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Dean/Castiel】Don’t be afraid(一)

一坑剛平一坑又起...
這次來寫寫一個我一直覺得非常帶感的AU,從很久以前就想試試看了,但無奈都沒靈感
直到前陣子在趕《當音樂奏起時,就一起跳舞吧》的途中,整個故事的架構忽然浮現心中...
當下就決定要在結束上一篇後,馬上動筆寫!
這篇一樣會是NC-17...我真是無肉不歡(捂臉










正文─








不曉得為什麼,當Castiel說自己一點也不害怕時,無論誰都會皺起眉頭,彷彿這是個壞消息一樣,沒人因此感到寬心。
警察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好好休息,並給他一杯熱茶。
醫生說他這是假裝的堅強,囑咐護士得多注意他的情況。
記者收走錄音筆,低聲嘟嚷著偷闖進病房的舉動簡直是白費力氣,那盒巧克力也是浪費。
孤兒院的老師向保證他再也不需要擔心了,以後孤兒院就是他的家,所有事情都會跟以前一樣。
但Castiel知道他們都很失望,他看得出來,大人們期待收到一個惶恐不安的孩子,好能展現自己的愛與同情,或替自己的報導增色,可是他們只得到一個平靜沉穩的男孩,低聲說著自己一點也不害怕,一點也不。
Castiel不知道該怎麼跟那些大人解釋:悲傷和懼怕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而前者才是填滿他心房的東西。

Novak夫婦被葬在城郊的墓園裡,某天Castiel偷跑出孤兒院,到爸爸媽媽的墓前,將手裡捏著的白色野花放到刻著字的碑上,只有他一個人時,才可以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他不喜歡孤兒院的志工總會提醒他天黑了、該走了,縱使他知道對方並無惡意。
Castiel伸手抓著頸子上的項鍊,這是他僅有的財產了,他不知道家裡其他東西會被怎麼處理,也從沒有人想過要問他意見。
他用手指撫著墜飾──只有單隻的天使翅膀,是爸爸親手做的,他看著父親在木頭上雕出細緻精巧的羽毛紋路,磨光後再上漆,最後用堅固的鎖鍊穿過,爸爸將項鍊掛在他身上,並告訴他:「Castiel,我的乖孩子,天使會守護你的。」
也許天使真的保護了他,那個晚上,當他躺在床上,手握著墜飾睡覺時,恍惚間聽見有人大叫,然而他還來不及辨認那究竟是誰發出的,便什麼也聽不見了,彷彿有人摀住他的耳朵、遮住他的眼,並把他緊抱在懷裡,將他與房門後的慘劇隔絕,保護他不被強盜發現……直到隔天警察才在衣櫃裡發現裹著毯子、縮成一團的他。
或許正是天使抱住他,將他帶進衣櫥裡,陪著他度過那可怕的一夜,還驅走本該盤踞他心頭的恐懼。
這樣很好,他想,這樣他的心才有空間裝滿哀傷,因為他的雙親並不像他一樣肩上棲著天使,強盜割斷他們的喉嚨,讓他們的血流乾,可憐的Novak夫婦就這樣死於非命,獨留無依無靠的幼子。

天空開始轉為橘紅,Castiel站起來,低聲向父母道別,那一刻他便知道,他不再有家,所有事情也不再相同了。



然而,是到了遇見Dean,才讓Castiel明白『一切都不同了』的真正意義。



Castiel和其他同年齡的孩子不一樣,他很安靜──並非文靜或者內向,不像Joseph,老是喜歡窩在角落讀繪本,或者Natasha,每當志工在團體活動中請她說話時,她的小臉蛋會立刻浮出一片赭紅──Castiel願意參與所有活動,可是很多時候他就像個安靜的旁觀者,看同儕們玩耍哭鬧,除非老師請他發言,否則他始終保持沉默。
「Castiel,你喜歡這個故事嗎?」志工問,闔上手裡的安徒生童話。
「嗯。」他簡短地應著,並沒有明確地回答。
志工露出有些擔憂的神情,Castiel知道為什麼,上次他不巧聽見大人在討論自己的事情。
「我不怪他的親戚們放棄接走他。」Hill女士低聲說:「經歷那樣的事情後,他的確需要更專業的人來照顧。」
「但有時就連我也不曉得該拿他怎麼辦……他太孤僻了……唉……我很擔心他。」Miller先生嘆氣回應。
為了不讓關心他的人操煩,Castiel開始加入其他孩子的遊戲,這很簡單,只要開口問可不可以一起玩就好。
孤兒院內有個大廣場,設了溜滑梯、蹺蹺板、鞦韆……等等的遊樂器材,每到遊戲時間,志工就會帶著所有孩子到那兒去玩,以前Castiel總是坐在角落,看別人到處跑跳嬉鬧:通常好玩的遊樂設施都會被大孩子佔走,年紀小的、比如Castiel這樣的孩子,只能在旁邊玩玩跳格子、家家酒或捉迷藏。
「大家快躲起來!」其中一個孩子興奮地大叫,Castiel便跟著其他人一起散開,留下當鬼的Mark靠在樹上倒數,他不像其他人一樣緊張得尖笑,非常冷靜地想著自己該躲到哪去。
一群孩子擠到滑梯下的小圓洞裡,但待在那兒肯定很快就會被發現,有人藏到矮樹叢中,有人躲在沙坑後,可是這些地點對Castiel來說都不理想……

嘿、看看你的左邊。

有個聲音在他心裡響起,讓他下意識地轉頭,立刻發現遊樂場旁的倉庫門沒關好,Castiel幾乎沒時間多作遲疑,因為Mark就快數完一百了,他往倉庫跑去,進到裡頭後順手把門關上,四周立刻陷入一片漆黑,他不曉得電燈開關在哪裡。

別怕,我就在這裡。

「嗯。」Castiel點點頭,沿著牆摸索,最後終於找到一個好位置坐下,他閉上眼睛,反正現在自己什麼都看不到,就闔起雙眼吧,直盯著黑暗也是件累人的事情呢。
那股熟悉的感覺再度環繞著他,但他始終沒睜開眼睛去看是誰陪在他身邊。

最後是他贏了,沒人找到他,是他在聽見遊戲時間結束的鈴響時自己走出倉庫的,他安靜地排入隊伍中,跟著老師一起回孤兒院內。

不久後Castiel又回到學校去上課了,Wood老師要同學們歡迎Castiel回來,並讓他回到老位子坐下,才剛入座,隔壁的Dave便悄聲問他:「你的爸爸媽媽真的死掉了嗎?」
Castiel呆愣住,Dave臉上的表情除了關心,更有種欲討得消息的渴望,好能跟其他同學炫耀自己已經先知道那些大人都不願告訴他們,卻又私下聊得起勁的故事──Castiel驚覺原來他的哀傷對某些人而言,只是茶餘飯後的桌上話題。

別理那小鬼。

他心裡的聲音忽然說,Castiel聽話地緊抿著唇,只顧著將課本和鉛筆盒拿出來,但Dave不死心,又問了一遍:「你的爸爸媽媽是不是死掉了?」

你可以揍他,沒關係的,不會有人怪你。

不過Castiel並沒有照做,他心裡的聲音似乎覺得很可惜,最後又嘟嚷幾句才安靜,Dave也沒趣地停止追問,卻不斷斜睨他,Castiel裝作沒察覺,緊盯著黑板,不自覺伸手抓住他的翅膀項鍊,輕輕地撫過羽毛紋路。
對其他人來說,Castiel一直是個有些詭異的同學,但現在怪的程度又升一層樓:他沒有爸爸媽媽了,比以前更加沉默寡言,明明是男生卻戴著項鍊,還老是用手去撫摸翅膀墜飾。
一天下課時,有幾個孩子趁老師不在,圍到Castiel身邊七嘴八舌地指謫他,用的理由都很荒謬、沒邏輯──啊啊,但他們畢竟是孩子,也不能太苛責他們。
當Stephan伸手想拉走那條項鍊時,Castiel才終於有反應,他將Stephan推倒在地,女孩立刻嚎啕大哭,但他不管,Castiel飛快地跑出教室,因為他心裡的聲音也這麼告訴他:跑、跑、跑、跑……
他衝出校舍,往操場的角落跑去,就快撞上學校的鐵柵欄圍牆時,他意外發現鐵網下方破了個洞,他毫不猶豫地壓低身子,鑽過那個洞逃出學校,學校旁邊是一大片荒地,除了雜草和一些廢棄物外沒有任何東西或住家,他擋開遮住視線的長草一路往前,最後在一個小丘上停下,這時他已經離學校有點遠了,鐘聲、孩子的嬉鬧聲、老師的叫喚聲……他全都聽不到了。
小丘上有顆橡樹,Castiel靠著樹喘息,一會兒後就平靜下來,他坐在地上,抬頭望著樹幹、樹葉,還有穿透其中的陽光。
這棵樹的樹幹夠粗也夠高,剛好可以架一個簡易鞦韆,他心想。

先是一陣細碎的聲響,像鳥兒準備飛起時,翅膀拍動的聲音,再來是一個男人說話:「喔,難怪你在孤兒院時一直盯著鞦韆,你想玩啊?」
Castiel轉過頭,那男人就站在他旁邊,輕鬆隨意地側身倚著樹,男人穿著皮夾克和牛仔褲,有一頭短棕髮,下巴蓄著淺短鬍渣,淡而漂亮的雀斑印過男人的臉,那雙眼睛比橡樹的葉子還綠,男人手裡抓著一條繩子──再仔細看,Castiel發現那其實是鞦韆,兩條堅固的繩子垂下,尾端繫著一塊厚木板,剛才明明沒有這東西的。
「Hey, there.」男人微笑。
「你是我心裡的聲音。」Castiel輕輕偏頭:「你是誰?」
「你不就有解答了嗎?我是你心裡的聲音。」男人聳肩,笑得更開懷。
「那只是我對你的稱呼,但我不曉得你的名字、你的身分、你從哪裡來……我不知道你是『誰』。」Castiel回答。
「好啦、好啦,小蘇格拉底,你叫我Dean就行了。」男人晃了晃手裡的繩子問:「你不來坐嗎?」
Castiel站起身來拍拍褲子和衣服後,才坐到鞦韆上,Dean開始推他的背,讓他在空中擺盪,有時高有時低。
「你是從哪裡來的?」Castiel問。
「天堂。」Dean回答。
「你是死掉的人嗎?」Castiel又問。
Dean笑得很大聲,用力推一下鞦韆,讓他盪得更高。
「不,我是天使。」雖然還在笑,但Dean這麼說時語氣非常認真。
Castiel側轉過身,這忽然的動作讓他差點從木板上摔下來,是Dean即時扶穩他,同時也停住鞦韆。
「哇喔,不用這麼激動吧?」Dean邊笑邊將Castiel抱下鞦韆,Castiel則緊抓著Dean的皮夾克,像是想確認一切是不是真的那樣,為了不把他的手甩開,Dean將他放到平地的同時,也曲起腳、單膝跪在他面前。
「你真的是天使?」Castiel問:「你的光圈和翅膀呢?」
「我有啊,只是你看不到而已。」Dean說。

沙、沙沙……

Castiel聽見微弱的聲響,他注意到腳邊有些動靜,低頭看時發現一道影子,不屬於橡樹、他自己、Dean──至少不屬於Dean的身體。
穿過樹葉的剪影之間,隱約能見的翅膀輪廓被溫暖的陽光燙在其中,甚至燙在Castiel的鞋上,他再度抬頭望著Dean。
「你是我肩上的天使。」Castiel喃喃地說。
「嗯,如果你堅持這樣叫我的話。」Dean點頭。

他抬起手環住Dean的頸子,靜靜地靠進Dean懷裡。
「謝謝你。」他說。
「一點小意思而已。」Dean抬起一隻手拍拍他的背,一把攬起他,讓他坐到那寬大的肩膀上。

「好啦,翹課時間結束,乖寶寶該回去上課啦。」他的天使帶著他走下小丘地,一面說:「我可不想害你的Wood老師擔心難過,她是個大美人呢。」













本來想寫成完整一篇,但寫一寫發現這故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所以我還是...分章了...
應該會在五篇內完結,我希望是這樣Orz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