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Dean/Castiel】當音樂奏起時,就一起跳舞吧(十一)

更一篇長的,現在這篇文的總字數已經過3萬6千了,好久沒寫這麼多字的同人啦...
對了,一直沒提過,其實Castiel的舞曲,在我心中想像是類似柴可夫斯基這首曲子的旋律











正文─











星期二傍晚,結束一天工作的人們紛紛回到家中,換掉制服改穿上輕便的襯衫或短褲後,帶著全家人出門,今晚一家老小不像往常那樣聚在餐桌邊或擠在沙發上盯著映像管電視度過,小城居民們聚集到郊區的河畔邊,在那兒,巨大的白色帳篷被搭起,數盞強力照明燈打在帳篷周圍,點亮這特別的夜晚,帳篷旁的攤販用彩色霓虹燈裝飾招牌,打出諸如:清涼飲料、飛鏢遊戲、棉花糖……等等的字樣吸引客人,遠處還有一個大棚子,掛著『珍奇鳥類觀賞』的木牌。
剛開始父母還會興致勃勃地跟著孩子到處晃,一面絮絮叨叨地說著兒時觀賞馬戲團表演的回憶,但不一會兒後他們便開始覺得疲憊,只想趕快進到戲棚裡找位置坐下,好好放鬆、不必再緊盯著到處亂跑的孩子。
就快開場了,晚進棚子的觀眾只能選到那些離表演場較遠的座位,一個女人牽著孩子爬上鐵梯,好不容易看見一個最近的空位,她趕忙走過去,盤算著讓她的小兒子坐在自己腿上,不過她才剛靠近,隔壁座的男人立刻起身讓出自己的位子給她。
「謝謝您,先生,您真好心。」少婦感激地說,看著那位穿著深色大衣、一頭黑髮的男人,男人微微向她欠身。
「希望您今晚能感到愉快。」男人帶著微笑、低聲對她說,當少婦努力想讓自己舒適地坐在位子上時,馬戲團團長轉身走開,繞到戲棚另一端去找位子坐。
人們興奮交談時,樂隊也同時演奏著一些簡單的曲目,大都是人們耳熟能詳的流行歌或民謠,同時有許多穿著彩色服裝的工作人員在座位區穿梭,兜售爆米花、可樂和棉花糖,讓方才來不及買零食的觀眾可以趁此時花掉口袋裡的零錢。
沒過多久音樂便停止,工作人員也一個個離開,戲棚裡的燈暗了,嗡嗡交談聲逐漸平息,等人們都安靜下來後,樂隊忽然又開始演奏輕快的曲子,一盞聚光燈亮起,投射在表演場一端的入口,接著在讓人來不及反應過來的情況下,一個人以繁複又花俏的翻跟斗方式進場了,看那打扮應該是小丑,不過這小丑並沒有裝上紅色圓鼻子,臉上倒是畫滿粉紅色的星星,小丑在連續兩個後空翻後,終於站到表演場中央,人們立刻報以掌聲。
小丑拍了拍那一身七彩的連身服裝,倏忽變出一群鴿子和一支麥克風,再度得到觀眾的歡呼。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 !歡迎各位蒞臨Winchester馬戲團觀賞今晚的表演,我是本團的當家小丑及魔術師,Gabriel,今晚將由我來為各位主持節目……」小丑如此開頭,簡單講解看戲守則的同時,還不忘帶進許多機智的笑話,讓看戲的民眾笑得樂不可支。
小丑宣布今晚的第一場表演將由噴火人率先開始時,人們以鼓掌同時送走小丑也迎接第一位表演者。
馬戲團表演十分精彩,在驚奇的噴火表演後,緊接而來的走鋼索、大象馬戲、軟骨人、馬群表演和飛刀客都讓觀眾看得目不轉睛,頻頻叫好。
隨著表演接近尾聲,觀眾也越來越期待──打從馬戲團駐在這個城鎮開始,那張特別的看板就吸引許多好奇的目光,更有人已經聽看過表演的親朋好友說:那項表演絕對值回票價。
終於,主持的小丑笑著對觀眾說,再來的表演將會是一場魔幻體驗,天使、黑豹和馴獸師的共舞保證精彩,燈光又暗了,人們屏息等待。
聚光燈照亮那處還沒有任何表演者走過的入口,不知何時已經有人站在那兒準備了,人們發出陣陣驚呼,天使穿著一身白服,臉上戴著面具,背後則生著一對黑翅膀,有孩子好奇地詢問自己的父母:「那是真的翅膀嗎?他真的是天使嗎?」
他們的爸媽多半都笑著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也有人猜說那大概是某種人工裝飾,但無論如何,至少那對翅膀做得很漂亮,他們會這樣想。
還有那隻黑豹,簡直大得嚇人,即使佇立在原地不動,也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多麼美麗卻又令人感到畏懼的動物?這讓人們不禁佩服起那位將一隻手按在黑豹身上的馴獸師,馴獸師帶著一頂怪異的鳥嘴面具,身上的燕尾服讓整個畫面更顯奇特,彷彿這一組表演者是來自一個無人知曉的時空、國度,專程來此呈現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演出。
小提琴樂聲響起,天使彷彿是音樂盒裡被上了發條的玩偶,緩緩地動了起來,踏著柔軟的舞步來到場中央,隨著樂曲變得更複雜生動,馴獸師和黑豹也加入這場舞。
兩人一獸時而靠近時而分開,旋轉又旋轉,就算隔了段距離,人們還是可以看出:天使和馴獸師每一次對望都是全心全意,他們如此契合,似乎能看透彼此的心思,每一個動作都搭配得無比完美,馴獸師忽然讓黑豹離開身旁,任由豹子靠向天使,自己單獨站在場邊跳舞,讓天使帶著黑豹環繞整個表演場,曲子進入一段漸強的旋律,天使和馴獸師面對面,待馴獸師彎身鞠躬後,天使領著黑豹走向馴獸師,他們接近,卻又在剎那間分向兩端,黑豹也在這時回到馴獸師身旁。
舞者又跳了一會兒,最後在一個轉圈後,做出結束舞步的行禮姿勢,幾秒後,戲棚內響起熱烈的掌聲,人們看著表演者退場,已覺心滿意足,最後整個馬戲表演在小丑精妙的魔術和整人戲碼中落幕,所有表演者一齊來到場中,向觀眾揮手告別。
燈光再度亮起,人群各個起身離開座位,魚貫地走出戲棚,在回家前,許多拗不過孩子央求的父母又帶著自己的兒女逛了一圈攤販,掏出銅板買下幾場遊戲的資格、甜食或卡通面具。
一個女孩趁爸媽專注聽攤販的年輕人推銷那頂怪草帽時,悄悄地溜去探險,她手裡抓著快吃完的藍色棉花糖,快速地穿過人群,想再去看看那些稍早讓她開心大笑的動物和表演者,她跑離攤販區,來到戲棚邊一處隱密的角落,到處都堆著木箱子,她好奇地從箱子的縫隙往裡頭瞧,發現這一箱箱裝的都是乾草料。
忽然、她聽到一陣細微的聲響,於是她悄悄地繞過那堆高的木箱往後頭瞧。
她看見天使和馴獸師站在那兒,馴獸師臉上的面具已經被摘掉了,天使一手拿著鳥嘴面具,另一手捧著馴獸師的臉,兩個人在親嘴時都閉起眼,沒發現她的存在,要等那個綿長的吻結束,天使才會在一個不經意轉頭時看見她。
起初三個人都愣住了,但很快地、馴獸師便露出溫柔的微笑,走向女孩的同時也遞出手裡那支蘋果糖葫蘆,女孩遲疑了一會兒,還是伸手接過,馴獸師隨即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唇邊,軟軟地噓了一聲,女孩點點頭,也模仿眼前的男人發出噓聲。
他們都笑了,女孩拿著糖葫蘆飛快地跑走,回父母身邊時,她怎麼也不肯說出自己是怎麼得到額外的甜點。

「我剛剛是不是用甜食收買小孩?」Dean看著跑遠的女孩問。
「是啊。」Castiel應著,仍舊微笑。
他們倆一起走回獸篷,等進到Dean的辦公區後,Dean立刻伸手扶往Castiel腰上,將他的天使拉近,他們又吻在一塊兒,他刻意讓舌頭探入Castiel口中翻攪,發出模糊的水聲,等他覺得滿足後才退開,Castiel的臉因為微微缺氧而紅著,他依然讓兩人保持最短距離,好能聽天使喘息。
「你會把派壓扁。」Castiel說,晃了晃掛在手上的紙袋。
「那也沒關係。」他雖然笑嘻嘻地這麼說,還是放開Castiel,他們一起坐在地板上吃著剛拿到的鹹肉派,等食物吃光後,兩人又休息一陣子,才走去提熱水回來沖澡。
原先圍在中間的帆布被撤下了,Dean和Castiel站在同一塊小空間中,兩人俐落地脫去身上的戲服,Dean克制自己不要一直盯著Castiel看,雖然以他們現在的關係,他這麼做似乎並無不妥,但他覺得自己還是別太超過得好。
不過他仍在Castiel解開上衣鈕扣時呆望了半晌,白色戲服之下,Castiel還套了件黑色無袖背心,這是Dean最近才發現的,他很喜歡那件背心貼在Castiel身上的樣子──這當然都只是他自己想想,沒說出口過,Dean轉過頭,也脫了衣服,連同Castiel的一起擺在旁邊的木箱上,準備等等送去給洗衣班。
他們用瓢子撈起熱水澆在自己或對方身上,沖掉汗水,最後Castiel坐在椅子上,讓Dean幫忙清洗翅膀,Dean仔細的搓掉羽毛上沾到的灰塵,每當他的手指撫過Castiel的翅膀時,他都可以感覺到Castiel微微顫抖,這讓他笑了起來。
「會癢。」Castiel靜靜地解釋,似乎有點難為情,不過這只讓Dean更想捉弄人,他輕輕搔著Castiel的翅膀,看Castiel輕輕地扭動身子,想躲卻也躲不了。
「Dean……」最後是等Castiel無奈地這麼喚他的名字,他才住手,開始用毛巾拍著Castiel的翅膀,吸掉水分。
等身體乾了之後,他們穿上預備在一旁的衣服,Castiel俐落地讓翅膀穿過襯衫上的洞,幾乎不用別人幫忙,Dean偷瞄著Castiel扣釦子時專注的模樣,一面套上T恤。
穿好衣服後,他們一起走回拖車去,Dean躺上床後,Castiel也跟著靠了過來,趴在他身上讓他抱住。
「我們認識要半年了。」Castiel低聲說。
Dean安靜了一會兒,因為他正認真心算起兩人一起度過的日子,然後笑著:「真快。」
「是呢。」Castiel微微挪動,更貼緊他:「晚安,Dean。」
「晚安,Cas。」他回道。

有時馬戲團生活會讓Dean忘記時間流逝的速度如此驚人,大概是因為他們的生活本來就是由一場場短暫又快速的表演組成,久而久之也讓他的時間感產生偏差。
原來自從遇見Castiel後,已經過了快六個月……他和Castiel開始牽手擁抱,也有一個多月了。
這陣子Dean真的非常快樂,他喜歡冷不防親吻Castiel、夜裡抱著Castiel睡覺,他也喜歡Castiel對自己微笑、聽Castiel唸書給自己聽,而隨著他們日漸親密,他們也慢慢對彼此毫無保留。

那天Dean進拖車時,發現Castiel坐在床邊,似乎被忽然回來的他嚇到。
「我在撿東西時發現這個。」Castiel低聲解釋,Dean立刻認出Castiel手裡捧著的硬殼書是什麼。
假如現在面對的是別人,他可能會說那東西沒什麼可看的,向對方討回後,他大概又要將那東西放到床底去收著。
不過現在拿著的人是Castiel,所以他只是笑笑,坐到床上伸手攬住Castiel,讓黑翅膀貼著自己胸膛,另一隻手則隨意地拍掉書封上那層薄灰塵,燙金的標題這會兒看來不那麼黯淡了:相本。
他翻開相簿本子,第一頁只貼了一張照片──一對夫妻和兩個男孩。
「這是你。」Castiel毫不猶豫地指著某個男孩說。
「你怎麼知道?」他驚喜地問。
「因為你笑的樣子。」Castiel回答,有那麼幾秒,Castiel看來還想說出其他理由,但最後天使只淡淡地說:「就是你笑的樣子。」
他轉頭對Castiel彎起嘴角,Castiel用著迷的眼神回望他,令他感到一陣心癢難耐,但他忍住,將注意力轉回相本上。
「這是我媽,Mary Winchester……」他說,指著相片裡那名年輕漂亮的女子。
Mary和John出生在同一個小鎮,兩人從小便認識、一起長大,最後結了婚,婚後John便決定要實現自己妻子的夢想:Mary從小就對馬戲團十分著迷,一直想要在馬戲團裡工作。
Winchester馬戲團便這麼成立了,起初規模並不大,但夫妻倆妥善的經營方式讓馬戲團慢慢茁壯,John在挑選表演者方面有獨到眼光,Mary則自學了許多動物相關知識,他們合力維持整個馬戲團運作。
Dean和Sam相繼在馬戲團裡出生,為了照顧兩個孩子,馬戲團開始時間較長的固定駐演,好讓男孩們能在到達一定年齡後進入學校讀書,John和Mary都不希望剝奪自己孩子受教的機會,雖然他們因為馬戲團得不停移動讓他們經常轉學,但至少他們都有到正規學校去上課。
在課餘時間,兩兄弟便跟著父母一起照顧動物,或學習各種雜耍技能,每當晚上的馬戲表演開始時,Mary會帶著兩個兒子坐在觀眾席上,看他們的父親主持整場秀。

Castiel慢慢地翻著相簿,Dean也跟著一頁一頁回憶他們過去的生活,照片裡Mary幫兒子們畫上奇怪彩妝、Dean學會怎麼站在圓球上保持平衡、Sam伸手撫摸一隻停在身邊的鸚鵡、John穿著黑色燕尾服,對鏡頭微笑……他們那時非常幸福,雖然現在也不差,但對Dean來說,那段時光是最寶貴的,一家人團聚在一起,沒有人離開。
又翻過幾頁之後,相本裡不再有Mary的照片了。

「我十歲的時候,我媽忽然生了場大病,很快就過世了。」Dean輕聲說道,Castiel抬頭看他,也握住他的手。
Mary被葬在家鄉羅倫斯,失去妻子讓John悲痛欲絕,但John很快又重新振作──因為再這麼消沉下去,是無法支撐馬戲團的。
Dean和Sam約是在那時起開始接受認真且嚴格的訓練,John希望在自己老去的終有一天,他的兒子們能繼承這個由亡妻的夢想構成的馬戲團。
再來的照片幾乎都是兩兄弟學習各種馬戲的側拍,只有少數幾張是Sam跟Dean坐在一起對鏡頭笑的畫面,另外還有一張特別的照片:十幾歲的Dean像抱孩子一樣,環起的雙手裡躺著一隻小黑豹。
Castiel笑出聲時,Dean能感覺到Castiel的身體也跟著震動,他看著Castiel用手指輕撫著照片裡的Baby,接著滑到年輕的自己臉邊。
他們繼續翻看相片,但他們很快抵達最後一張照片:Sam和Dean各自穿著深色燕尾服,手裡拿著相同的面具,再來就沒有其他照片了,這相簿冊還剩幾乎一半量的頁數。
「Sam離開後,我就沒再拍照了。」Dean說,闔上那本相簿,彎身放回床下。
「你沒有想過要去找Sam嗎 ?」Castiel問。
Dean笑著搖頭:「從何找起 ?Sam離開時什麼也說,我甚至不曉得他是到哪裡讀書,他什麼也沒告訴我……我也不能丟下馬戲團。」
每次只要提起Sam,他就會覺得難受──他覺得自己只是在找藉口,他怎麼可能找不到Sam ?只要他肯,他一定能……

「我們得去準備了。」他勉強地轉移話題,Castiel也沒多話,點點頭後便跟著他一起走出拖車。

當晚他們的表演非常順利,謝幕後他們一如往常地拎著宵夜走去獸篷,並在洗完澡後回拖車,平常這個時候他們都不會再開拖車裡的燈,總是摸黑爬上床,但今天Castiel不知為什麼開了燈,Dean好奇地看著Castiel走往拖車一個角落,那裡放了一口皮箱,裝著Castiel的家當。
Castiel打開皮箱翻找一陣,最後拿出一樣東西遞給Dean:是一張照片。

他仔細端詳手裡的相紙,這是在一座教堂前拍的,神父和幾個修女圍著一個長著黑翅膀、坐在椅子上的男孩,所有人都笑臉盈盈地。
「這就是Father,和教會裡的修女,是他們養育我長大,教我識字讀書,讓我跳舞。」Castiel靜靜地說:「他們就是我的家人,我感激他們,也愛他們。」
「嗯。」Dean看著年幼的Castiel,跟現在一樣帶著某種安靜的氣質。
「原本我打算待在教堂裡工作,幫忙Father整理圖書或打掃……」Castiel說。
「那你為什麼沒留在那兒呢 ?」Dean問,抬頭看向Castiel。

卻心裡一驚,因為他從沒看過Castiel如此哀傷的表情,從來沒有。

「發生了一場火災,教堂被燒毀,很多人沒能逃出來……Father也是。」Castiel說。

Dean一把拉住Castiel,將天使用力地脫進懷裡緊抱住,他知道那種感覺,當自己深愛的人永遠回不來時,可怕又絕望的感覺。

「Dean,你的母親和我的家人都是以再也無法回來的方式離開,我們沒辦法挽住他們,所以我們得讓他們走……但Sam不是。」Castiel將頭靠在他肩上。

「你得去找Sam,他是你的弟弟,你們是一家人,只要Sam還健康地活著,你們沒有理由不能再見的,你得去找他,知道他在哪兒,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Castiel堅定地說:「你得去找他。」

Dean閉起眼睛,覺得自己在顫抖。

最後他這麼保證了:「我會去找Sam的,一定會。」

「嗯。」Castiel用手輕撫著他的背,像是在安慰孩子一樣,讓Dean感到前所未有地心安……

他恍然地想:Castiel真的是天使,是上帝送給他的天使。

他這麼想著。











想到下下禮拜要期中考就覺得很可怕,但仔細一想,還好不是場後考啊(RY
這幾天連假也要抓出時間來念書了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