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缺牙(三)

這是這次CWT33原創的第三篇試閱,不過跟第二篇其實沒有連在一起,我跳了幾章才更這試閱
歡迎各位讀讀這個故事的試閱(艸
這次想寫的是騎士x王儲的年下攻奇幻浪漫譚(?)
其他試閱和本子的資訊都在這裡
感謝一閱(艸










正文─












恩夫姆待在王儲的房間裡,背貼著牆靠在壁爐旁,晨曦偶爾會飛到附近觀察他,或者在他頭上輕啄,好像想引起他的注意,讓他別一直死板板地站在原地,恩夫姆只會對鳥兒微笑,但身體仍就動也不動,他正盯著另一側牆壁上的門。
他敏銳地聽見門後的動靜:有人正從水池裡爬出,接著是一陣窸窣聲,然後有人走向門,他立刻在這時低頭,將目光轉向地板,晨曦可能覺得他這動作很有趣,突然就飛過來,在他露出的後腦杓上安穩停住,他也就由著鳥兒。
門開了,恩夫姆能用眼角餘光看到赤裸的腳踏出正散出蒸氣的浴室,深色的浴袍貼著那被水熱得微紅的腿,然後是輕輕地、噴出嘴邊的笑聲。
「過來,晨曦。」穆恩王儲喚道,但鳥兒絲毫沒有移動的意願,繼續待在原位,王儲又笑了,隨著穆恩王儲越走越近,恩夫姆越能聞到王儲身上的肥皂香氣,一雙還有些濕潤的手按到他頭上,將鳥兒捧走。
「你可以抬頭了。」穆恩說,恩夫姆順從地照做,他讓視線移回正常的高度。
王儲身披著浴袍站在他面前,還沒乾的頭髮直順地垂下,因為脫掉靴子的關係,王儲現在又比自己更矮了一點,他和王儲對上眼,但王儲很快便轉身走往鳥籠旁,將晨曦放回籠子裡。
「已經很晚了,你也快去休息吧。」穆恩王儲說。
「好的,殿下。」他行禮道:「晚安了,殿下,也請您盡早休息。」
「晚安。」王儲回頭對他微笑。
恩夫姆退回自己的房間裡,也準備要洗澡休息。

經過一段日子後,他慢慢明白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成為王儲護衛││這是個被秘密圍繞的職位,一旦成為護衛便能完整窺見皇族真實的樣貌,曉得所有不可告人的事情……
愛波米雅是邁索斯王子和一名酒館女侍的私生女,那名女侍可能是怕會被國王懲罰,在孩子五歲時跟別的男人私奔,同時邁索斯王子也決定要將孩子帶回宮裡撫養,然而國王很不能諒解也無法接受這位孫女,因此愛波米雅得偽裝成侍童才能在宮裡生活。
邁索斯王子這件醜事也讓國王打消某個念頭:撤換王位繼承人,因為比起喪妻後堅持不再續弦、無法維持血脈的兒子,在外頭有了野種的兒子似乎更可恥……至於茉拉公主,國王從不認為自己有這個選項。
這個家族已經支離破碎,國王不滿自己的長子、痛恨自己的次子、唯一的女兒顯得不重要,更別提那幾乎是被無視的孫女,他的孩子們同樣也非真心敬愛他,可能只有穆恩王儲還試圖維繫這脆弱的親子關係……
但這個家族仍在外人面前保持和樂、互相扶持的模樣,他們藏起所有不愉快,維持能受全國人民景仰愛戴的形象,人們還是覺得領導安那托爾的家族高尚又完美……
恩夫姆跟在穆恩王儲身旁,看著穆恩王儲在大臣面前嚴肅,順從自己的父親,和手足及姪女相處時開朗……但只有當穆恩王儲回到房間時,才會真正是「穆恩」,這裡不再有對他抱著期望或需要他扮演某種角色的人,就只有穆恩和恩夫姆,而恩夫姆又總讓自己保持幾乎不存在的狀態。
他正站在房間的大門邊,幾乎文風不動,王儲則坐在房間另一端的書桌前閱讀上古魔法書,並在紙上記錄東西,像這類的研究或閱讀是王儲平日的消遣,也只有面對那些不會講話的書頁,王儲才能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
羽毛筆尖滑過紙上的聲音沉穩輕柔,偶爾因為沾墨水或換紙的動作而中斷,恩夫姆非常喜歡這樣的聲音,也喜歡這寧靜的時刻……
或者說,他喜歡的其實是穆恩沒有煩惱的模樣。
陽光穿過穆恩身後的窗,把這個男人照的閃閃發亮,那帶著微笑的面容非常溫柔,讓他想起第一次見到穆恩王儲的情景,當時他們都還小,不懂的很多,但還能保有的更多……如今他只有在這樣的時候,才能再次見到穆恩王儲的笑容。

王儲輕輕地改變坐姿,驚動了原本在籠子裡打盹的鳥兒,晨曦鳴叫一聲,很快便精神抖擻的飛出籠子,來到恩夫姆頭頂上坐下,這是最近晨曦最喜歡的位置,穆恩王儲發現房間裡有動靜,抬頭看向他,笑得更開懷了。
「牠真喜歡你,不是嗎?」穆恩放下手裡的筆,站起身走到恩夫姆面前,抬起手將鳥兒捧進掌心,用指頭逗弄著晨曦,晨曦發出親暱的啼聲,飛到穆恩肩上,輕啄著穆恩的臉頰,接著又改移動到恩夫姆肩上,同樣啄起他的臉頰。
「感覺很癢……」他不自覺地說,這讓穆恩王儲笑出聲來。

也是一瞬間,當門口響起侍童宣答有大臣想見王儲的請求時,穆恩王儲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嚴謹的表情。
「請進。」王儲說,恩夫姆立刻拉開門讓大臣進房來,大臣經過他身旁時看了他一眼。
「麻煩讓我跟王儲獨處。」大臣要求,恩夫姆點點頭,他退出房間,關上門後站在外頭等著,侍童則轉身走遠。
在這個位置,恩夫姆狼裔的耳朵還是能很清楚聽見房間裡的動靜,他猜大臣們大概不太清楚狼裔到底有什麼能力,而他也不打算解釋。
「殿下,新一任騎士首長已經決定了,將由上階騎士契瑟爾‧凡比拉擔任。」大臣說。
「我明白了。」王儲回應。
「預計會在兩週後舉行任職典禮,今晚要舉行討論的會議。」
「好。」
「前任的首長也得在場進行交接儀式才行。」
「恩夫姆這邊我會安排好。」
「另外,這次的任職典禮我們希望能同時舉行騎士比試,也希望能讓恩夫姆參加……」大臣的語氣聽來有些挑戰的意思。
但王儲只淡淡地點出:「恩夫姆已經不再是騎士團成員了,騎士比試只有騎士團的人才能參加。」
「我們都覺得可以特別破例一次。」大臣說:「就看殿下的意思了。」
「我會考慮的。」王儲回道。
他們接著簡單討論了今晚會議的議程後,大臣便離去,恩夫姆回到房間時,王儲就站在面前注視著他。
「不要輸了。」穆恩王儲說,似乎是知道他能聽見全部對話。
「是,殿下。」他回答。










再來要努力關窗了(趴平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