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Dean/Castiel】當音樂奏起時,就一起跳舞吧(十)

開了海外通販的調查,不過目前什麼都還不確定(艸
有興趣的可以填填單,如果有進一步消息,我會通知你們的
填單請往這裡走
台灣的預訂則可以點這裡








正文─






「嘿、Cas……」Dean問:「你那時候……有喊我的名字嗎?」
Castiel正在甩一件白襯衫,讓布料伸展開來不皺成一團,回頭看他的模樣起初顯得有些疑惑,但很快轉為明瞭的表情。
「有。」Castiel回答。
「為什麼 ?」他又問,雖然這是個笨問題,可是他就想問。
「因為……」Castiel用衣架撐開襯衫,說話的音量輕了些:「我想要你待著別走……」
Dean伸手輕握了一下Castiel的手腕,Castiel看著他,提起手裡的襯衫,躲在衣服的遮掩後頭親了他,這是個平凡無奇的吻,沒有製造火熱情調的技巧,不過是唇與唇的接觸,他卻很喜歡。
「對不起,我那時走開了。」他說。
「你不用為了這個道歉。」Castiel微笑,回握了一下他的手腕,這次換他給予吻。

Dean不曉得該怎麼辦,Castiel也一樣,於是Winchester馬戲團的馴獸師和天使手牽著手,決定順其自然。
在眾人面前他們仍跟往常一樣,是朋友,也是一起表演的好搭檔,最多也不過是Dean會在午餐時把派切成兩半,將其中一份放進Castiel的盤裡,這些舉動就像感情好的兄弟或家人會有的,不足為奇。
只有他們獨處時,比如當Dean走進拖車,發現Castiel坐在床邊看書,他會悄悄靠到Castiel身旁,輕輕按一下Castiel的手腕,等天使將視線從書頁上轉開,看著他並親吻他;又或者,每晚Castiel都會牽起他的手,讓他在戴上面具前能先啄一下Castiel的唇。
他們也喜歡一起待在獸篷裡,Dean會用他的手風琴演奏一些曲子,Castiel或是坐在他身旁聽,或是緩慢地旋轉起舞,到最後Dean總因為看得入神而忘記該繼續彈奏,Castiel則會走回他面前,坐到他身旁挨著他,什麼話也不說,就只是緊靠著他。
如此寧靜、平淡而美好,他們彷彿是兩個孩子,最簡單的牽手、擁抱和吻就是他們所能有的、最熱切的表現,他幾乎不曾動過要和Castiel有更進一步接觸的念頭,有時他會因此感到疑惑,Dean坦承自己是個男人,他當然擁有生理衝動──不是說他可以隨處發情,而是指當他喜歡一個人到某種程度時,自然地就會希望能跟對方享有更私密關係。
但他就是無法對Castiel動這些想法,好像他把Castiel當成某種易碎物,只能小心地撫摸,又或許是因為──Castiel也是個男人。
有時Dean幾乎要忘記這件事情,要等到他偷偷從後頭抱住正望著Baby瞧的Castiel時,他才會恍然察覺:懷裡的人身高有六呎多,只比自己矮了一些,隔著那對翅膀,他仍可以感覺到這副身軀一點也不柔軟,所有曲線都是由舞蹈鍛鍊出來的結實肌肉構成,如果張開臂膀的話也可以輕易把自己擁入懷中,聲音比他低沉沙啞,下巴還蓄著短淺的鬍渣,這都一再提醒著他:自己擁抱的是個男人。
Dean還不曉得該怎麼面對這件事情,他知道世上有許多男男女女只會喜歡同性,Dean並不歧視同志,應該說他抱持著『別人要喜歡誰是別人家的事,完全與自己無關』這種有點漠不關心的態度,也許是因為他無法理解、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面對這樣的問題。
雖然他這種只想置身事外的心態不夠好,但已經是寬容了,他清楚有許多人並不能像他一樣看待這件事情。
上回他才在監督馬戲團工人搭帳篷時,聽到其中一群小夥子拿同志來當許多惡劣玩笑的開頭,因為報上刊了最近新興的同志遊行,那些男孩顯然是覺得這非常地滑稽,值得拿來編成下流笑話。
如果是以前,Dean會開口要男孩們別太超過,專心點兒工作,有時他可能還會被逗得笑出聲,但今天他唯一做的事情是保持沉默,並暗自祈禱Castiel別在此時出現,他不在乎那些玩笑話,卻不能忍受Castiel也聽到。
其中一個男孩忽然丟下工作,嬉鬧地用誇張的語氣表演著:「快悔悟吧 !現在還來得及 !」
Dean愣了愣,幾秒後才明白那男孩是在模仿不滿同志遊行的抗議者,報上也有刊登一些採訪,顯然年輕的工人是將訪問內容當成表演題材。
「別玩過頭了。」Dean說,他讓自己的聲音聽來心平氣和,聽到他下指示,男孩們又繼續工作,但嘻笑聲仍沒停止。
Dean不把工人們的行為放在心上,可是那句「還來得及」卻時不時在他腦裡響起,也總令他發笑。
他不認為來得及,至少對現在的他來說是如此,因為此刻他能想像的所有未來裡,站在身旁牽著自己的人一定是Castiel,沒有其他選擇,甚至連他獨自一人的選項也早被消去。

他卻仍感到心慌:既然自己都這麼想了,為什麼他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這感覺無關性別、外界眼光或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是一種在他需要考慮的條件只有這個是Castiel、那個是Dean時也會出現的古怪感受,他不懂原因為何,這該死地讓他焦躁。
他多希望能跟人談談自己的煩惱,他希望可以找個人傾訴,比如……Sam,他心裡明白Sammy比他理性許多,況且旁觀者清,Sam一定能替他看出問題的癥結在哪。
Dean再一次地想念Sam,這是每天都會浮現他心頭的情緒,而當他有困擾時,這種感情也會漸趨強烈,他記得以前兄弟倆時常一起討論該怎麼解決不小心闖的禍,他很喜歡有個人能在身邊,和你一起想法子或至少幫你理清一些思緒,而對Dean來說,世上唯一可以做到這點的只有他的弟弟。
他希望可以跟弟弟分享自己的心事,就算他從不是善於談心的人,但此刻他知道自己需要和Sam聊聊,他想告訴Sam他遇見一個人,和以前他交往過的女孩或女人都不同,這個人進入他生命的方式很突然,卻也安靜,等他發現時,他們已經太習慣待在彼此身旁,分不開了……
「Dean ?」Castiel喚著他:「你還好嗎 ?」
「沒事……」他說。
一會兒後,他說了實話:「只是忽然很想念Sammy而已。」
至少一半是實話,Castiel的那部分他也許只會跟Sam說,如果他能連絡上自己的弟弟,他知道他會說的。
Castiel沒有接話,但輕輕地將手掌擺在他肩上,他轉頭看著Castiel,露出微笑想讓天使放心,同時也握住Castiel的手腕。
他學聰明了,不到出場的前一秒絕不戴上面具,這樣Castiel才可以毫無阻礙地靠近,他迎接自己已經很熟悉的唇,Castiel輕輕地碰著他時,他伸手攬住Castiel的腰,因為他這個動作,Castiel又向前了幾步,完全地陷進他的懷抱中。
出於一種衝動的試探,Dean悄悄地將舌尖抵在Castiel唇邊,但他立刻感覺到Castiel的回應:向後瑟縮,Dean幾乎是同時鬆手,讓Castiel能退開。
「抱歉……」他低聲說,不過他們都沒能再多講什麼,外頭的音樂停了,Dean趕緊打開一旁的獸籠放Baby出來,並匆忙戴好面具,和Castiel一起站到入場口。
Castiel忽然輕碰了一下他的手腕,他想轉頭看Castiel,可是他們馬上得出場了,沒有太多餘裕做別的動作,馴獸師和天使一起走入黑暗的表演場,開始他們今晚的表演。

謝幕後,其他表演者全聚到伙房去吃消夜,但Dean和Castiel只簡單拿了些食物就回到獸篷去,一進到屏風圍起的小區塊,他便轉身看著Castiel,慌忙地說:「抱歉……我剛剛太突然了,我不該那麼做的。」
「Dean……你不用道歉,我只是嚇到,真的……」Castiel回道。
他們倆陷入沉默,好一會兒後,Dean才再度開口:「你怕嗎 ?」
「怕什麼 ?」Castiel不解地問。
「怕跟我……跟一個男人在一起。」他覺得喉嚨一緊:「你如果怕……」
「不。」Castiel朝他走近一些:「我不怕。」
「但……你能確定嗎 ?我是說……」Dean說:「你會不會只是因為習慣待在我身旁,才產生錯覺,認為自己喜歡……」
Castiel忽然笑了一聲:「Dean,我一點也不習慣這些事情……我已經好久沒遇到一個人,關心我、對我好,甚至能使我……心動。」
Castiel說到最後一個詞時,Dean覺得自己的臉頰微微燙了起來。
「Dean,我感謝上帝領我遇見你。」Castiel說,靜靜地對他微笑:「我想珍惜你。」

「抱歉……」Dean開始覺得自己很蠢:「是我自己一直胡思亂想。」
「你真的想太多了。」Castiel說,仍笑著:「而且你還忘記一件事情。」
「什麼事 ?」Dean問,Castiel指了指他的手腕,過了幾秒後他才想起Castiel在戲棚裡給他的小暗號。
他伸出手抱住Castiel,偏頭吻上天使,這一次換Castiel先舔過他的唇,他微微張嘴,讓他們的舌尖輕輕接觸,吻畢,他們抱著彼此微笑,傻裡傻氣地,但Dean並不討厭。

吃完東西、沖洗過後,他們一起回拖車去,Castiel習慣性地走往另一張床,但他在Castiel坐下前伸手牽住Castiel,讓Castiel坐到自己身邊。
Dean親了一下Castiel的臉頰說:「陪我 。」
Castiel點頭微笑,他讓Castiel趴伏在自己身上,手穿過翅膀下方環住Castiel,Castiel的臉頰枕在他肩上。

外頭的照明燈熄滅了,四周變得一片漆黑。
「晚安。」他說,移動了一下,找到Castiel的手腕輕輕一握。
「晚安。」Castiel也說,柔軟地親了他的頸子。












我失手...打翻糖罐子了(艸)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