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Embrace

昨天去新一代設計展打工發了一整天傳單...因為背又抱著報紙的關係,左手現在超痠痛www右肩也是XP
感謝昨天順手拿走一份報紙幫我減輕負擔的參觀者//


星期六跑去朋友家補完Thor跟Thor被剪掉的各種片段後......我真的覺得我摔了個深坑(?)
神兄弟...啊啊......

※注意※
這篇文章完全由電影衍生,如果有跟原著漫畫發生衝突的情節,在這裡先道歉!















正文─










他覺得很冷,當他在夜半時分從夢境的某處驚醒時,在夢中他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相伴身旁的是無止盡的永夜,他抬頭以為會有星月照看自己,結果沒有任何光芒映入眼瞳中,黑暗綿密黏稠地緊貼著他,彷彿一整群竄動的蟲,緩緩地攀到他身上……他就在這時候無法克制地呻吟並睜開眼睛,隨之而來的喘息讓他難受,汗水從他濡濕的黑髮間淌下,突然地、一種感受攻占他整個人。
冷,好冷。他在發抖,從腳指尖開始感染到全身的生理反應令他不自主地裹起被單,並嘆了口氣,也很快地、他對著除了自己外再無他人的臥房擠出一抹笑,而事實上這是個對自己毫不留情的嘲諷。

哈哈!Loki!你怎麼會覺得冷?!怎麼會?!

他從毛毯下伸出左手,盯著修長的手指直到它們轉為死氣沉沉的灰藍,當他不慎碰到毯子時,上好的獸毛皮瞬間凍成碎屑。
於他而言這景象簡直是種痛不欲生的詛咒,對曝露在空氣中的左手來說,一切都炙熱得嚇人,即使是從窗外吹入的晚風,他讓左手恢復原狀,靠著床板沉思,他想喝點東西,噢,但他才不會蠢到這麼晚還可憐兮兮地喚人來替自己準備飲品暖身子,簡直像個受驚嚇的孩子,只會讓他顯得軟弱,一點益處也沒有,他怎麼能在這時候讓自己看起來無用而脆弱?

阿斯加的眾神間開始有耳語悄悄傳遞,關於冰霜巨人的入侵,關於眾神之父無預警的沉睡,關於Thor的放逐……
有誰這麼說了:也許一切都是惡作劇之神的伎倆。
流言就像是一只小小的錘,不斷敲打Loki所站的地基,已經鑿出些細縫來了,他覺得自己岌岌可危,能用的時間也不多了。
尤其當阿斯加柔和的陽光照亮他的寢室,他知道時間又少了些,自己再度撐過另一個徹夜無眠的夜。
他索性下床著裝──沒有任何侍從幫忙,他知道自己有點小心過頭,不願被逮到破綻的表現啟人疑竇,但他寧可謹慎點,他必須保護自己,他的計畫必須完美,不能有任何差池,否則他將致自己於死地。

穿戴整齊後,他仰首走出房間,外頭等待的侍衛立刻跟著他一路走向如今自己佔有的王座,當他第一次真正坐上那張冷硬的椅子後,不知該不該訝異地,他發現自己渾身不自在,如今他已經習慣忽略那股不適,在這高位上稱職地坐好,觀看阿斯加的住民們開始一日作息,他總是面無表情地捕捉任何一閃而逝的資訊,編進他思慮複雜的腦裡,設想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一步又該怎麼安排,他向來就跟自己的兄長不同,他心思縝密、機智又狡猾,若講到該怎麼扭斷一頭牛的角,他肯定會選擇蠻力以外的方法,和他的兄長不同,他更穩重、成熟……

Loki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又開始藉由數落Thor來確認自己坐在王位上的正當性……他不悅地握起拳頭,但不安並沒有被他捏碎,他覺得一陣煎熬,他是如此聰明以致於能輕易地看穿事物的本質──這當然包括他自己。
然而最難的不在知曉,是能不能欣然接受真相。

他一直以為自己的強悍在於他夠了解自己,他明白自己的弱點、欲望和所有缺陷,他的強悍就在於他承認自己脆弱的那一面,並試著補救,而非一味忽視直到鑄成大錯。
但這代表他必須赤裸裸地面對現在的自己,他看到了什麼?他看到一個惶惶不安的人,上一秒滿心怨懟,下一刻懊悔無比,而他始終無法從這些情緒中找出「蓄意」。

現在他卻用盡一切力氣告訴自己:沒錯,你擁有野心,如今你坐擁的一切都是自己希冀已久的,你嫉妒Thor即將得到王位時那理所當然的模樣,憎恨偏心且隱瞞事實的Odin,而你將以親手摧毀約頓海姆來當作自己登基為王的慶典,沒錯,你故意做出這些事情,包括讓冰霜巨人闖入,你要證明自己才是真正的王,即使骨子裡的冰冷時時刻刻折磨著你……

謊言。

Loki心中有個聲音迴盪,是他自己的聲音。

謊言……

他苦澀地咬著唇,差走身旁的侍衛後,忍不住開啟那扇他和Thor之間的窗,窺探被貶至人間的兄長,他很高興那個凡人女子並不在Thor身旁,接著不堪地回憶起當他看見Thor親吻那女人的手背時,自己瞬間被強烈的憤怒淹沒……那不是重點,他把自己拉回現實,看著Thor,遠在另一個世界的Thor,原本意氣風發的雷神現在恍如某種小動物般無助,仰望著星空,Loki刻意避開和Thor不知看向何方的目光接觸的機會,但他還是能看見哀傷,藍眸子裡的悲傷該歸給Odin……
而那之中是否有一絲能分給自己?

他想起Thor的淚水,他第一次看見Thor哭泣,因為他殘酷的謊話,淚珠不爭氣地滑入金色鬍鬚時,有幾秒他幾乎要伸手去替Thor擦掉,但他更想對Thor怒吼:你憑什麼掉淚!你仍然是個Odinson,可是我呢?
他把無處發洩的怒火一股腦地往Thor身上傾倒,用盡所有咒罵的語句,縱使他已經坐在這堂堂高位上。

你是無心的,而且你想念他。有個輕柔的聲音悄悄但有力地打斷他的怒意,讓他不自覺地倒抽口氣,他聽見自己對自己解釋:
冰霜巨人的事情只是一個小小的玩笑,你以為無傷大雅,因為毀滅者不可能讓聖物被取走,但你不曉得這會引起自己的兄長衝動鑄錯。

那是Thor的問題,這證明他沒資格當王!
自己又如此反駁。

不。輕柔的聲音響起時,他瞪著王座右下方的階梯失神。
那裡,那個位置,才是你所希望的。
你只想仰望你願一生追隨的王……直到你發現原來自己連喚他「Brother」的資格都沒有,才開始自暴自棄……



Loki又覺得冷了,他坐在王座上靜靜地顫抖,而Thor還在他的腳底,好像望著自己實際卻只是眼神胡亂遊移,Loki揮揮手讓Thor的影像從眼前消失,站起身離開王座和他內心的矛盾,當他走在宮殿裡,他就只是Loki這個殼子……什麼也沒裝、什麼也沒想,安靜地移往自己的寢室。
闔上門後他卸下一身皮甲和頭盔,換上質地柔軟的長袍,坐在窗邊欣賞阿斯卡的黃昏,這次他終於有機會要人送來一小杯溫過的酒,雖然事後他發現這東西一點兒也不能使他舒服些。


要等到他再次因惡夢而難受地睜眼時,才發現自己躺在窗邊的地板上睡著了,半邊身體和側臉因長時間接觸地板而冰冷,但他本來就很冰冷了,不是嗎?
他站起身時恍恍惚惚,完全不曉得自己在幹什麼,他迷惘地前進著,直到自己的膝蓋撞上柔軟的床鋪,便一頭倒下,將自己藏在毛皮毯子和枕頭之中,連日累積的疲倦和痛苦不知怎地緩緩紓解了,他幾乎是昏過去地沉睡,翌日早晨才滿足地轉醒。
好暖。他想,今日阿斯卡的朝陽看來更加動人,他挪動毛毯下的身體時,倏地發現異樣:昨夜毛毯被他凍壞地方完好如初……

他發現這條毛毯的花色和自己擁有的那條略略不同。

他發現這根本不是他的房間。



他安靜地離開那張床,走出這間還在等待未歸主人的寢室。

他渾身都是Thor的氣味,彷彿才剛被Thor緊緊擁抱過……而毯子殘留在身上的觸感,像是溫柔撫慰的親吻般,停留在他的每一吋肌膚上,揮之不去。













標題下Embrace除了取擁抱的意思外...Embrace也有欣然接受某事物的意思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