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C Hannibal‧H/W】Menuett

這篇是因噗浪活動不小心甩中bz,而要給anderli桑的點文
anderli桑,希望你還喜歡
一直很愛你的Hannibal Fanart,剛剛也偷追湯了,期待更多創作:)









正文─












「Entshculdigung.」(不好意思。)

「Bitter?」(是的?)

「Kennen Sie Herr Lecter auch?」(您也認識Lecter先生嗎?)

「Lecter?」Will只聽得懂這個詞,他愣了半晌,不曉得該怎麼回答,而為了禮貌起見,他勉強自己回應對方的注視,卻覺得一陣暈眩,他以為會場的這個角落已經是個非常隱密、不惹人注意的地方了……但面前這位女士依舊靠過來向他搭話。
對方微笑地又說:「Ja, ich habe gesehen, dass Sie mit ihm gesprochen haben.」(對,我剛看見您在和他交談。)

無可奈何地,Will低聲回應:「Tut mir leid, Deutsch kann ich nicht...」(對不起,我不會說德文...)
這是他行前惡補的其中一句德文,毫不意外也是這幾天來最常用到的,辦案或甚至在飯店吃早餐時,萬一有人向他問話,而隨行的翻譯──通常就是Hannibal──又不在身邊,他便只能如此回答。
聽到他這麼說,那位女士露出驚訝的表情,似乎也不曉得該如何接下去,值得慶幸的是,Hannibal剛好就在此時回到Will身邊,而且看來是認識對方,熟絡地打起招呼:「Guten Abend, Frau Müller. Lange nicht gesehen.」(晚安,Müller女士,好久不見了。)
Will微微鬆了口氣,他看著那位女士簡短地跟Hannibal交談過,並在朝他點頭致意後轉身離去。
「Müller女士負責籌辦各類演奏會,我和她是在一場在美國舉辦的小提琴獨奏會上認識的。」Hannibal解釋完,轉而問他:「還好嗎?Will?」
「很好,只要你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他說,這讓Hannibal笑了出來。
「但鑑於我是我們倆之中唯一可以去吧台點飲料的人,我想我非離開不可。」Hannibal邊說邊將手裡的其中一杯香檳遞給他。
Will接過後說了聲:「Zum Wohl.」
「Zum Wohl.」Hannibal也說。

他們一齊將酒杯遞向唇,輕飲。



合身的西裝、緊繫在脖子上的領帶、酒杯、餐點、笑語……Will站在最邊緣的位置,默默地觀察著自己不熟悉的社交場所。
他們正在德國的Hannover,會來到這裡是為了協助德國警方辦案──當地發生幾起兇殺案,手法和五年前美國境內曾發生的連續殺人案雷同,那時美國警方並沒有成功逮住兇手,成了一樁懸案,現在類似事件又在德國重演,FBI懷疑是兇手潛逃自德國後又再度犯案,也決定申請與德國進行合作。
於是Jack率領著他的團隊,風塵僕僕地來到德國,進行為期兩週的調查,Will也在心理醫生Hannibal同行、確保一切無恙的條件下,被一併帶過來。
不過他們的緝凶行動已在前天宣告結束,Will確認了這是模仿犯所為,也幫助德國警方抓到兇手Lukas Groß,一名餐廳服務生……
「Will?」Hannibal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要開始了。」
「好。」他應道。
Hannibal領著他前進,他們正在Hannover的新市政廳內,寬敞、漂亮的歌德式大廳中央,數排座椅安放著,他注意到Hannibal特意挑了靠近角落的座位,為此他十分感激,跟醫生一道坐下。
在案子結束後,FBI團的成員們都決定利用最後一點時間,好好在Hannover這個德國大城內觀光、放鬆,起初Will婉拒了所有出遊邀約,只想好好待在飯店內休息,但最終他還是無法對Hannibal說一個「不」字──Hannibal請他一起來參加這場難得舉辦的小型音樂會。
室內的燈光慢慢按了下來,前方的樂團也開始演奏,Will認出這是巴哈的曲子《布蘭登堡協奏曲》,他靜下心來欣賞,不再去回想這一週內發生的事情,還有那些血淋淋的屍體、物證、案發現場……
一個東西忽然貼覆到他擱在椅子扶把的手背上,令他輕輕一震,下意識地想抽回手,但在發現握住他的是Hannibal後,便放棄逃脫的動作。
他被牢牢地抓住,出於信任地,他並沒有抵抗,而讓自己慢慢去適應被牽制的感覺──倘若是別人這麼做,他必定會反彈,但現在是Hannibal,他也就由著了……
Will不自覺露出無奈的笑:就像儘管自己沒什麼興趣,卻還是無法拒絕Hannibal的邀請,而陪伴身旁的人來這場音樂會一樣,他已在不知不覺中,被醫生牽著走許久、許久,他甩不開那隻手。
唉,他在暗自嘆息,但醫生的掌心很溫暖,讓他再度鬆懈下來,他往後靠上椅背,閉起眼睛,聆聽著迴盪在整個大廳內的樂曲。
之後樂團又陸續演奏了幾首曲子,整場演奏會才算是告一段落,Hannibal率先站起身來鼓掌,再來是Will,再來是其他聽眾,一會兒後,人們離開座位區,又恢復先前的狀態:聚成一群群集團聊天、談笑,現在只剩一名樂師仍在台上,替在場的來賓拉奏巴哈的大提琴組曲。
又有幾個人跑來跟Hannibal打招呼,原來是和Hannibal相熟的表演者,其中一個還是這次演奏會的指揮,對方和Will握手時,Will趕緊說了句:「Das war schön.」(演出非常棒。)
「Vielen Dank.」待那名指揮向他道謝後,Will便不再加入話題,他站在一旁,環視建築內部,想找一個可以安靜獨處的地方,好不容易、他發現二樓的長廊是個理想地點。
「容我離開暫離片刻,醫生。」他低聲說,朝其他人微微點頭後逕自走開,找到通往二樓的樓梯,一階階爬了上去。

長廊上沒什麼人,Will靠到一扇窗邊,輕輕推開窗子,享受從外頭吹進來的風,他又喝了點手上的香檳後,便將杯子一旁柱子邊緣的平台上,改而讓手勾住領帶結,稍稍拉鬆一些,讓自己能歇口氣。
「你覺得不舒服嗎?Will?」Hannibal的聲音從一旁傳來,讓他嚇了一跳,轉身時不免覺得自己像個犯錯被逮個正著的孩子。
「不,我只是……只是有點累。」他答道,同時發現自己的領帶鬆垮地掛在胸前,他趕緊將之拉好:「抱歉。」
「你沒有道歉的理由。」Hannibal說,靠到他面前,重新替他打了個較寬鬆的結法。
「你的朋友們呢?丟下他們好嗎?」Will低頭看著Hannibal的手動作時忍不住問。
「你是我的第一優先,Will……」Hannibal說:「他們可以等會兒。」

Will望著Hannibal,發覺到──原來Hannibal也被他拉著走很久了,總是在他身邊,照顧他、支持他,甚至被捲進那些案件……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被拖走的那個,卻到現在才查覺,其實自己也正拖著別人。

他們互相拉著、牽著……

領帶打好了,Will回過神,不知道該答些什麼,也許說聲謝謝──但在他來得及開口前,Hannibal先吻了他,輕而淡地。
「……謝謝。」吻畢,他才低聲說,聲音有些不穩,Hannibal對他微笑,遠遠傳來的大提琴曲節奏變得輕快了些,醫生忽然朝他伸出手。
「陪我跳支舞好嗎?」
「但這不是舞曲……」
「沒關係。」
他牽住Hannibal的手,搭上眼前人的肩膀,同時、Hannibal也輕攬他的腰。
「我從沒跳過舞。」他事先警告。
「你只要跟著我就好。」Hannibal臉上的笑意不減。
他們動了起來,皮鞋在長廊地板上踩出響亮的步伐聲,Hannibal帶著Will緩緩地旋轉,當Will緊張地盯著自己的腳時,就會被Hannibal叮嚀要抬起頭,正視自己的舞伴。
最後、他們似乎也沒跟著大提琴樂聲的節奏,而是跟著那誰也聽不見的樂曲移動,Will慢慢地將自己交給Hannibal,完全由醫生引領自己,他們跳著、跳著啊、跳著……

Hannibal忽然傾身靠近他,貼在他耳邊說了些話:
「Du bist mein, ich bin dein.
Dessen sollst du gewiss sein.
Du bist verschlossen.
In meinem Herzen.
Verloren ist das Schlüsselein.
Du musst für immer drinnen sein.」

「什麼意思?」他一愣,然而Hannibal並沒有回答,醫生笑而不語,低頭又吻了他,這次更深、更熱切、更渴求。
他們停下腳步,為了唇與唇之間緊密的契合,為了將呼吸注入對方生命中,為了……

Hannibal最後吻了他的額一下,又再度拉起他的手。

大提琴的旋律還沒斷,遠且模糊的笑談仍未散, Hannibal所吟詠出的詩句,彷彿依舊伴在他們身旁,響著。

我們屬於彼此。

這是你應該清楚了解的事。

你被囚禁在我的心房裡。

而那把開鎖的鑰匙早已遺失。

你將永遠待在裡頭,無法離去。


醫生勾起一個靜謐的微笑,滿足地擁著懷裡人,跟隨他心中的小步舞曲,繼續跳著、跳著,也許將徹夜不停地舞出迴旋。












舞台設在德國,因為想寫那首德文詩,想看Hannibal跟Will一起在漂亮的歌德建築裡跳舞,也想在暑假時找機會練習德文寫作,免得開學時會在系上的期初考GG(艸
德文方面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但萬一我還是不小心寫錯什麼,請告訴我(艸
讓我訂正(好像寫作業(RY




其實還有一個終極原因,就是我覺得Mads講德文應該很好聽(爆炸
邊寫邊腦補他的聲音,爽(欸
真想聽聽看他講德文啊......

留言

這篇文搭配布蘭登堡協奏曲特邊聽邊看、會很有畫面!腦補的畫面隨著旋律搭配文字敘述....本尊演出
之前在噗浪上先點過此文了....不過當時面臨要連上12天班...所以沒回感想、因為身為古典樂迷(雖然很淺)覺得文中記然提到巴哈、就會想搭音樂一起看!
到今天才有時間邊聽協奏曲邊看文、加上腦補好有fu!
謝謝黑巧!!我的心情又變成玫瑰色辣www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白兎
對不起晚回了> <!!!!!!!!
很開心你喜歡這篇文(艸
協奏曲超好聽喔!!!!我覺得很適合他們XDDDD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