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Movie)‧Thor/Loki】December(四)(R)

隔超久之後的第三章...

半小時後發現這應該是第四章才對(爆笑
對不起我自己都忘記我寫幾章了(笑倒





※注意※
本篇文章為衍生自電影的AU題材
若和漫畫原著有任何情節上的衝突,在這裡先道歉












正文─












淚珠緩緩從他的眼眶流出,滑過他的臉頰,最後在他的下顎處離開,Loki緊抓著洗臉盆,望著鏡子裡的自己,他的嘴巴微微張開,試圖在抽泣時還能保持呼吸,任由另一滴眼淚流下,他的眼睛開始有些發紅了,Loki閉上眼睛,顫抖地深呼吸,才又再度面對鏡子裡的自己。

身後忽然傳來敲門聲,Loki回頭時,Thor打開浴室的門走了進來,看見他的模樣後露出微笑,拿起掛在架子上的毛巾,端著他的臉替他輕輕擦去淚痕。
「晚餐好了。」說完後Thor吻了一下他的臉頰,他也露出笑容,隨手抓起架在洗手台邊的劇本,跟著Thor一起走出浴室。


他們兩個在一起了,沒有太多為什麼,就是感覺對,然後開始交往那樣。

Thor說自己沒有住的地方,大部分時間不是睡在酒吧,就是到朋友家去窩沙發,這一點讓Loki感到非常訝異,畢竟就連像他這樣的學生,都用盡辦法租了一個套房了,比自己長了七歲的成年人怎麼會連能安身的住處都沒有?
「嘛……大人都有大人不做某些事情的理由。」Thor又替他倒了一杯紅酒,那是從不曾出現在Loki家裡的東西,他的冰箱頂多會有幾罐啤酒,但現在客廳的角落多了一個酒架,擺著Thor從店裡拿回來的酒。
他放CD的架子原本還有些空隙,後來陸續補上許多爵士樂專輯、甚至黑膠唱片,那台原屬於酒吧的留聲機就放在沙發旁邊,偶爾會幽幽地響起音樂,冷藏庫裡開始存放他不知道該怎麼料理的食材,一把吉他橫擺在窗下,門邊的牆上多掛了一串車鑰匙,他的菸灰缸還被丟掉了,他只好開始戒菸。
然後、Loki第一次覺得臥室裡那張床好窄好小,尤其在他們進行某些床上活動時,吱嘎響得好像會垮掉似地。
但他們都洗好澡,一起躺回床上睡時,Loki又忽然喜歡上這張床,小得剛好,讓Thor得緊緊抱住他,兩人才能一起待在這兒。

白天他去上課,傍晚回家一起吃飯後,又換Thor去上班,有時他會跟著去,在那家幾乎無人造訪的酒吧裡,聽著點播機傳來的老歌,有時喝兩杯威士忌,有時吃點酒吧老闆的拿手小菜,有時他們會推開沒人坐的空桌,在店裡忘我地跳起探戈。
Loki甚至不再到餐廳或劇院打工了,因為Thor開始替他負擔很多事情,房租、水電費、飯錢……Thor還經常帶他去看電影或買衣服,當他疑惑Thor怎麼能靠那間酒吧賺到這些錢時,Thor給他看了許多股票投資的資料。
「別擔心……」Thor說,吻了他的頭髮,好像不只把他當作情人,更是當作孩子那樣,寵、溺、愛著,Loki覺得這是在好長一段時間之後,他終於能再次感受到何謂安心,當他回到家時,屋裡的燈是亮的,他會把包包放在門邊的櫃子上,走到沙發旁,窩到Thor懷裡,一起看重播的電視影集,然後覺得一切都很好。



可是。

Loki在讀劇本時,最討厭看到「可是」,那很常用來扭轉某些人們以為的好事,讓一切變得截然不同。
現在,Loki就要提到「可是」這個詞。


一個月之後,新聞媒體都不再報導那件深夜暗巷裡的兇殺案了,犯人和受害者的身份始終未明,就跟其他發生在這大城市裡的案件一樣,它逐漸沉默的方式也跟它們一樣。
Thor跟他絕口不談那件事情,同時也不談論自己的家庭、成長經歷、出生在哪兒……完完全全地不去觸碰這些話題,即使在閒聊中,他們也都會刻意避開,好像他們不需要無法改變的「過去」,只要「現在」和「未來」。
Loki有自己的理由不去討論他搬來這裡以前的生活,他從沒說過,Thor也只在他們某天的晚餐問過一次,那時Thor忽然拎起他的左手,撫著他無名指上那圈傷疤──唯有長年不斷用刀子反覆繞著手指割劃之後,才會留下這樣的傷痕。
「這是什麼?」Thor問,但Loki知道,Thor也許是想問:這是誰做的。
Loki把手抽了回來,將電視機開到最大聲,讓整間房子都充滿電影裡演員所講的經典台詞,從那之後Thor便不再問任何有關他的過去的問題,這樣很好,Loki再次感到安心。



可是,真正讓Loki不安的是,他不知道Thor不談自己過去的理由是什麼。

Thor的過去能夠解釋這些嗎:
有什麼人能毫無芥蒂地跟身為殺人犯的你交往甚至同居;有什麼人會在逛街時不斷地變換站在你身旁的位置,好讓你和那些行人之間有所阻隔;當你因為劇本課忽然取消而準備離開時,有什麼人會在你聯絡他之前便出現在校門口等著接你,好確保你是直接回家……

Loki試著說服自己不去在意這些事情,但他過去的經驗卻讓他心底一直有個聲音,不斷不斷地呢喃著:你得當心、你得當心……當他們做愛時,這種想法會更強烈。

他從來沒有讓其他人上過,Thor是第一個抱他的男人,雖然Loki並不真的很享受這種性愛方式帶來的任何感受,但他確實喜歡和Thor緊密交合,他愛這樣。

可是他也很常會害怕,不只因為Thor總是讓他們維持著任何能面對面的體位,哪怕他稍微轉頭一下,臉都會立刻被Thor輕輕扳正。
還因為Thor總將右手擺在他的頸子上。
每當Loki因為快感而喘息時,他的脖子會因為呼吸的頻率一下下貼進Thor掌裡,有時他會有種下一刻,Thor就會收緊手指的錯覺……


有天,Thor來看他們系上的公演,那齣劇的最後,公主愛上了弄臣,在所有人面前親吻了弄臣,但弄臣卻推開公主,說起愛情就如同皇宮庭院裡那座雕像,遠看時美麗不朽,湊近才會發現雕像已經斑駁破舊得討人嫌,公主對此心碎,最後憤怒地對弄臣下了毒咒,令弄臣的舌頭掉在地上,被一隻烏鴉叼走。

弄臣看著自己被銜走的舌頭和那隻黑鳥,捧著肚子、彎下腰,無聲地笑了起來,笑得連淚都流出來了。


當晚Loki並沒有和劇團的人一起去吃飯,他和Thor回家後,很快地被按倒在床上,Thor不斷地吻他,將每一處他演公主的女同學曾碰過的地方都咬了一遍。

他躺在床上,因為Thor猛力的頂撞呻吟,他能感覺到Thor的性器快速地在自己體內抽插,每一下都太深了,讓他幾乎無法忍受。
「Thor……啊……慢點……求你啊……啊……」他忍不住央求著。
「不……」但Thor拒絕,還更用力地動了起來。

Loki緊緊扯著床單,掛在Thor腰旁的腿又痠又麻,被抬高的腰幾乎都失去知覺了,只剩下那鋪天蓋地而來的快感和些許疼痛,這樣他明天會不會沒辦法去上課,他忍不住想。

就在那個分神瞬間,Thor一直按在他脖子上的手微微掐緊了。

Loki倒抽一口氣,慌亂而迷茫地望向Thor,可是他讀不懂Thor的表情。

要是再緊一點,他就會被勒死在這張床上,Loki想,然後閉上眼睛。


隔天早上Loki醒來時,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被清洗過,也換穿上乾淨的衣服,但他渾身痠痛,完全下不了床。
一會兒Thor用托盤裝著早餐走了進來,微笑對他說:「我幫你跟學校請了假。」

Thor將早餐放到一旁的櫃子上,坐到他身邊,彎腰親吻他。
「早安……」Thor說。

看起來似乎很開心……對於Loki今天大概會一直待在床上、哪兒都去不了感到開心。













第一次寫這種題材...到現在的感想是:一步一步揭露真相超累的(欸

留言

秘密留言

管理者

Nar

Author:Nar
愛吃什麼寫什麼

關於文章密碼-
點進「輸入密碼」即可看見提示:)

本站LOGO

歡迎自行取用:)

Plurk

請慢坐

感謝來訪

搜尋欄

加為部落格好友