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December(六)

明明還在期末卻忍不住衝出來更了(淦
反正主科就剩明天一科了...剩下的都還好......



※注意※
此篇為衍生自電影的AU設定文章
如和原著漫畫有情節衝突,在此先道歉












正文─












Loki會讓所有事情都過去,這個動作的意思並非徹底遺忘──當然、人是不可能真的忘掉一切,所有經歷過的事情會像一隻一隻鬼魂,纏繞在身旁,直到一個人死去為止。
所以Loki總是這麼做……他把那些事情留在原地,自己往前走,他可能會在路上認識許多原本陌生的人,而當那些新朋友全都對自己的過去一無所知時,他就會知道自己走得夠遠了,在這樣的距離,只有當他獨自一人回頭時,還能看見被他拋下的鬼魂還在原地閃閃發光。

所以無論他走到哪兒,他都還是會看見Ikol站在遙遠的那一端望著自己。

他沒有顫抖,但他永遠也不能忘記在他開槍時,他的親哥哥那猝然轉變的表情,彷彿在責怪他,埋怨他怎麼能真的扣下板機。

當然,他也不會忘記,他在深夜的街道上被Ikol追上,一把刀子橫架到他頸邊時,他的親哥哥臉上靜謐的喜悅。

Loki知道Ikol是他一生都擺脫不了的存在,就是他逃家時,他似乎也隱隱猜到:總有一天,Ikol會再次抓住他。

Ikol和Loki,Loki和Ikol,他們的父母給這對雙胞胎取了互相對稱的名字,讓Loki每回寫下自己的名字時,都會想起還有另一個人,只要將他的名字倒著念,就會發現另一個人的身影。

他們是雙胞胎,卻長得一點兒也不像,然而對他們來說,或者……對他的哥哥來說,這才是最特別的,遠比那些活脫同個模子刻出來的孿生子都要好。

「也許我們上輩子認識,也許我們上輩子很要好……因為我們不想分開,才會又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上……」Ikol最喜歡這樣對他說,就連他在父母都到朋友家作客的晚上,當他被綁在家裡地下室的一張椅子上,Ikol也溫柔地對他說。

「我們註定要在一起,Loki,我們是不可分的。」Ikol對他說,笑著,手裡的刀又在他的左手無名指上畫出一圈猩紅色、血淋淋的指環,Loki嘴裡塞著的抹布把所有聲音都擋住了。

他不知道他的哥哥為什麼會這麼想,而等他發覺時,這種想法已經在Ikol心中膨脹得太大,不再是他可以輕易瓦解的模樣了。
Ikol從不抱他、吻他,或做任何踰矩的事情,他的哥哥總是說:「我要等到你親口說你想要我的那一天,Loki,那才會有意義。」他的哥哥愛憐地撫著他的臉頰。
彷彿是怕會錯過Loki說這句話的瞬間似地,Ikol總形影不離地跟著他,但他們身旁的人都只把這當作兄弟情深,或者其他關於友愛、保護……的舉動,經常有人會問Loki他的左手無名指為什麼老是要用繃帶包起來。
「我覺得那裡不好看,想遮起來。」他的回答都是這樣。


Loki也還記得,那是在他十四歲的夏天發生的事情,到了那個時候,Ikol已經用刀在他手上刻了半年,有個星期六下午,Laufey跟Diana進城去買東西,於是他又和Ikol待在堆滿雜物的地下室。
當他為了不去注意左手傳來的劇痛而抬頭望向地下室的通風窗口時,他看見了那雙鞋。

Loki不知道母親為什麼忽然折返回家,也許是為了拿遺漏的東西,例如購物清單,當時他只有一個反應,就是透過被塞著的嘴發出刺耳又尖銳的叫聲。
那也許會是個重大的轉捩點,如果Diana在蹲下身往窗裡查看後,立刻衝進地下室,把Ikol從Loki身旁拉開,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
然而,在母子倆相望了片刻後,Diana再度站起身,Loki看著那雙高跟鞋離開,並沒有朝著地下室靠近,Ikol剛割完一個完整的圈,抬頭看著他時,他已經永遠放棄某些事情了。

那天晚餐時,Diana在餐桌上問她的兒子們:「今天下午過得好嗎?」
搶在任何人之前,Loki笑著回答:「很棒。」

然後Laufey就開始討論要將他們倆都送去名門私校的計畫,滔滔不絕地講起未來他的兒子們會有什麼樣的光明前程,Loki面帶微笑地聽完那些不容瑕疵或汙點的規劃,晚飯後他沒有留下來幫忙洗碗,因為他左手上的傷口還會痛。

Loki就是在那時候明白兩件事情,其中一件是他真的有成為好演員的資質,另一件他永遠不想提。


他的機會則出現他快要十八歲的冬季,十二月的第二個星期四,前天晚上Ikol忽然重感冒發燒後,他就懂了。
隔天早晨,他背著書包走出房間,來到Ikol的房門前,他的哥哥勉強撐起身子,用深怕會丟失某樣寶物的眼神望著他。
「我只是去學校而已,晚點見。」他安慰地說道。

他緩緩地走出家門,書包裡裝著一套換洗衣物、他從家裡保險櫃偷的錢和一把藏在父母床下的手槍,他搭上一輛公車,再也沒有回頭。

叮。

Thor和他同時低頭看向烤箱,裡頭的焗烤通心麵已經好了,Loki抓起一副手套帶上,打開烤箱後取出麵來。
「我後來陸續在很多城市裡暫住過,靠著在小餐廳裡打工又賺了一些錢,直到我順利通過考試進入表演學院後,便在這裡定居。」Loki說,語氣很平淡,好像他們在討論的只是明天可能會下雨一樣,他在桌上鋪了隔熱墊後,再把麵放下。

他脫下手套,轉身看著Thor。
「就是這樣。」他說:「就這樣。」

Thor看著他的表情反而比他更哀傷,可是他拿不準到底該不該去吻一下Thor,因為他很餓了,飢腸轆轆地,讓他想起剛開始獨自生活的苦日子。


最後他拿起叉子,叉了一些麵餵給Thor,等Thor吃下後,他湊上前去,輕輕地吻了一下Thor的唇。












交代Loki的過去,下一篇開始再推劇情

期末之後我又要直接進入修羅場了(躺平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