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Avengers(Movie)‧ThorLoki】Something that MAY hurt You

還好FC2的標題不限字數(RY
我邊下這標題就邊想這大概會被鮮網擋(RY
20字太少啦隨便都超過(欸

我是否正走向神兄弟日更(爆
有點太歡樂了......


※注意※
這篇文章完全衍生自電影
如果有和原著漫畫衝突的情節,在這裡道歉













正文─












Thor正睡著,老實說也並不那麼安穩,這陣子以來他一直維持某種淺眠的狀態,夜夜在隱約的心神不寧中度過,但再怎麼樣仍得休息,縱然他是阿斯加的神祇,是的,他還是得休息,所以他選擇忽略那些在夢境邊緣輕輕煩擾的原因。

那個原因卻在今晚悄悄地鑽進他的被窩裡,其實打從通往陽台的落地窗被推開時,他就知道是誰,但他選擇繼續閉著眼睛,選擇忽略慢慢靠近的腳步聲,赤裸的腳掌踩著地板,然後爬上了床,來人的氣息近得就落在他鼻尖,隔著眼皮他也能看見那雙綠眸子正盯著自己,哎,就算看到整個世界都崩毀了,他也不會睜眼回應,迷迷糊糊地想完,他忽然寬心了,索性放任自己被睡眠抓得更緊,於是昏昏沉沉地失去意識,最後只感覺到對方掀開毛毯。

直至早晨起床後他才真正去面對眼下的情況:Loki的手臂在他起身時還掛在自己身上,嗯,感覺馬上就能聽見外頭開始有紛紛擾擾的吵鬧,當眾神發現巧詐之神又再一次從懲罰的牢獄中逃走後。

這次他將Loki帶回阿斯加時,冷靜地覺悟了:他看出Loki已經走在一條偏斜的路上,因此他下了決心,無論用什麼方法,就算會讓Loki痛不欲生,他也要把Loki抓回身邊……或許他曾在地球上苦苦拜託弟弟和他一起回家,但那絕對是自己最後一次低聲下氣的哀求Loki,Thor知道,他是如此深愛Loki,無論幾次他都能一再原諒Loki,可是他不能再讓自己的包容害了Loki──不!
所以當審判中Loki的目光定在自己身上時,Thor撇頭看著地面,任由眾神發落刑罰,聽自己的父親決定讓Loki囚在不見天日的牢裡,他也毫無意見。
然後、他獨自去地牢裡見Loki,剛開始Loki對他露出期待的笑容,但他只拉起Loki被銬住的左手,繫了條金色細索在上頭。
「這條繩子除了你我,沒有其他東西能看見或碰觸……」他自顧自地開始解釋:「這是屬於戀人的繩子,被它牽繫的兩人即使分離得再遠,這條金線也不會斷,當然、沒有任何方法能破壞它,除非金線兩端的人們不再相愛,否則這條繩索永遠不會消失。」
說完他站起身往後退,金線也跟著他的右手向後,穿過了監牢的鐵柵,另一端牽引Loki的左手移動。
「你以為這樣我就沒辦法逃走了嗎?Odinson?」Loki這時才明白他的用意,憤怒地嘶吼。
那個姓氏被Loki念得像個詛咒,但他不為所動:「就是這樣,Brother。」
「我根本不愛你!」Loki這麼大叫時,Thor沒有回應,安靜地轉身離開,拋下尖聲咒罵的Loki。
不需要有所反應,真相的堅定牢靠不會因為多說幾句話而增加,他明白。


今天早晨,他的身旁躺著越獄的犯人,縱然鐵桿子不具約束,那條金色的細線仍留在他們手上,他看著Loki因為刑責而遍體麟傷的身體和疲倦的睡容約莫一秒後,便下床前往浴室,簡單地盥洗再換衣服,金色細線不受限制地穿透他的手甲,完全不被外物干擾,繼續保持他與Loki之間的聯繫。
這時他聽見外頭開始有焦急奔跑的聲音,也許是士兵趕著要到處傳達Loki從地牢消失的訊息吧,他從容地將錘子裝到腰間,準備了一副最無辜也最無知的表情好用來走出寢宮。
「Thor……」背後傳來細微又不確定的呼喚。

是了,他從這聲喊的語氣聽出一切,是了,Loki終究瞞不住金繩索代表的事實。
他假裝沒注意到,走出房門。

Thor被緊急召去參加會議,諸神面色凝重地討論Loki下落的同時,他只能陪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並假以過度痛心而保持沉默。
接下來一整日他得不斷應付上前來安慰或獻技策的人們。
「我會找到我弟弟的。」某個人稱Loki是十惡不赦的罪人時,他簡單地回應了。

晚餐過後,他早早離開宴席,帶著兩條麵包回到寢室,甫開門他便看見Loki坐在他的長型躺椅上,明顯洗過澡,身上罩大了幾號的長袍,應該是從他的衣櫃子裡翻出來的。
Loki勉強對他勾起嘴角,發現他沒帶著衛兵出現時明顯地鬆了口氣,他還是一樣半個字都不講,只將麵包放在Loki面前,再轉身走進浴室清洗身體,出來後直接躺進床裡,聽Loki進食的聲音入睡。
他一直佔據著床,直到夜半時分才有人來跟他分享。

「Thor……」Loki的聲音穿透夢境進入他心底,他身旁的布料因為重量而塌陷:「Thor……」

「這是你給我的懲罰嗎?」Loki問。

是了,Loki,是了。他在心裡答道。



過了幾週之後,Odin的養子逃獄似乎不再是件大事,阿斯加繼續往常的一日,各種搜捕行動也慢慢平息,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什麼也沒有,只有Odin不時面色凝重的遠眺,和Frigg有些頻繁的眼淚,還在為他們摯愛的么兒哀傷,Thor則是重新拾起豪邁的笑容,但人人都說那是雷神故作堅強,誰都曉得雷神多麼疼愛他毫無血緣的弟弟。

誰都不曉得為什麼Thor開始有在下人打掃房間時,躲進浴室裡泡澡的習慣。

他半身浸在熱水裡,放鬆地呻吟,Loki就坐在浴池旁盯著自己,但他不理會,撈起貼在背上讓他扎癢的頭髮束好,悠閒地等待外頭的人們完成工作,畢竟要躲藏的不是自己。
Loki忽然也脫下身上的長袍,任其落在地上,光裸著身子踏入水中,水的溫度讓他發出一聲嘆息,Loki在他的正前方坐下,靠著浴池的壁面。
他們倆的目光是交集的,靈魂則否……


剛開始Loki會失控,扯著他的衣領問他到底想怎麼樣,或企圖各種魔法破壞金線,那條金鎖鍊始終牽著他們,有時Loki會拉起細索厲聲說:「這代表你也愛我,不是嗎?」
Thor不回答,繼續讀手裡那卷書,或吃水果,好像Loki對他而言是某個看不見的東西,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與他無關。

經過一段時間,Loki漸漸不再坐立難安或胡亂發難,自從發現Thor真的鐵了心、不再對自己的存在有任何反應後,他開始安份,放棄無謂的小動作和各種方面上的襲擊,也不逃走,就這樣住在Thor的寢室裡,等Thor帶著食物或水回來給他,每日自己挑時間沐浴梳洗,穿著Thor的衣服到處走動,直到夜深時才躺到Thor身旁睡覺,日出前便起床縮在沙發上發愣。

只是偶爾、Thor會在夜深時聽見Loki呼喊他的名字,幾乎是徹夜不停歇。

有天夜裡,他幾乎想毀了自己下的決心。
「Thor……如果這是懲罰,那我已經受夠了……」他側躺在床上卻睡意全失,當Loki說出這句話時,有雙手從後頭環住自己的頸子,他就是閉著眼也可以從發抖的嗓音聽出真誠懊悔,靠在肩頭的臉頰有些濕潤,最後連他的長袍都沾滿鹹澀的水,這令他心痛,但他不可以表現出來,必須等到Loki全心全意懺悔時,他才能抱著他親愛的Loki流淚……



……時間到了,打掃的人也都離開了,他率先離開水中,擦乾身體後走出浴室,他和朋友們約好下午要來場比試,他得準備赴約了,Loki還沒出來,但那也不是他能管得著的,他趕去約定的地點,進行了幾次讓圍觀群眾叫好的對打,最後參加歡慶的晚宴,和整個阿斯加一起歡唱,喝到微醺他才決定該休息了,搖搖晃晃地走回房間,一面哼著歌。

一推開房門他就頓住了,但他故作鎮定地關上門,坐在椅子上開始捲繞右手上的金線,過了很久他才終於看見盡頭──而盡頭什麼也沒有。
徒留一個繩子綁成的圈,正好是Loki左手腕的大小,巧詐之神再度利用他的機智找出一線生機,Thor在如今寂寞的房間裡,第一個反應是狠狠嘲笑自己愚蠢。
啊、Loki……他痛苦地想起那張臉孔,最近留給他的印象過份安靜了,他卻毫無知覺,在那溫順的皮底下,藏的還是狡猾詭計。

他又再次失去Loki……自從上次眼睜睜看著Loki摔入宇宙的深淵後,這樣痛徹心扉的感受不曾消失,並在今夜劇增。

他走出房間,在整個阿斯加晃蕩,有人問起他在做什麼時,他這麼回應:「我弄丟了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等到變得冷冽的晚風將他吹醒時,他才明白自己的舉動又是何等徒勞,Loki怎麼可能還留在阿斯卡,此時此刻Loki已經去到一個他伸手不能及的世界了吧?
他感到無比疲累,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間,看到地上散落的金線時,他忍不住想:除非彼此不再相愛,否則這條線可以永遠綁住一對戀人,是嗎?



忽然有人從後頭緊緊抱住他,在他轉身鎖上門後,不用回頭,Thor就能從那雙手的力道得知擁住自己的是誰。
「想念我嗎?Thor?」Loki細膩的聲音傳來:「看看,是你需要我……」

他明白這又是Loki的另一次報復,但他無法否認就這麼短短一、兩小時,他承受的太過,到他幾乎不能呼吸,他回過身緊緊抓住Loki,衝動地親吻Loki的額,彷彿這樣就能確認眼前確實是他的摯愛。
Loki瞪大雙眼,片刻後低聲呢喃:「終於願意……該死……Thor……」這句話因喜悅的顫抖而模糊不清。

這次他真正吻住Loki,唇舌交纏間他無意地發現了:Loki的左手上,金線仍緊緊繫著。



























寫寫兄弟倆各自最害怕的事情(應該吧
原本想大虐特虐但最後證明結局不甜一下我會死......
好想去看第二次復仇者聯盟喔(炸開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