充:「我絕不會傷害你。」
這時人魚才緩緩游向他,將被禁錮的雙手伸出水面,Thor不得不抬張椅子來才能搆到比自己高很多的玻璃箱邊緣,用鑰匙打開手銬,人魚迅速回身,改將尾鰭對著他。
「你會說話嗎?」他在開鎖時問:「你叫什麼名字?」
他得到的答案是人魚獲得自由後尾鰭狠狠一拍,他痛地悶哼一聲倒在地上,來不及回神就聽見玻璃碎裂的聲音,Thor抬頭看見人魚的尾巴垂在玻璃箱上的破洞外,充滿割裂傷,但人魚管不著那麼多,用力跟著海水一起將自己撞出箱子,在地上翻滾一圈。
「天啊!」Thor大叫,全然不知該如何是好,人魚忽然從綠紗布裡抓出一瓶東西,打開倒在地上,那是琉璃花花瓣,一碰到海水就變成閃閃發光的藍色,人魚迅速吞了一大把,讓自己變出充滿血痕的雙腿,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跳過玻璃碎片想逃走,但不穩的腳步讓人魚倒向一旁的窗戶,半身出了窗框。
當Thor以飛快速度將差點摔出窗戶的人魚抓回懷裡時,他能感覺到自己抱著的生物緩緩顫抖著,他攤坐在窗邊,自己也忍不住大噓一口氣。
「天啊……別那麼激動好嗎……」Thor驚魂未定地呢喃:「我一點也不想傷害你……」
人魚什麼也沒表示,Thor在沉默中檢查人魚的傷勢,驚訝地發現那些玻璃割傷很快就復原了,他鬆懈地喘口氣,將人魚放到一處沒有玻璃碎片的地方,逕自走去拉起床單,進浴室將床單弄濕,當Thor再回來時人魚還在原地,用不解眼神望著他,但Thor什麼也沒說就用濕布包起人魚,再扯下窗簾又加了一層掩飾,當他把這捆布包抱起時,看來有些詭異。
「別亂動,我不會傷害你。」他對著從小洞口露出臉的人魚說:「相信我。」

晚宴還在舉行,城堡內沒什麼人在走廊上移動,Thor輕易地離開城堡,順著石壁直下來到海灣,他抱著人魚走進海裡,一直到海水淹過他的腰,讓他覺得這樣不會擱淺時,才打開布包,人魚幾乎在他拉開布的瞬間就自行滾進入海中,他感覺到魚尾在這個過程中自海底輕輕掃過他腳踝,人魚半身浮出海面望著他,用美麗的綠眼睛。
「呃……」他將床單和窗簾都夾在腋下後說:「下次游快點,別再讓人抓到了。」
說完Thor轉身離開,才走沒幾步,就聽到背後傳來一句話:「我的名字是Loki Laufeyson。」

等Thor回頭時,人魚已經消失了。

















雖然我很想說最快下一篇就完結...但還是別那麼早斷定免得自打嘴好了:P
本來想連上次說的照片一起放,可是我找不到照片放去哪了(笑翻
天啊我要好好整理一下我的資料夾了

今天有大半時間都在把我因為電腦當機而走失的出本用工具軟體找回來...花超多時間的...
這告訴我們東西不要下載在C槽裡,D槽比較可信,另外還有外接硬碟
說到外接硬碟,我早上還被我家的電了(笑倒
這代表他喜歡我還討厭我來著?
但我只求他別壞XD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