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December(五)

這應該算是有大進展的一章...






※注意※
本篇為衍生自電影的AU設定文章
若和原著漫畫有情節上的衝突,先在這裡道歉











正文─











十二月對Loki而言有很多意義,快樂的、不快樂的、痛的、不痛的、膚淺的、刻骨銘心的……自從開始自己一個人生活後,每到這個時候,無論願不願意,他都會開始思考很多事情,直到十二月結束後,他才彷彿是解脫一般,能放下所有往事,繼續往前進。
今年的十二月眼看也即將結束,Loki心裡百感交集,經過路邊的小報攤時,他停下來挑了一本感覺還不錯的十二月號雜誌,他喜歡做這些小事情,那會讓他感到平靜,感到自己的生活很正常,一切都很好。
站在十字路口,Loki慣性地抬起左手看錶,今年聖誕節起他換了新錶,Thor送給他一支漂亮的機械錶,緊緊地圈住他的手腕,接近下午三點半了,Loki在號誌燈變換時穿過馬路,朝公寓的方向前進。
已經下了一段日子的雪還持續降著,把整個城市都蓋住,Loki在公寓前先撥掉身上的雪,才匆匆進入溫暖的室內,順著樓梯爬上三樓。
「Thor,我回來了。」打開鎖後,他一面推開門一面習慣性地說,低著頭將腳上的靴子拔掉……

他看到了那雙高跟鞋,他一輩子也忘不了的一雙鞋,幾個破碎的回憶畫面快速飛過他腦中,讓他難以呼吸。

當下Loki只想奪門而出,逃到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去,他的心裡這麼想,但腳步沒有移動,所以他鎮定地脫完鞋子後,站直身子看向屋內,有個女人站在沙發旁,捂著嘴哭了出來。
「Loki……天啊……你過得好嗎……?」Diana跑到他面前,急切地抱住他,Loki顫抖地抬起雙手按在母親背上,同時看見Laufey、他的父親面無表情地坐在沙發上。
然後Thor從廚房裡走出來,禮貌地將兩杯茶擺往沙發旁邊的矮几後,拉了一張餐桌椅來坐在角落。
「你長大了……」他的母親還在哭。


Loki坐在另一張餐廳椅子上,但和Thor保持了一點距離,他和Thor是共租這間房子的「室友」,至少他的父母是這麼被告知的。
「我想我還是先離開好了,給你們一點空間。」Thor說,Loki有一度怕Thor真的會走開,但他很快發現Thor只是做了個提議,卻未必想實行,Laufey瞇起眼睛,看了一下他,然後看了一下他身旁的男人。
「沒關係,現在外面雪這麼大,還請你出去就太勞煩了。」他的父親最後說。
再來除了Diana的低泣聲,大家安靜了一陣子,Loki決定等待別人先開口,他彷彿有些手足無措地抓著衣襬,來回看著他的父母,但當他的視線和Diana對上時,他的母親幾乎立刻迴避了,低下頭用手巾按著紅腫的眼角。
他的父親嘆氣時,想必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剛才發生的小小插曲。
「我想我就不追究你當初為什麼離家出走了……」Laufey說:「我們今天來是為了另一件事情……」
Laufey為了深吸幾口氣而忽然停住句子,如果這是劇本,那麼這裡就是劇作家刻意製造懸疑和緊張的地方了,Loki不禁想,只可惜……他都知道接下來會聽到什麼了。

「你知道你哥哥過世了嗎?」Laufey問。

他微微張嘴,沉默幾秒後,才用嘶啞的聲音問:「什麼……?」

「這個月初,他在這城裡被人開槍射死。」Laufey的回答有著微微怒意,似乎在怪罪上天居然帶走他的孩子。
「他……」Diana已經不哭了,但聲音仍顫抖著:「他說要來找你……Loki……他為了找你才來這裡的……你在這之前有見到他嗎?」
他搖了搖頭,眼淚也流了出來,Diana忽然站起來,走到他身邊抱住他。
「因為他一直都沒回家,我們決定也來這個城市,到警局報案後,警方一對資料才告訴我們……」Laufey沒有繼續說下去。
「警察還有說什麼嗎……?」Loki哽咽地問。
「沒有,他們只說一切還在調查中。」Laufey靜靜地回答。

之後都沒人再對這件事情多說什麼,頂多只有Thor的淡淡慰問,而當他的父母親準備離開時,Diana求他也一起回去。
「我會回去參加喪禮。」可是Loki只保證這個,便送走他的父母。


屋子裡一片寧靜,Loki讓自己的眼淚停下,緩緩地轉身看著Thor,金髮的男人就在他身後,以不敢置信的表情望著他,不敢相信自己是個手刃親兄弟後,還能若無其事地繼續生活的人。

Loki沒有顫抖,他站在那兒,直到Thor終於嘶聲問了:「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訴你什麼?」他靜靜地反問,甚至當Thor靠向他時,他都沒有退縮。

「告訴我那是你哥哥……」Thor猛然扣住他的肩膀:「告訴我,被你開槍殺死的人是你哥哥……」

Loki沒再說話,他只是望著Thor,面無表情地。

「你怎麼能那麼冷靜?你怎麼還能哭得出來?」Thor喃喃地問著:「你怎麼還能哭?」

「難道對你來說,這都只是一場表演嗎?」

「Loki……你現在也在說謊嗎?」

「你愛我嗎……?」

「或者……這一切也只是你演的戲?」

Loki沒有答話,即使他可以感覺到這份沉默正將眼前的男人推往某個臨界點,他還是沒有說話。
抓著自己的手的力道越來越重,讓他踉蹌地往後退,無路可躲地靠在牆上,Thor的手倏地移到他的頸子上,他凝視著那雙藍眼睛。
那一刻,他知道Thor真的會殺了自己,就因為他沒有回答愛或不愛。

死亡不過就是眼前的羊排,而愛情也只是座虛有其表的雕像。
Loki想,就是這樣罷了……


當Thor忽然放開他時,他的腦袋空白了幾秒,Thor退後了幾步,遠離他後開始用力喘息,他看著Thor鬆開捏緊的拳頭,盯著某處地板頭也不抬地說:「到外頭吃晚餐吧,我去開車過來……」
說完後Thor便隨手抓起掛在旁邊衣架上的大衣,穿上後抓了車鑰匙就出門,只留Loki一個人站在屋子裡。

一會兒之後,Loki緩緩將右手從長褲的後口袋抽了出來,他低頭看著那把自Thor靠向他後,他就緊抓在手裡不放的蝴蝶刀,他將刀子改放到右口袋去,提起地上的包包,穿上衣服後也出門了。

他站在公寓門口等了一會兒,Thor才開著車出現,Loki爬上駕駛座,繫好安全帶後Thor才踩下油門,他們穿過一條條街道,但兩個人都沒說話,甚至在Thor忽然停下車時,他也沒多說什麼。
他們停在一家槍店前面,他們倆一起下車,Loki決定跟著Thor一起進到店裡頭去,要是他之後發生任何事情,至少曾有別人看過他跟Thor一道行動。
Loki並沒有很認真聽Thor跟老闆的談話,他站在一個擺放步槍的展示櫃前看了許久,直到Thor走到店門邊準備離開時,他才跟上,同時注意到Thor手上多了個木盒子,他知道那裡頭裝的是什麼。


然而再度回到車上後,Thor隨手便將那盒子擺到Loki的腿上,接著便發動車子駛離槍店,他們沒再去其他地方,也沒買晚餐,當他們回到公寓,順著樓梯爬上三樓時,Loki都沒有停止對於Thor的一舉一動而進行的各種意圖揣測。
Thor開了家門後將大衣脫下掛回衣架上,逕自走往沙發,打開電視後坐進沙發裡頭。

Loki緩緩地關上門,他只擱下包包,連鞋子也沒脫就走進房裡,手裡還抓著那沉甸甸的槍盒,他站在沙發旁盯著Thor,良久之後,Thor才終於又說話。

「拿著那把槍。」Thor說得淡然,語氣裡卻透著一股疲倦:「要是有天你發現我又想傷害你的話……就開槍射我,殺了我也無所謂。」

Loki呆愣在原地,這時他才發現Thor也轉頭看著自己了,空留電視繼續播著脫口秀。

而望著那雙藍眼睛,他才忽然意識到:Thor竟早把自己隱瞞真相的事情拋得老遠,這個男人現在只在乎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剛剛想要傷害Loki,如此而已。


Loki打開槍盒,將那把黑色手槍拿了出來,同時取出附送的子彈,他熟練地替槍裝滿子彈,接著上膛,然後他站到Thor面前,用那把槍直直地對準Thor的眉心。
Thor動也不動地,靜靜地坐在那兒與他對望。

不曉得過了多久之後,Loki放下手臂,退出彈夾後將槍擺在地上,他走到Thor身旁坐下,斜靠到Thor身上。
「我餓了。」他說。
「嗯。」Thor應道。

他們一起坐在那兒看著電視,然後Loki從Thor手裡拿走遙控器把電視機關了,改將自己的左手擺進Thor的掌心。

「那是Ikol弄的。」Loki說。

幾秒後,Thor會意過來地開始撫著他無名指上的傷痕。

「Ikol,就是我的雙胞胎哥哥。」Loki說,微微地斜靠往Thor身上。

而他竟因為立刻被一隻大手攬住,感到前所未有地心安和滿足。













Ikol這個名字取自了Marvel漫畫Journey into Mystery(也就是小Loki故事)裡的角色
也就是原本Loki意識化身而成的一隻喜鵲

其實到這一步的劇情,我只跟親友兔兔講過...
但沒想到隨緣居竟然有姑娘猜到,讓我嚇了一跳(艸
下一章應該會詳細講Loki的過去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