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3】美國隊長 Steve/Bucky 盾冬新刊《Hush》資訊頁及印量調查

本來沒有要出盾冬本的,但都在寫這篇閒文沒動正經稿,回神時這篇的完成度還比較高,乾脆拿來出本: 3

19.07.2016
更新第二部分試閱








Hush Sample 
(點擊圖片可放大)
書名:Hush
作者:Nar plurk.com/blackchocolate45620
性質:美國隊長系列電影二次創作,AU,NC-17/R18 (購買須出示證件)
CP:
盾冬
冬寡(過去式,文中提到一點日常相處)
鷹寡(背景閃光比盾冬更快達成熱吻成就)
規格:A5橫式左翻本
頁數:64P
價格:NT200元
販售場次:
CWT43

印量調查
表單結果
(不知道為什麼我自己用Chrome開會警告這是非安全性網站,明明就是Google自己的表單啊XDDDDD)



盾冬藝術學院AU,美術主修Steve x 芭蕾主修Bucky,兩個大男孩之間都是糖的戀愛故事(雖然封面看起來一點也不甜)


試閱 (19.04.2016更新第二部分在最下方):

(一)

他們像往常一樣換好舞衣,倚著環繞教室的木扶手,或坐在地板上進行暖身,所有學生都習慣性地站那打從剛入學就選定的老位置上,但Bucky左手邊的位置還空著,這點老實說不太尋常,他的朋友和一直以來的練習舞伴Natasha向來都很準時。
Bucky正巧彎下腰,他只聽見教室門被推開的聲音,還有某個同學那句:「哇喔!Natasha!你從哪裡找到這種好男人的?下次記得帶我去!」
「別鬧了,Amara,他是我的朋友Steve,美術學院的學生。」Natasha回應:「Pavlova女士答應讓他來旁觀,做一些速寫練習,畫畫我們跳舞的樣子。」
Bucky再度站直,透過眼前的鏡牆他看見Natasha和一個帶著靦腆笑容的金髮大漢,襯衫和牛仔褲貼著壯碩的身材,令Bucky忍不住多盯了幾秒才移開視線。
Natasha找了張椅子給那個Steve坐後,便走到他身旁來:「嗨。」
「嘿,Nat,你遲到了。」Bucky應道,Natasha將包包扔到腳旁,同時脫去套在身上的連帽外衫,露出淺色芭蕾舞衣,和Bucky的黑呈反比。
「我得去接我們的甜心。」Natasha玩笑地說,盤起頭髮後也開始做暖身,Bucky微笑,又透過鏡子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人,發現對方已拿出一本素描本,握著鉛筆的手來回掃過紙面,專注的模樣和前一刻大不相同。
「他的確配得上這稱呼,你在哪認識他的?」他問。
Natasha的笑帶了點陰謀的氣味,他皺起眉頭,但笑容沒退去:「怎麼了?」
「他是Tony的朋友,我們在Tony的生日派對上認識的,正直、體貼又務實的好人。」Natasha用別的答案填補他的問題。
「很難想像這種類型的人會跟Tony Stark成為朋友。」
「我也是。」
他們的話題漸漸轉開,直到Pavlova走進教室,拍拍手要所有人集合,他們從一貫的基礎練習開始,這類動作自Bucky開始學芭蕾舞起已做過數萬遍,但他依舊耐心且毫不敷衍地重複;接著是和舞伴分組練習,學生們兩兩輪流上場,配著固定的舞曲跳舞,不時接受指導或糾正,Bucky和Natasha完成幾個雙人動作後便退到一旁,Bucky想補充點水分,他轉身時才發現Natasha給Steve找的位置正好就在自己的包包旁。
Bucky走向Steve,男人有些緊張地對他微笑:「嗨。」
那雙藍眼睛落在他的左手臂,在幾秒之間便發現這樣的注目非常不妥似地,很快拉開。
「嘿。」Bucky不怎麼在意,他抓起自己的背包,從裡頭翻出水瓶,扭開蓋子後灌了一大口,眼角餘光瞥見Steve很快地將素描本翻到新一頁,用筆勾勒出一對正在練習的男女,線條簡單卻有力,彷彿也正在紙上舞動。
「你畫得很好。」Bucky忍不住說,Steve抬起頭,這會兒的笑容少了幾分緊繃。
「謝謝。」Steve說。
Bucky沒打算繼續和對方談天,他放下水瓶後,抬起手扯下漸漸鬆脫的髮圈,重新用手指梳理頭髮,再度綁成一束,他聽見Steve翻了一頁,又一頁,
Bucky則微微地舒展身體,再度走向教室中央,練習又持續了一個多小時,他們的老師才喊停並要所有人集合。
「你們今天都表現得非常好,希望你們能繼續保持到公演時,還沒決定表演形式的人也要盡快提出你們的想法了。」Pavlova說,目光掃過特定幾個人,Bucky也是其中之一。
「你還沒決定?」Natasha用手指戳了他的腰。
「我有些想法了。」Bucky應道。
「所以你還沒決定。」Natasha微笑,他不置可否。
這是他們學院的年度盛事,為期一個禮拜的公演,各類舞蹈主修的學生都會趁此時展現自己的舞技,修芭蕾舞的學生通常會選一齣經典劇目共演,但並非強制參加,因此有不少人會選擇各別演出,組成兩三人的小舞團,甚至獨舞──Bucky就是想獨自演出,他希望能親自編一段舞,想大聲傾訴自己心中對芭蕾的熱情。
他有想法,卻又感到毫無頭緒。
「別擔心,你可以的,你比我們任何人都有天賦,也比其他人都要努力。」Natasha拍了拍他的背,微笑道:「你只是需要一些刺激來點燃你的靈感。」
「比如?」他問。
「跟我一起去喝杯咖啡,順便認識新朋友。」Natasha邊說邊撇頭,朝Steve所在的方向示意。
Bucky最終答應Natasha的邀約,下課後他們分別到更衣室去沖澡並換衣服,Bucky穿著短袖衫和牛仔褲走出更衣室時,Natasha還沒出現,只有Steve站在舞蹈學院的走廊上,貼著牆壁等待。
「嗨。」Steve又對他打了一次招呼。
「嘿。」Bucky應道,走往對方身旁。
「我還沒有正式向你自我介紹,我是Steven Rogers,主修油畫。」金髮男人慎重地朝他伸出手:「你可以叫我Steve,我的朋友都這麼叫我。」
「James Barnes,叫我Bucky就好,主修芭蕾舞。」他握住那隻手,勾起嘴角。
「Bucky?」
「從我的中間名Buchanan來的。」
「這樣嗎……Bucky,幸會。」
「幸會。」
「趁我不在時,你們已經變成好朋友了嗎?」Natasha笑著出現:「走吧,我叫Clint幫我們留位置了。」

他們擠在學校附近一間小小的咖啡店裡,店長Clint在他們入坐時端了水果派來,順便記下他們要點的飲料。
「你的速寫練習還愉快嗎?」Natasha問。
「很棒,我喜歡看你們練習的樣子,充滿力量。」Steve微笑:「你們都是好舞者。」
「你要是想的話可以來看公演。」Natasha說:「我能幫你保留位置。」
「Aurora公主對嗎?」Steve問。
「沒錯!」Clint遠遠地插話:「紅頭髮的睡美人!」
Natasha翻了翻眼珠子:「專心工作!」
「Bucky呢?你是演哪個角色?」Steve問。
「我沒有參加班上的舞團,我想表演獨舞。」Bucky回答。
「獨舞?我以為芭蕾舞通常是團體演出。」Steve的問題觸動了Natasha戲稱為「舞癡開關」的東西,他無法克制地開始向Steve解釋芭蕾舞的形式、歷史與風格,等他回神時,Natasha已經跑去和Clint交談,只剩Steve捧他的場。
「抱歉,一提到芭蕾舞我就會失去控制。」他低聲說。
「沒關係,要是你和我聊起20和30年代的文化,我也會變得跟你一樣。」Steve微笑。
「20和30年代?」
「音樂、電影、藝術一類的……」
「看不出來你是品味這麼老派的人。」
「人不可貌相。」
Steve露出笑容時,Bucky也勾起嘴角,端起他始終還沒碰過的咖啡杯淺飲一口。

結果當聚會結束時,他超乎自己想像地感到惋惜,和Steve的相處時間非常愉快,他很樂意繼續和這男人聊至天明。
「新朋友很不錯吧?」Natasha問,他們才和Steve道別,兩人一起走在人行道上。
「他很好相處。」Bucky聳肩。
「能聽你講完那些芭蕾知識的人當然好相處……我記得能達成這創舉的只有Steve、Clint和我而已?」
「閉嘴。」
Natasha的笑聲讓他想起兩人從前的日子,他偶爾會懷念那種生活,有個和自己極度親密的人伴在身旁,一起為了無聊的話語發笑,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卻能令他快樂萬分。
「你在想以前的事情?」Natasha輕哼著問。
「對。」他點頭,沒打算撒謊。
「你終於肯承認離開我是你的損失了嗎?」Natasha揶揄道。
「我怎麼記得當初是你甩了我?」Bucky不甘示弱地回應。
他們又笑了一陣子,Bucky才問:「Clint怎麼樣?」
「很好。」Natasha答得很簡短,但那不自覺的笑容已出賣一切,他的舞伴清了清喉嚨,帶開話題:「你可以多和Steve聊聊,他也是個很棒的創作者,說不定能幫上你的忙,讓你順利編出那支舞。」
「再說吧。」Bucky揮揮手,和Natasha在街角分別。


(二)

Bucky坐在教室角落,緩緩將舞鞋綁帶繫緊時,大門被推開,Steve走了進來。
「嗨。」
「嘿。」
他站起身幫Steve從置物櫃裡找出折疊椅, Steve向他道謝後,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那模樣令Bucky微笑,但等又過了幾分鐘後,發現Steve依舊只是坐著,沒有其他動作時,他疑惑了。
「你不畫畫嗎?」他問,Steve似乎嚇了一跳,沒想到Bucky會主動向他搭話,Steve看了看他,接著環顧仍空蕩蕩的教室。
「但現在只有你一個人……我可以只畫你嗎?」Steve不確定地反問,這讓Bucky笑出聲。
「你不就是要來練習的嗎?」他說,緩緩地坐到地板上,開始進行暖身。
在他的允許下,Steve從包包裡拿出簡單的畫具和素描本,同時轉動了椅子的方向。

寬敞的舞蹈教室內,兩人只佔據了一隅,無聲地面對面,Bucky按部就班地熱身,Steve的目光則不斷在他和紙之間跳動。
「你為什麼會想來畫我們?」Bucky率先打破沉默,儘管他其實非常享受這種安靜的相伴,但他怕Steve會覺得太尷尬。
「我想畫些不一樣的東西,一些更有生命力的東西。」Steve回應:「不再是靜物或動也不動的模特兒,我想畫些更強烈的東西。」
「比如正在跳舞的人?」
「比如跳舞的人。」
「你怎麼會想到要選芭蕾舞者?」
「因為我認識的舞者只有Natasha,他跳芭蕾舞。」
「好吧。」
「我請他幫忙安排,讓我能進來旁觀。」Steve停下筆並翻了一頁,而Bucky也做完地板動作,站起身抓著扶手,繼續另一套暖身。
「你的舞編得如何?」這會兒換Steve問問題。
「沒什麼進展。」Bucky坦承。
「你想要編什麼樣的舞?」Steve又問。
「能撼動人,能讓人屏住呼吸。」Bucky思索了幾秒:「能讓人愛上芭蕾的舞。」
「聽起來很棒,我很期待能看到最終作品。」Steve微笑。
「也得等我成功編出來才行。」Bucky說。

他們又安靜了幾分鐘,Bucky單腳站立,另一條腿則往側邊伸展,他重複這動作好幾遍後,才轉身換另一條腿,他知道Steve正匆匆畫下自己的模樣,索性放慢速度,讓畫家能多幾秒來捕捉自己的姿態。
等他再度面對Steve時,發現眼前人正疑惑地看向教室門口。
「其他人怎麼都還沒來?Natasha呢?」Steve問。
Bucky笑出聲:「Natasha沒有告訴你嗎?」
「什麼?」Steve看來更加迷惑了。
他停下動作,對Steve露出微笑:「今天沒有課,其他人都不會來,只有我。」

「我只是想來跳舞罷了。」

Bucky將教室內的音響調整好,並將自己準備的CD放入播放器中,當音樂開始響起時,Bucky緩緩走回教室中央,他靜止了幾秒,自下一個小節開始跳舞。
時而跳躍,在空中將雙腿打直後再俐落著地,時而輕快地踏著碎步移動,然後他旋轉,不斷不斷地旋轉,併著雙手舞動,他盡情地轉著,直到音樂結束。
有人為他鼓掌,恍惚間他還沒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一回身才想起Steve仍坐在旁邊。
「這是你編的舞嗎?」Steve問。
「我沒有事前編排,只是跟著當下心情跳。」Bucky說,緩緩平順自己呼吸的節奏。
「你真的是個非常棒的舞者……好吧、我不會跳舞,但我還是看得出來!」Steve說得有點太拚命了,讓Bucky不住發笑。
「謝謝你。」他低聲回應,走到包包邊去拿水瓶,並趁機低頭瞄了一眼Steve的素描本,看到一些零亂的線條,應該是方才嘗試捕捉Bucky舞姿的結果,乍似一團混亂,但Bucky依然能從中找到自己。
「你畫得很好。」他喝了一口水,隨後勾著嘴角模仿Steve才說過的話:「雖然我也不會畫畫,但我看得出來。」
「謝謝。」淡淡的紅暈在那張俊俏的臉龐上漫開。
「Natasha說你是個很棒的創作者,他覺得你能幫助我編舞。」Bucky不經意地想起這件事。
「真的嗎?」Steve看來有些驚訝。
「他是這麼說的。」他聳肩。
「可是我不懂芭蕾。」
「我也不懂畫畫,但我顯然有幫上你一些忙吧?」Bucky指了指素描本。
「幫了很多。」Steve微笑。
「希望我是個好模特兒。」Bucky玩笑道。
「你真的是。」Steve回得很認真。
「感謝誇獎。」而Bucky的笑也跟著誠懇了幾分。

稍晚他們一起前往Clint的店,和店長打過招呼後便走進狹小咖啡廳深處,找到Bucky習慣的那張桌子,他坐下並將手隨意地擺放在桌上時,又一次注意到Steve的視線──他知道Steve一直很禮貌地不老盯著看,但偶爾還是會不小心被抓走目光。
「我十歲時出了一場車禍。」Bucky輕輕按過自己左手臂上扭曲醜怪的傷痕。
「抱歉……我不是有意……」Steve低頭。
「嘿、不用道歉,你沒有冒犯我,只是我的傷疤真的很顯眼。」Bucky微笑:「放輕鬆好嗎?Steve?我真的沒有生氣?」
「好……」Steve點點頭,但看來也沒有想繼續這個話題的意願,Bucky默默地感激這點。
他們隨意地聊了其他事情,比如各自的大學生活,就像Bucky和其他舞蹈學院的學生一樣,Steve也正在為一場公開評鑑做準備,得畫一幅120號畫布大小的作品,Bucky對於這個尺寸一點概念都沒有,但他猜想應該頗具規模。
「你想到要畫什麼了嗎?」Bucky問。
「大概有計畫了。」Steve說,很快地喝了一口Clint送上的咖啡。
「好吧,至少我們之中有人有進展。」Bucky自嘲道。
「如果你願意的話,也許能和我聊聊你的舞?」Steve提議道。
「我有些想法,但我沒辦法將他們編成連貫的動作。」Bucky嘆氣。
「也許你不用編出來,只管跳就對了。」Steve說:「播音樂,然後跳舞,像你剛剛做的那樣。」
Bucky盯著Steve好一會兒才說話:「你要我即興演出?」
「我知道這聽起來不是很好的意見……」Steve說:「但我覺得剛剛的你做到了。」
「做到什麼?」Bucky問。

「撼動我,讓我屏住呼吸。」Steve說:「讓我開始想查查看最近有什麼芭蕾舞演出。」

Bucky很少臉紅,但他臉紅了,他能感覺到臉頰上溫溫的熱度,他很常聽到讚美,老早習慣了,可是現在的他就是個十幾歲的男孩,像第一次被他的舞蹈老師稱讚而害羞那樣──Steve的注視更無益於緩解他的困窘。
「謝謝,我會考慮這個提議的。」他設法道出一句回應。
「不客氣。」Steve微笑,但那笑容很快又變得緊張,似乎正在猶豫什麼。
「怎麼了?」Bucky疑惑地問。
「我可以繼續觀摩你練舞嗎?」Steve調整坐姿,讓背更挺直,太過慎重讓Bucky忍不住笑出聲。
「當然可以,我再告訴你時間,如果你能來的話就來吧,我都在同一間教室練習。」Bucky答應,這並不是什麼特別為難人的要求。
「謝謝你。」Steve的坐姿鬆懈了不少,笑容也重新回到那張臉上。

而直到這時候,站在一旁良久的Clint才咳了兩聲,為他們送上招待的磅蛋糕。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