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Dean/Castiel】當音樂奏起時,就一起跳舞吧(八)

好久沒更了,期末後直接進修羅場,到2月底才結束,緊接著就是場次,我累到不行,乾脆放自己假XD
真的覺得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正文─








Dean打開獸籠讓黑豹跳出來,Baby在他身旁磨蹭了一會兒,很快就注意到另一個人,黑豹發出呼嚕聲,但在移動之前,Baby竟先抬頭看他。

噢、妳──

Dean覺得訝異又好笑,同時也無奈地回應Baby的目光。

這下我倒成了壞人了?
老是阻止妳去對喜歡的人撒嬌,所以妳故意可憐兮兮地盯著我,讓我有罪惡感。
聰明的女孩,可愛的壞女孩。

Dean用右手按著Baby的頭,慢慢地帶著黑豹來到Castiel身邊,接著他鼓勵Baby,讓Baby知道他這次不會阻擋,黑豹明白他的意思後,很快地貼到Castiel腿邊,繞著Castiel幾乎將那個穿的風衣的人類圈住,長長的尾巴上下搖擺,顯得很開心。
「嗨……」Castiel低聲說,毫不猶豫地伸手撫摸Baby,Dean實在不明白Castiel這莫名的大膽是怎麼來的,他很少看到有人能這麼自在地與大貓相處──他自己不算,因為Baby是他養大的,他懂她,就如同她懂他一樣。

Baby忽然退開了,接著躺在地上,對他們露出腹部,Dean率先坐下,他靠著Baby身邊,拍了拍地板要Castiel也照做,他們偎著黑豹,不時撫摸Baby龐大的身軀。
雖然他很清楚Baby和Castiel都不討厭彼此,但他還是要花時間讓他們適應對方,同時理解對方。
他要讓Baby知道:大女孩可以隨時將爪子搭到自己身上跟他玩鬧,可是絕不能這麼對Castiel,其他的抓咬和掌拍也一樣;Castiel也必須懂得人和大型貓科動物的界線,牠們可以是夥伴,卻不能當作寵物,夥伴就得互相尊重。

一會兒見Baby似乎想睡了,他便讓黑抱回籠子裡休息,接著他們搬開那張辦公桌,挪出空間來,Castiel將風衣和西裝外套都脫了,露出裡頭的白襯衫,Dean站在他面前,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直到Castiel開口說話。
「站直,Dean……」Castiel走過來扳了一下他的肩膀說:「站好。」
他馬上改變站姿,因此得到Castiel獎賞似的笑容,他覺得心裡癢癢的──爛形容,卻很貼切。
「現在……把手臂張開。」Castiel說,他照做,讓Castiel像在檢視一塊好牛肉一樣地拍著他的肩膀和手臂,Castiel低聲解釋這是在看他的身體是不是平衡的時候,他並不很認真在聽。
Dean輕輕抬頭,躲過Castiel差點兒騷到他鼻尖的頭髮,Castiel就站在他面前,繼續移動他的手,調整他的姿勢。

「可以了。」一會兒後Castiel退開,看來是已經評估完他的狀況。
「如何?我還算是個可造之材嗎?舞蹈大師?」他問,Castiel因為他的調侃微微地勾起嘴角。
「你會是個好舞者,Dean,你只需要一支舞步和一首曲子……」
「是我們需要一套舞步跟一首曲子。」他指出。

Dean和Castiel將每一刻他們能利用的時間都拿來準備新表演,他們決定延用Castiel的曲子,但搭配上新舞,由Castiel來編。
起初Castiel主動說要編舞時,他還有些驚訝,但他不反對。

錄音機播放著音樂,他們不斷地跳舞、改舞步、跳舞、改舞步,趕著先把整套舞定下、熟悉後才能讓Baby加入練習。
除此之外他們仍照常進行表演,這比Dean以往經歷過的任何事情都還要令他忙碌,他們不得不在John的同意下讓準備期延長成兩個月,只為了使表演更加完美,他們不再吃消夜,演出結束後總趕著開始練習,也經常直接睡在帳篷裡。

有一次Castiel大概真的太累了,在他們把Baby放出來陪伴的休息時間,黑翅膀的天使靠在黑豹身上,靜靜地打起盹,等Castiel的身體搖搖晃晃地靠到Dean身上後,他才發現原來身旁的人已經睡著了。
明明時間緊迫,他卻沒有急著叫醒Castiel,反而小心地勾起Castiel掛在一旁的雨衣,充當棉被蓋到Castiel身上,還讓Castiel繼續靠著自己,Castiel呼吸時身體會緩緩地起伏,那樣的節奏非常寧靜,令他感到放鬆,但他很快感覺到Castiel的頭因為支撐力不夠,就快滑下自己的肩膀,他想也沒想就伸手攬住Castiel。
他正抱著一個男人,Dean意識到這件事情,但他只覺得好笑,這讓他想起以前看過的電視節目片段,公車上鄰座的女孩打瞌睡而讓身體靠到男主角身上,只是現在貼著自己的是天使。
是啊,天使,他擱在Castiel腰上的手臂不時被翅膀的羽毛搔到,星期四的天使在他身邊休息。

不知什麼時候Baby也趴著睡著了,Dean摸了摸黑豹的頭,很快地閉起眼睛進入夢鄉,他們安安靜靜的睡眠時光持續了不曉得多久,才被一聲驚恐的:「Oh my fucking God!」打斷。
Dean睜開眼睛看見Gabriel急匆匆逃走的模樣,Baby打了個慵懶的哈欠,Castiel也在這時慢慢轉醒。
當天晚餐時間,他就用這件事情取笑小丑,直到自己被小丑拿水槍噴得一臉泥巴水為止。


隨著練習的時間累積,他們的默契也逐漸增長,Dean在精準的時間點伸出右手,讓停止一輪旋轉的Castiel可以順勢牽住他,他們拉著彼此的手轉圈,退開又靠近,Dean的左手做了另一種手勢,他知道等Baby加入後,黑豹會受這個指示引導來到他們身旁,在他和Castiel之間穿梭,但現在暫時還只有他跟天使跳舞。
Castiel跳舞時臉上的表情總是非常專注,看來似乎沒有雜念,只在意音樂、步伐還有……當藍眼睛直直地盯著他時,Dean才發現:也許此時此刻Castiel想著的,就只有旋律、舞步和……他。
Dean趕上節拍去搭配Castiel,天使旋轉之後回到他面前,但他還來不及仔細看看那雙藍眼睛,Castiel又跟隨著音樂跳遠,他轉了一圈,等待下一次Castiel接近。
他們完美地結尾,並且一致同意舞步不需要再修改了。
「這舞一定會受歡迎的,你編得很棒。」他只是一時興起地問:「你在哪裡學會編舞的?」
「跟Father學的。」Castiel回答。
Dean並沒有立刻反應過來,因此等到他脫口問出:「Father?但你不是……」又倉促切斷句子時,他感到後悔不已。
「抱歉。」他狼狽地說。
「Dean,你不需要道歉的。」不過Castiel只望著他淡淡地笑,看來並沒有生氣或受到冒犯,不知怎地他一度想握住Castiel的手……可是他並沒有付諸行動。
「你說的Father是指教會裡的神父?」他又問。
「是。」Castiel的笑容出現一絲懷念:「Father很喜歡音樂跟表演,他在教會裡組了合唱團和舞團,也常籌備話劇演出。」
「我很感謝他……是他把我扶養長大的。」Castiel說。

「我在星期四的早上被裝在一個紙箱裡,放在教會門口,是修女發現我的,修女說我被包在兩件外套裡,她看到翅膀時的尖叫把Father引來,Father很快就決定要收養我,然後他幫我取了名字。」Castiel靜靜地敘述著陳年往事:「Father總是告訴我,我是上帝的孩子,我是個天使。」
Castiel看著地板,笑容變得有些動搖,Dean過了幾秒才明白Castiel是怕他覺得這種說法好笑……尤其是他已經聽過Castiel在前一個馬戲團得到的待遇後。
但更讓他難受的是,他知道當Castiel在那裡受到不人道的對待時,一定還是會記得──曾經說過,Castiel是天使,是上帝的孩子……
他伸出手撫著Castiel的臉頰,讓Castiel抬起頭,明亮清澈的藍色眼珠直直地凝視著他。
「Angels are watching over you……」Dean喃喃地說。
「什麼意思?」Castiel疑惑地偏頭,
「這是我媽以前常對我說的話,每次我感到害怕或做惡夢時,她就會這樣安慰我……」Dean說:「And……Angel is watching me now……」
把話說出口後,Dean真正感覺到這句話到底有多肉麻,正常的情況下應該要對一個女孩而非另一個男人說才是,不過Castiel露出微笑時,他又不在乎這些了。
「天使,餓了嗎?我們去吃午飯吧。」他半是玩鬧地說。
「好。」Castiel仍勾著嘴角,跟他一起走出帳篷。

接下來幾天他們更仔細地調整動作,每一次展開手臂和轉身都必須無可挑剔,並且Dean還得確定當下給予Baby的指示。
他牽著Castiel,Castiel在他面前做了一個迴旋轉,甫結束他便鬆手讓Castiel遠離他,自己也轉了一個大圈,接著朝Castiel彎腰鞠躬,在這個部分Castiel得帶著Baby走向他──正確來說是他指示Baby跟在Castiel身旁,並要求Baby往他這兒走來,他會在觀眾看不到的死角做手勢。
Castiel的鞋子進入他的視線,他站直身子,立刻迎接的是Castiel近在咫尺的臉,音樂仍大聲播放著,但他能清楚聽見Castiel呼吸時細微的聲響。
他們望著彼此的同時,Dean做了個要Baby回到自己身邊的手勢,見他有做動作後,Castiel在音樂進入下一個小節時退開,Dean眨眨眼睛,很快讓自己接上下一個舞步。
他們練了兩三遍後才休息,然後又馬上開始準備稍晚的表演,他們待在獸蓬裡拉筋、換衣服,最後跟著推Baby籠子的工人一起進表演棚。
Castiel的表演順序已經被往後調了,這是為了培養新的開場表演者,畢竟之後Castiel就會和他一起壓軸,不可能再當開場者,他們一起站在Baby的籠子旁邊,Castiel戴上黑色面具,等待接下來的出場。
「還好嗎?」Dean問。
「嗯。」Castiel應著,自從上次被攻擊後,Dean能感覺到Castiel出場前更容易緊張,他拍了拍Castiel的肩膀,Castiel匆匆對他微笑,很快又咬著唇直盯著進表演場的入口。

「嘿……」他用手揉著Castiel的肩膀:「別擔心太多……」

「I am watching over you, okay?」他說。

他看著Castiel笑開懷,面具框中的藍眼睛輕輕轉向他……Dean看得著迷。
但隨著外頭噴火者的音樂告一段落,Castiel的注意力也被拉走,Castiel快速地跟他說了句:「等會兒見。」
他看著天使跑遠,進到一片漆黑的表演場中,他站在原地看著聚光燈照亮Castiel,他看著Castiel的表演,目不轉睛地直到結束。

過了一會兒換他上場了,今天他跟Baby再度表演爬梯子的戲碼,結束時博得滿堂喝采,他帶Baby回籠後,立刻去找Castiel,他在觀眾席底下找到Castiel,他們一起走出棚子去吃東西,等謝幕完他們便直接走去獸蓬。
Baby已經被推回老位子,正躺著休息,為了不打擾黑豹,他們決定不播音樂,數著拍子就這麼跳起舞來。

一、二、三、四……

Castiel被他帶著旋轉,再來是他自己旋轉。

五、六、七、八……

他們遠離彼此,各自踏著舞步。

十、十一、十二……

Dean鞠躬行禮,等待Castiel走到他跟前站定,他抬起頭,那雙藍眸子近在眼前──太近了,他看得出神,但還是下意識地完成給Baby的手勢,Castiel順著拍子,轉身就要走開。

他伸手去攔住Castiel,將Castiel拉回面前,幾乎是貼到他身上,Castiel張大眼睛,看來非常困惑。
「Dean……?」Castiel用不確定的語氣喊他的名字。

幾秒後Dean才放開Castiel,他說:「我有點累了……今天就練到這裡行嗎?」
「Dean,你還好嗎?」Castiel問。
「我沒事。」他回答。

他們安靜快速地洗澡、換上便服,走回拖車去,Dean知道自己的沉默讓Castiel不知所措,可是他也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他率先爬上拖車,走進沒點燈的車廂裡,只靠外頭馬戲團沒滅掉的照明燈光源辨識床的位置,他走到床邊坐下,Castiel也靜靜地轉往另一張床。

Dean忽然又伸手拉住Castiel,這次Castiel跌坐在他身旁的床上,沒有雜質的藍再度進入他的視線中。
他將Castiel拉向自己,然後,吻。

Dean閉起眼睛,他的手緩緩滑到Castiel頸邊,捧住天使的臉,深怕Castiel會推開他……他……

他真的感覺到一股推力,卻是因為Castiel正搭著他的肩膀,靠近他。

他們倆的唇互相摩擦,即使為了呼吸而分開幾秒,也很快又再度貼住,Dean可以感覺到Castiel在顫抖──他自己也是,但他們誰都沒停下,Castiel的手也滑到他臉頰旁,輕輕地拉住他。
他們吻著、吻著……直到外頭傳來一聲悶悶的啪響,Dean睜開眼睛,發現終於連外面的照明燈都被關了,他們陷入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他看不見Castiel的臉,也不知道Castiel正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自己。

他站起身,摸黑跌跌撞撞地往拖車門口走,Castiel可能有喊他的名字,又可能沒有,他不管,逕自打開門後走了出去,今晚沒有月亮,少了光源他幾乎看不清四周,但他還是靠著直覺往前走,離開拖車。













終於親了...(欸
沒想到磨了八章到現在才親嘴,到底...(爆笑
另外,今年5月的歐美ONLY場就決定把這篇出成冊了,我還是會在網上更完,但實體本會加筆!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