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そ松さん‧カラトド】材木松情人節賀文

情人節,單身狗只能寫閃文報復社會跟自己

說是カラトド,其實應該是カラ←←←←←←←←トド
這一對實在是......看過許多不同人創作的作品,但無論如何都會有種少女漫畫的感覺啊www
文章裡的名字是採用日文,底下附上對照表:
おそ松 一男
カラ松 二男
チョロ松 三男
一松 四男
十四松 五男
トド松 六男









「My dear brothers!」カラ松推開和室的門,以如往常一樣誇張的語氣喚道,並說:「下週二我參與的舞台劇就要公開演出了,我幫你們先保留了票喔!」
「咦,カラ松你還在演舞台劇啊?」原本正在看馬報的おそ松抬起頭來,半帶驚訝半帶揶揄地說。
「當然了,おそ松大哥,我就是舞台上最耀眼的星星,用精湛的演技照亮所有觀眾的心。」
「欸──這樣啊。」簡短地回應之後,おそ松又將注意力放回馬報上,同時喃喃自語:「唉……該把錢押在哪匹馬身上好……」

「那個,我說,我幫你們保留了票囉。」三十秒後,カラ松不氣餒地又說了一遍:「おそ松大哥要不要……」
「欸──好麻煩啊──我想去打柏青哥啊──」
「那、チョロ松?」
「下禮拜二我要去喵醬的見面會。」
「一……」
「去死吧。」
「嗚、十、十四松呢?」
「舞台劇可以打棒球嗎?」
「這次的劇本跟棒球無關,雖然可惜,不過你還是能來看啊,My little Jyushimatsu──」
「沒有棒球啊……」
「欸、對……」

「トド松呢?要來嗎?」終於輪到六兄弟中的最後一人,カラ松仍滿懷希望地問。
「嗯?」末子正用手指點著手機螢幕,心不在焉地應著。
「我演出的舞台劇啊。」
「不要。」トド松斷然拒絕。
儘管有一瞬間露出想哭的表情,カラ松很快又振作起來。

「啊啊!我懂了!Brothers一定是害羞了吧!一想到要親眼見到我在舞台上帥氣的一面,感到害羞所以說不出想要票的話吧?沒問題的!我會把票放在玄關的鞋櫃上,各位親愛的兄弟們就自己去拿吧!」說完這句話後,カラ松匆匆忙忙地跑出和室下了樓。

「賭四號嗎……唔,可是四不吉利啊。」其他五人沒有絲毫反應,保持著二男闖進來前的模樣。

在其他人都看不到手機螢幕的情況下,トド松登入了自己的電子郵件,再次打開那封訂票確認信,查看所有細節是否有誤。



從高中以來,兄弟裡恐怕就只有トド松有真正在意過カラ松的戲劇生涯吧,甚至還為二哥出主意,幫忙搶到在話劇社公演中擔當男主角的機會。
雖然之後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不想被其他兄弟當成是「崇拜カラ松那充滿痛感的言行舉止」,而漸漸在表面上裝作毫不關切,其實私底下他還是不斷關注著二哥的動向,包括被何時被劇團發掘、第一次演出的劇碼是什麼……到這次的最新演出。
週二的演出將是カラ松第一次在正式的業界舞台上擔綱男主角,這點小事他當然也早就知道了。

順利在一大早攔截了郵差寄來的舞台劇門票,トド松小心地將之收好。

要是被其他兄弟發現這張前排座位的高價票,自己大概就只能去死了,他忍不住想。

週二那天他也是以要出門去運動為藉口,帶著事先準備好的衣服到車站廁所去換,才前往劇場。
他戴著不起眼的鴨舌帽,用從一松那邊偷來的口罩遮住臉,衣服也是平常絕對、絕對不會穿的樸素款式,トド松以這樣的裝扮通過驗票,搶先選了好位子後坐著等待。
周圍的觀眾中不乏許多年輕女孩,偶爾能從他們的對話裡聽見カラ松的名字,總會讓トド松心裡不是滋味。

意外地、カラ松那猶如蠢蛋一般的「帥氣」作風竟也吸引到不少女孩,認為カラ松就像是「王子」一樣,如此地憧憬著。

不過是個笨蛋罷了,トド松想,你們都不知道カラ松平常的一面。

這想法帶給他一點優越感,藏在口罩之下的嘴巴滿足地勾起。

演出開始了,雖然那句話說出來很白癡,但舞台上的カラ松果真和星星一樣耀眼,完全地融入角色之中,彷彿真的是出身高貴的王子,而非平時只會講些廢話、沒用的無職尼特。
舉手投足、眼神、說出口的話語都令人屏息,就是因為這樣才迷上的吧,トド松至少還有這點自覺。

整齣劇結束後,トド松報以熱烈鼓掌,他坐在位子上仔細地填寫了劇後回饋單,最後才離開劇場。

一走到戶外,他就聽見了可能是這輩子最不想在此刻響起的嗓音:「欸──這不是トド松嗎?」
トド松僵硬地停在原地,用眼角餘光瞄向自己左側,另外四名兄弟正悠悠地走過來。

「果然是トド松!你在這裡幹嘛啊?怎麼會穿成這樣?」おそ松語氣輕鬆地問。

我才想問你們在這裡幹嘛啦!但他沒把話說出口,而轉身快步走開,打算裝死到最後一刻。

「Totty逃跑了!哈哈哈哈!」十四松的笑聲傳來,其他人顯然還跟著他。
「看這模樣……トド松是來看カラ松的舞台劇吧?」チョロ松快速地推理。
「什麼嘛,要來看也不找哥哥們……這樣我就不會記錯時間啦。」おそ松像孩子一樣地嚷道。
「你這白癡長男還好意思說,都是你我們才會遲到。」
「話說回來,Totty你幹嘛穿成這樣啊?」
「他是覺得羞恥吧,獨自跑來看糞松演出這種事情,不想讓別人知道吧……」

「啊!My dear brothers!你們都來了啊!有好好欣賞我完美、炫目的演技嗎?」最終魔王從前方的門走了出來,擋住他的逃跑路線。

只能去死了,トド松快哭出來了。

「欸……」カラ松望著他:「原來你是トド松!」

只能死了,他想。

「『原來』是什麼意思啊?」チョロ松問。
「做這副打扮的人,每次都坐在第一排看我的演出啊,想著一定是哪個真心迷戀我的カラ松Girl,原來是トド松!」カラ松解釋道。
「カラ松Girl……」後頭的兄弟們不留情面地笑了起來:「Totty原來是カラ松Girl……不對,應該說是カラ松Boy吧!」

終於忍耐到極限,想推開所有人拔腿狂奔之際,他的雙手被緊緊地握住。

「謝謝你!Brother!謝謝你一直支持我!」カラ松感動地說,露出燦爛的微笑:「太愛你了!我的弟弟啊!」

關鍵字啟動的不是トド松的腿,而是他的拳頭。

「閉嘴啦白癡二男!」口罩恰好能遮住紅透的臉頰,後頭的其他兄弟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真是太好了,儘管想死的心情依舊不滅。

下次只好跟這傢伙要VIP票了,心底這麼盤算著。











材木這個配對我一開始無感,完全是被親友牧羊兔踹下坑的
卡拉的痛和工具人力,以及偷底的少女力莫名適合這種少女漫畫氛圍,實在好喜歡啊,超治癒的CPwwwww
另外,私認為卡拉演戲應該真的很強XDDD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q^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